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少波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1-22 09:12

冉少波,1903年1月14日生于貴州省印江縣何家鄉冉家坡一個農民的家庭。他從小受盡“地頭蛇”等惡勢力的欺壓、侮辱,發誓長大後,一定要報仇雪恨。

1925年,冉少波到湘軍賀耀祖部當兵。這時,廣州國民政府在中國共產黨人的推動下正積極準備北伐。當北伐軍進攻岳陽時,賀耀祖部正式編為國民革命軍獨立第二師。冉少波隨部隊加入國民革命的行列,經湘陰、平江,入贛北作戰。

1927年3月,冉少波所在的獨立第二師擴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四十軍,湘軍葉開鑫部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四十四軍。第四十軍和第四十四軍聯合成立兩軍教導隊,訓練部隊骨干。冉少波入教導隊受訓。不久,兩軍又聯合舉辦軍官講習所,冉少波作為優秀分子,又從教導隊選入講習所學習。後來,蔣介石命令兩軍軍官講習所並入南京陸軍軍官學校第六期,編為步兵第四大隊。冉少波進入該校繼續受訓。

冉少波從軍官學校畢業後,分配到黔軍第二十五軍第五師車鳴冀部的教導隊擔任軍事教官。

在教學中,冉少波成為教官中的佼佼者。他身體力行,經常給學員做示範,表演絕技。特別是他那見人不見刀的刀技,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1932年冬,貴州軍閥尤國才、王家烈之間爆發戰爭。車鳴冀出師加尤部序列,向貴陽王家烈部進攻,戰火蔓延黔境。冉少波看到自己培養的學生為軍閥爭斗而賣命,痛心疾首。恰在這時,他結識了中共地下黨員熊仲卿。在黨組織的影響下,冉少波毅然決定到湖南西北部及湖北、貴州兩省邊境的武陵山區拉武裝,建立一支“打富濟貧”的隊伍。

1933年春,冉少波和熊仲卿一同來到貴州東北部烏江流域的德江、印江、沿河三縣交界地區。他們利用駐印江軍閥吳湘濤的名義,在袁家灣組建了獨立營,冉少波擔任營長。僅三個月的時間,獨立營就發展到400多人槍。

當時,黔東一帶稱做“神兵”的農民自發組織的武裝正在興起。“神兵”的矛頭直指當地國民黨反動政權。同時,在其內部,立“神壇”,練“神兵”,制定“三滅”、“四禁”等教規,具有濃厚的封建迷信色彩。與此同時,冉少波領導的獨立營也提出“一打財主二打官,不與窮人啥相干”的口號。雙方的予頭所向是一致的。

獨立營提出的口號,卻遭到副營長、冉少波的族叔冉澤雲的公開反對,並揚言“如果使用這個口號,就有我無他!”冉少波對族叔沒作絲毫的退讓,仍堅持自己的主張。為維護組織的安全與發展,他大義滅親,將冉澤雲除掉,並親自寫布告公布其罪狀,得到了官兵的一致擁護和支持。

為了擴大影響,冉少波率領獨立營到沿河楓香溪(現屬德江縣)一帶活動。楓香溪附近有個叫龍塘的村子,住著大地主覃禮坤。他倚仗其擔任貴州省財糧廳廳長的叔父覃茂松的權勢,勾結當地惡勢力,橫行鄉里,魚肉百姓,早為群眾深惡痛絕。冉少波決定將覃禮坤列為第一個打擊對象。

一天晚上,他帶領一個連奔襲龍塘,包圍覃禮坤家,繳獲步槍三支,捉住了覃禮坤之父,罰款500光洋。這次行動,雖未能捉住惡棍覃禮坤,但在群眾中產生了很大影響,群眾踴躍參加獨立營。就連楓香溪的小商販,也籌款支持獨立營,幫助解決給養。冉少波便利用這一時機,擴充隊伍,並親自擔任教官,抓緊訓練部隊。

獨立營的一系列活動,震驚了反動當局。印江縣政府下令通緝冉少波,並策劃“圍剿”獨立營。冉少波得知這一消息後,決定先發制人。他率領84名精壯士兵,奔襲印江縣城,趁夜暗包圍了縣政府。冉少波帶隨身護衛闖入院內,以開會名義,逼令縣長召集警察局、保警隊等頭目集中,將其一網打盡,繳獲了一批槍支。

大地主覃禮坤听說冉少波襲擊了縣城,氣急敗壞地糾集沿河譙家、沙坎、上壩和印江、德江等地民團800多人,向獨立營撲來。

獨立營駐袁家灣的第二連遭到突然襲擊,全連戰士拼死抵抗,大部陣亡。連長冉錫珍受傷被俘,慘遭殺害。敵人突襲彭家灣時,獨立營營部被包圍。在強敵進攻之下,冉少波率部突圍,退守冉家坡,憑借有利地勢,抗擊敵人。當敵軍逼近冉家坡時,獨立營三連連長丁國安反水投敵。獨立營失去了阻擊敵人的良機和條件。為避免群眾的傷亡,保存力量,冉少波當機立斷,率余部撤離冉家坡,分散隱蔽,等待時機,東山再起。

在艱難曲折的斗爭實踐中,冉少波不斷地在思索,特別是經過地下黨員熊仲卿的啟發誘導,使他明白了獨立營受挫的根由,懂得了要革命,要勝利,只有找共產黨,當紅軍。

1933年10月,冉少波離鄉啟程,由重慶坐船到江西九江,想尋機進入蘇區當紅軍。可是,因途中受阻,冉少波只好暫時委身國民黨第二十五軍三師蔣丕緒部任營長,化名張羽峰。

這時,在黔北,國民黨黔軍蔣丕緒與王家烈發生內訌,戰火頻仍,廣大人民處于水深火熱之中。同時這一帶“神兵”斗爭也十分活躍。德江“神兵”攻佔縣城,擁立“神兵”縣長,給群眾極大的鼓舞。印江、沿河、務川、思南等縣“神兵”也醞釀著更大的斗爭。冉少波從聲勢浩大的“神兵”斗爭中看到了人民群眾的力量,毅然脫離蔣丕緒部,秘密奔赴德江穩坪一帶活動。

穩坪是德江“神兵”活動的中心。當時,“神兵”進攻思南縣城,途中受阻。在敵重兵“圍剿”下,“神兵”組織漸形瓦解,“神兵”紛紛藏匿深山,處境極端困難。冉少波以自己的真實姓名,首先與“神壇佛主”張羽躍、“神將”張金殿、張羽讓接上了關系。經過聯絡,“神將”們表示願意接受他的領導。冉少波深入了解“神兵”斗爭情況後,感觸到了“神兵”們對前途的憂慮,听到了“神兵”要求打倒腐敗官府的強烈呼聲。他向“神兵”反復宣傳“要革命,要勝利,只有找共產黨,當紅軍”的道理,告訴大家︰“有共產黨和紅軍為我們撐腰,什麼都不怕。”“神兵”們受到了鼓舞,看到了希望。從此,穩坪的“神兵”斗爭以隱蔽的形式,又逐漸開展起來。

1934年5月中旬,賀龍、夏曦、關向應等率領紅三軍從四川彭水來到黔東,經後坪(現屬沿河)進入務川和德江縣邊境。消息傳來,冉少波立即派人赴務川與紅軍接頭。因紅三軍轉移沿河,未能接上。此後,冉少波將“神兵”活動由隱蔽轉為公開,集中穩坪、坨底,板桶、木葉等地“神兵”,以楓香壩張氏祠堂為根據地,抓緊訓練,以策應紅軍在黔東地區的軍事行動。

“神兵”的公開活動,使地方反動勢力十分驚慌。他們趁春耕大忙時節,大部分“神兵”返家種田,僅剩下40多人的時候,迫不及待地向黔軍何應林告密。何應林先派特務混入楓香壩張氏祠堂,將“神兵”的土鐵炮引線拔掉,灌進水,然後以一個連的兵力,突然包圍了祠堂。面對突來之敵,冉少波沉著鎮定,指揮“神兵”奮力抗擊。他讓“神將”張金殿、張羽讓等隱蔽在祠堂廂房樓上,自己冒著敵人的槍彈,穿過正殿,進入上殿,選好了突圍地點。隨後,組織“神兵”陸續沖出了祠堂。

楓香壩突圍後,冉少波得知紅三軍進入印江縣境,立即帶領五名身強力壯,武藝高強的“神兵”到印江縣,在刀壩找到了紅三軍。冉少波向賀龍詳細匯報了黔東“神兵”的斗爭情況,提出了加入紅軍,請紅軍改造“神兵”的建議。賀龍軍長高興地說︰“神兵神將來了,好啊,歡迎你們!”

1934年6月,各地“神兵”匯集楓香溪,接受紅三軍的整編,成立了以“神兵”為主體的黔東縱隊,冉少波任司令員,張金殿任副司令員,熊仲卿任政委。縱隊直屬紅三軍軍部領導。從此,這支以“神兵”形式出現的農民武裝,終于走上了革命道路。長期在黑暗中沖殺的冉少波,由“神兵”首領成為一名紅軍指揮員。

冉少波參加紅軍後,為創建黔東革命根據地傾注了全部心血。他首先想到的是提高部隊的政治、軍事素質,建立了教導隊,培訓干部,並親自擔任軍事教官。他組織干部和士兵學習共產黨的政策,認識革命的目的;按紅軍的紀律和規章,嚴格訓練部隊,堅決糾正不良習氣,逐步提高了部隊的戰斗力。

黔東縱隊每到一地,他便帶領戰士發動群眾,組織農民協會、游擊隊、自衛隊、建立區、鄉蘇維埃政府,開展打土豪,分田地的斗爭。在1934年7月召開的黔東特區第一次工農兵蘇維埃代表大會上,他被選為特區革命委員會委員。

1934年8月,冉少波奉命率縱隊配合紅九師,襲擊黔軍一個團。他與九師師長鐘炳然認真分析敵情,研究制定了誘敵深入、突然襲擊的作戰方案。

8月22日,紅九師一部在木黃與敵軍一個團接火。紅軍佯裝“一觸即潰”,退到松桃岩柯壩。隨後,紅九師與縱隊兵分兩路,一路復出地茶壩,一路直奔鎖口山,對木黃敵軍實施突然襲擊,斃敵70余人,俘敵80余人,繳槍150多支。接著,冉少波又接受了進攻四川酉陽南腰界反動民團的任務。

南腰界反動民團,盤踞在南腰界大壩場冉家祠堂,是敵人?在蘇區內的一顆毒釘。拔掉這顆釘子,是一場艱難的攻堅戰。冉少波認真分析了敵情,決定采取“文武並舉”的攻堅方案。他指揮縱隊把祠堂圍個水泄不通,隨即向敵人發起政治攻勢。經過喊話宣傳,被脅迫進祠堂的群眾陸續投向紅軍。可是反動民團憑借有堅固的石頭圍牆和四周有水田的有利地形,負隅頑抗。冉少波挑選出96名精壯士兵,在炮火的掩護下,利用夜暗沖入敵巢,全殲頑敵。冉家祠堂被紅軍拿下的消息傳遍酉陽,群眾歡呼雀躍,敵人聞風喪膽。

黔東縱隊奪取冉家祠堂後,奉命回師譙家鋪。這時,敵李成章部在反動民團的配合下,氣勢洶洶地向譙家鋪撲來。冉少波果斷地下達命令︰縱隊全部撤離,待機殲敵。敵人佔領了譙家鋪,彈冠相慶,不可一世。冉少波乘敵驕橫麻痹之際,夜襲敵營。睡夢中的敵軍亂成一團。縱隊乘勢發起攻擊,大敗敵軍,收復了譙家鋪,並活捉了大惡霸覃禮坤。冉少波根據群眾的強烈要求,將覃禮坤公判處決。群眾拍手稱快,縱隊聲威大震。

1934年9月,敵李成章又以五個團的兵力,在木黃一線尋找紅軍作戰。賀龍根據敵人的動向,命令冉少波率縱隊向刀壩發起佯攻,然後回師木黃附近。紅七師則做出向冷水推進之勢,隨後“敗退”夕陽壩埋伏。紅九師主力轉移到火燒橋待命。李成章擺起與紅軍決戰的架勢,以一部佔領木黃東側的老寨,堵住紅軍往梵淨山的退路;以另一部向木黃兩側的地茶推進,爭奪岩口坪制高點,企圖對紅軍主力形成夾擊之勢。

賀龍乘敵人部署尚未就緒,命令黔東縱隊立即接替紅七師,堅守陣地,拖住向地茶推進的敵人。冉少波堅決執行命令,指揮縱隊全體將士以主力紅軍的面目出現,向敵人發起猛攻,緊緊咬住敵人不放。李成章以為紅軍主力被包圍,命令各路人馬向夕陽壩增援。戰斗異常激烈。這時,紅軍乘機向敵迂回。紅七師搶涉木黃河,越過岩口坪,佔領將軍山高地。紅九師則從火燒橋馳援報佔觀音山。進至地茶的敵人,發現被紅軍包圍,便猛撲將軍山,企圖奪回制高點,但為時已晚。紅七、九師以逸待勞,向敵人發起反沖擊。黔東縱隊也猛烈地突擊敵人,打得敵人潰不成軍,官兵不能相顧,各自奪路逃命。戰後,紅七、九師的指戰員說︰縱隊打得真不賴,像紅軍主力的樣子。紅三軍首長也稱贊冉少波打仗顧全局,配合主動,很有獨立指揮的能力。

1934年10月初,湘鄂川黔革命軍事委員會決定,將黔東縱隊與各獨立團和部分游擊隊合編為黔東獨立師,任命賀炳炎為師長,冉少波為副師長,熊仲卿為政委。黔東獨立師的組建,標志著黔東縱隊向正規紅軍邁進了一大步。

10月24日,紅二、六軍團勝利會師,紅三軍恢復紅二軍團番號,黔東獨立師編入二軍團。同時,成立中共黔東特委,重新組建獨立師,堅持黔東蘇區斗爭。冉少波被調到二軍團司令部任參謀。他不計較職務高低,堅決服從命令,積極協助任弼時、賀龍工作。他經常到部隊,到戰斗的第一線調查研究,為軍團首長出謀獻策,在紅二、六軍團勝利東進和發起湘西攻勢的戰斗中,做出了積極的貢獻。

紅二、六軍團在軍事上的勝利,有力地牽制了敵人,配合了中央紅軍在湘黔地區的行動。同時,開闢了永順、大庸、龍山、桑植為中心的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1934年12月,中共湘鄂川黔省委、省軍區在永順塔臥創辦了中國工農紅軍學校第四分校。冉少波被調入該校擔任軍事教官。他接到命令後,愉快地走上了新的工作崗位。

在紅校期間,冉少波身教重于言教,手把手地給學員們傳授軍事知識,盡心盡力培養人才。他特別注意加強自身的學習,努力提高政治思想水平,為學員們做出了榜樣。然而,就在他將自己與革命事業融為一體,黨和軍隊最需要他的時候,他卻被“左”傾冒險主義路線的執行者,以莫須有的罪名,于1935年4月在湖南永順塔臥秘密殺害,年僅32歲。

由于歷史的原因,半個世紀以來,冉少波一直沒有得到公正的評價。但人們並沒有忘記他的功績,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廖漢生,以及和冉少波一起戰斗過的紅軍戰友,多次發表文章和講話,證實冉少波的戰斗功績和被錯殺的歷史事實,要求予以平反。1987年7月24日,中共貴州省委做出決定,給冉少波平反昭雪,恢復政治名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