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耀亭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1-22 09:10

白耀亭,又名耀庭,化名老馬,1910年出生于陝西省藍田縣輞川鄉白家坪。

1927年,白耀亭考入西安省立第一中學,1930年畢業。在此期間,接受了黨的教育,先後加入了共產主義青年團和中國共產黨。由于他思想進步,勤奮好學,牆報上常發表他的文章,老師和同學們也都樂意和他交朋友。他放假回家,村里青年擠滿了屋子,問這問那,談古論今,無形中成了青年們的領導。

白耀亭從小就很有膽量和斗爭精神。有一次他從西安放假回家,見父親愁眉苦臉,心事重重,一言不發。細問之後,得知是南山民團頭子王老九以“借”的名義,向他家變相攤派20石包谷。其父不敢得罪王老九,整日寢食不安,不知所措。白耀亭听後氣憤地說︰“這簡直是土匪!哪有硬借的道理?我找他說理去!”二話沒說,隨即跑到王老九的團部(鹿苑寺),一見王老九就質問道︰“你是不是向我家借包谷?”王回答說︰“士兵沒啥吃。”“我家沒有!”白耀亭斷然拒絕道。“……”王不答話。白耀亭繼續說︰“是借嗎?人家有才能借,人家沒有,怎能硬借?”問得王老九無言答對。過了一會兒,王只得說︰“沒有算了。”答應不再借糧。白耀亭以其勇敢、無畏贏得了勝利,同時又鼓舞了村里的年輕人。

又有一次,有人向國民黨密報白耀亭謀反。一天,兩個便衣特務到學校抓他。這時,白耀亭正在上課。特務先向校長要人,校長答應下課見面,特務不允許,校長只得叫人把白耀亭從課堂上叫出來。當白耀亭被叫到辦公室時,校長給特務說︰“這就是白耀亭。”特務便問︰“你就是白耀亭,外面有你的朋友請你呢。”白耀亭一看勢頭不對,來者不善,但仍鎮定地說︰“這我知道。是熟人,約的是昨天下午,我因事沒有去。”順便又從口袋掏出鑰匙對特務說︰“我是學生宿舍舍長,讓我把門上的鑰匙交給同學,咱們一塊走。”特務信以為真,就答應了。白耀亭很快回到宿舍,打開後窗逃走了。白耀亭以其機警沉著,躲過了特務的捕捉,終于脫了險。

白耀亭雖出身于一個比較富裕的家庭,可他從不貪圖享樂,而是一心撲在革命事業上,真正做到了“毀家紓難”。為了工作,他丟下父母、妻子,東奔西走,常年在外。那時,黨組織的活動經費十分困難,同志出外,路費要自籌,買點紙張也不易。白耀亭見此情形,就給家里人說︰“伐一壘椽,我有用處。”一壘子是1000根。椽運出山後,先放在榆林張三錫家,後來賣成錢交給了黨組織,作為黨的活動經費。

1931年,省委派白耀亭、李志安到商縣上秦川唐靖部隊搞兵運工作。他們帶著唐部秘書楊維綱的介紹信來到藍田縣,與林之屏取得聯系,遂擬在商藍交界處建立游擊區。林將他們送到龍王廟,打算先爭取齊振國、李光華,然後再去唐部。但因齊、李移防未曾見著,便直接到了唐部,待機實行兵變。不料因楊維綱在西安被捕,風聲很緊,為防意外,他們只得放棄兵變計劃,跑回藍田縣城,先躲在楊珊家中,不久又轉移到白耀亭家中,繼續進行革命活動。他又到兩河、十回場一帶開展黨的建設工作,發展壯大了這一地區黨的基層組織。

1932年,白耀亭又到東鄉穆家堰、元君廟一帶組織窮人會,反對敵政權。夏收時,他化裝成農民,邊幫群眾收麥,邊了解群眾疾苦,開展黨的工作。

同年下半年,白耀亭到西安向省委匯報工作時,提出要在商(縣)、藍(田)建立武裝力量的問題。省委說沒有槍支。適逢楊虎城在西安西門內設立了一個兵工廠,制造槍械、子彈。省委即派他設法打入廠內,一方面宣傳共產黨的政策,建立黨的組織;一方面搞些槍械零件。白耀亭勇敢地擔當了這一艱巨而光榮的重要任務,隨後把自己裝扮成流浪的孤兒,伺機進入兵工廠。一天,白耀亭在兵工廠門口擋住了由廠內開出的一輛小汽車,訴說自己無依無靠,流浪街頭,食不果腹,要求在里面有一碗飯吃,干什麼都行。車上人欣賞這個眉目端正、說話干脆利索的年輕人的膽氣,看中他是一個能干的青年,結果他被意外地應允了。從此,他白天在兵工廠當徒工,晚上住在夏家什字面店的後樓上(藍田縣榆林村人開的店)。只幾個月,在廠內就建立了黨的組織。在那里,雖然搞到了不少的槍零件,但是一直難以配成整套。最後經組織同意又離開了兵工廠。

1933年,吉鴻昌、許權中在張北組織抗日同盟軍,吸收大批愛國青年參加。省委派白耀亭、李志安、林子壽、沈志勵等送陝西一批青年到張北,一同參加了同盟軍。同盟軍失敗後,白耀亭等人又先後返回陝西。因省委遭敵破壞,局勢惡化,他們只得暫且隱蔽,轉入地下活動。

1934年2月,白耀亭在西安召集李志安、徐國連、張靜雯、史克守等人,在太陽廟門24號門寧愛琴家開會,研究今後工作。會議決定︰白耀亭、方毅民(未參加會)赴陝南洋縣、西鄉,組織紅二十九軍,配合紅四方面軍開展工作;史克守赴乾縣和西路各縣;李志安赴渭南、藍田;徐國連、張靜雯赴陝北。

1934年4月,白耀亭被黨派往漢中,負責陝南特委工作(原任特委組織部長,汪鋒、張德生走後,特委工作由白耀亭負責)。當時漢中的環境十分險惡,敵我斗爭非常激烈和殘酷。在對敵斗爭中,白耀亭是一位堅強的領導者和優秀的組織者。在整頓組織中,他堅決地清除階級異己分子和反革命分子,純潔了黨的隊伍。為了便于活動,他化裝成貨郎,背著背兜,搖著“撥浪鼓”,串村叫賣,和自己人聯系,向群眾宣傳革命道理。他有時裝扮成農民、賣日工,參加換工隊,到田間地頭用現實事例講革命道理,開導、教育農民不要信“宿命論”,要起來斗爭。不到兩個月,他就把杜家灣周圍的五六百群眾發動起來了,組織和鞏固了農民協會、婦女會、紅軍之友社、反帝大同盟等黨的外圍組織,擴大了革命力量。

有一次,敵人派了兩個連,企圖趕拂曉從協稅渡過柳園子河,“圍剿”杜家灣。白耀亭得到這個消息後,連夜發動群眾拆了河上的橋板,以延緩敵人前進,又及時讓少先隊員通知各村作了防範。敵人進村後,他裝扮成拾糞的,逃到曹建安家隱蔽起來。又有一次,西南區林家灣黨支部遭敵偷襲,七名同志遇難。白耀亭及時組織脫險的同志隱蔽到山中,繼續堅持對敵斗爭。他先後處決了敵軍便衣隊長常德生,密探王長宣、王長德,匪兵王廣殊、杜成威等,致使敵人曾一度不敢前去騷擾。

臘月初,白耀亭回到漢中城內,因叛徒白鵬啟出賣而被捕。敵人將他押解到敵三十八軍軍法處看守室,一個當兵的看他穿得破爛單薄,取了一套衣服摔在他的面前說,官長叫你把衣服換了;又叫街上面館給他送了兩碗面和幾個包子。他吃了面,趁看守不在跟前,頭頂面館端面食的木盤,出了敵軍法處。等敵人發覺時,他早已不見影兒了。

臘月中旬,白耀亭又回到了西南區,進行迎接紅四方面軍的準備工作。不幾天,紅四方面軍就解放了西南區。接著,在川陝省委領導下,白耀亭、陳小平、杜捷如等成立了川陝省南褒勉中心縣委和獨立團。1935年3月,他隨紅四方面軍入川北上,後來光榮犧牲,時年25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