任炳煌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1-22 09:08

任炳煌,1912年2月7日出生于湖南省湘陰縣塾塘鄉土桑沖(今屬汨羅市弼時鎮七塘村)的一個中農家庭。他6歲入序賢學校讀書,畢業後,考入集益高小。在校品學兼優,回家又能自覺參加農業勞動。

1925年9月,一個晴朗的秋日,任炳煌連蹦帶跳地回家告訴父母,堂兄任作民回家探親了。原來任作民從蘇聯中山大學學成後,于4月回國,分配在上海中共中央機關,這次回鄉探親。在任炳煌眼里,堂兄可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他知道許許多多自己不懂的東西。于是,任炳煌經常往堂兄家里跑,把堂兄講的革命道理點點滴滴記在心頭,漸漸地,革命的種子在他心中萌生。當任作民決定返滬時,任炳煌懇求堂兄帶他一同去。這樣,14歲的任炳煌于1926年初春來到上海。因他年幼,被黨組織安排在黨辦的集成印刷廠做排字工。不久,他加入了共青團。1927年8月,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9月,組織上將他送往蘇聯留學,就讀于莫斯科中山大學。

任炳煌在中山大學讀書4年,原來只有高小文化的他,以頑強的毅力,用1年時間就趕上了文化基礎好的同學。在中山大學的日日夜夜里,他刻苦攻讀,除了學好規定的課程外,還把學習內容擴展到繪畫、唱歌、戲劇等多方面。學成歸國時,任炳煌已經成長為一名多才多藝的有志青年。

回到久別的故鄉,肩負時代的重任,任炳煌在革命道路上昂首前行……

1931年秋,他被黨中央派往鄂豫皖省蘇維埃政府擔任秘書工作。不久,調任紅四方面軍總政治部宣傳部長。他帶領宣傳部的同志,用漫畫和標語等形式,積極宣傳反“圍剿”斗爭的勝利,鼓舞部隊士氣。由于張國燾推行王明“左”傾路線,使鄂豫皖蘇區未能粉碎敵人的第四次“圍剿”,紅四方面軍主力被迫于1932年10月撤離鄂豫皖根據地,經鄂西北入陝南,轉戰關中平原。轉戰途中,任炳煌率領宣傳隊,利用多種形式,一面鼓舞部隊斗爭,一面向沿途群眾宣傳紅軍的政策。傅鐘後來回憶說︰“四方面軍轉戰川陝邊區途中,炳煌同志擔任艱苦的軍民宣傳工作。”

1933年2月,紅四方面軍建立川陝邊根據地,成立了川陝省蘇維埃政府。任炳煌調任政府文化委員會書記。他以高度的革命熱情,積極創辦紅色學校,組建地方劇團,親自動手編寫並導演文藝節目,組織軍民聯歡會,對開展川陝邊根據地的文化教育事業,做出了貢獻。

1934年冬,川陝省蘇維埃政府改選,任炳煌調任省蘇維埃政府秘書長。通過艱苦斗爭的實踐,任炳煌已成為一位具有較高政治理論水平的政工干部。當時與他一起工作的謝興華回憶︰“任炳煌同志待人熱情、誠懇、直爽、忠實、平易近人,沒有知識分子或留蘇學者的架子。”“我和他相處中,向他學習了許多東西,尤其是關于蘇聯革命方面的問題……陳獨秀的右傾機會主義,李立三的‘左’傾機會主義,攻打大城市等等,以及紅四方面軍在鄂豫皖第四次反‘圍剿’中所犯的錯誤,在上述問題上,未和任炳煌認識以前,我是無知的。”

1935年5月初,紅四方面軍開始長征,任炳煌被調到紅軍大學政治部任宣傳科長。6月,紅四方面軍與一方面軍會合後,張國燾堅持右傾逃跑主義,進行分裂活動,很多人對張敢怒不敢言。個性耿直的任炳煌堅持原則,敢講直話。因此,他得了個“任傻子”的綽號。張國燾下令保衛局把任炳煌關押起來,準備對他下毒手。由于紅四方面軍政治部主任傅鐘和曾傳六(後任政治保衛局局長)勸說、擔保;加之任炳煌是任弼時的堂弟,當時任弼時正率紅二、六軍團向四方面軍靠攏,張國燾才取消了處決任炳煌的指令,但是,仍不恢復他的人身自由。當紅四方面軍在甘孜地區與紅二、六軍團會師後,在任弼時的干預下,任炳煌才獲得了自由。

1936年10月,紅四方面軍和紅一方面軍在甘肅會寧會師。這時,從川陝根據地出來的10萬紅軍只剩下4萬人。雖然長征中的風霜雨雪折磨得每一個人面黃肌瘦,但紅軍戰士仍然精神煥發,望著戰士們消瘦的面孔,望著那飄揚的紅旗,任炳煌不由得熱淚盈眶。

會寧會師後,紅四方面軍前鋒部隊2萬多人西渡黃河,組成西征軍。隨軍行動的任炳煌被派到西路軍總政治部的前進劇團當導演,隨軍挺進甘肅河西走廊。

任炳煌雖然身處逆境,但他對革命工作的熱情始終沒有低沉,他相信黨,相信烏雲是遮不住太陽的。當時,在前進劇團工作的王定國和離休老紅軍楊林共同回憶道︰“任炳煌在蘇聯留過學。他抓緊行軍、打仗的間隙,給劇團同志教俄語、蘇聯歌曲和舞蹈。他教會了我們唱《斯大林頌》《杜娘》等歌曲以及烏克蘭舞、高加索舞。他還給全劇團同志都取了個俄文名字。這一切都是為將來接通蘇聯時給劇團開展工作進行準備。”

任炳煌就是這樣,無論在哪個崗位上,他都默默地、無私地奉獻著,辛勤地、不知疲倦地工作著。

西風呼嘯著,11月底的永昌已經頗有寒意。前進劇團隨西路軍總政治部到了永昌縣城。12月5日,劇團奉令到駐扎在永昌東面二十里鋪的紅九軍作慰問演出。他們在一個武裝班的護衛下前往。途中,與馬步芳的一大群騎兵遭遇。任炳煌指揮劇團及武裝班迅速轉移到一個大莊院中,嚴陣以待。他指揮大家佔領了一個三層高的土圍子,向敵人開火。愚蠢又凶殘的敵人,以為遇到了紅九軍軍部,立刻包抄過來。

一場激烈的戰斗開始了。負責護衛的武裝班戰士在激戰中先後陣亡,任炳煌的手槍子彈也打光了,他和劇團的男同志拾起陣亡戰士的長槍,繼續抗擊沖來的敵人。敵人急眼了,一會兒派飛機來偵察,一會兒又用火炮轟擊。戰斗持續了整整一天。天黑的時候,彈藥快打光了,很多同志犧牲,敵人呼嘯著撲了過來,沖進了院內。任炳煌又帶領戰友們與敵人展開了肉搏戰,最後頭部負傷而犧牲,時年24歲。

天地英雄氣,千秋尚凜然。任炳煌雖然壯烈地犧牲了,但是他的革命業績和敢于堅持真理、敢于斗爭的精神,永遠銘記在人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