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立峰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1-22 10:53

馬立峰,原名澤祥,號一山,1909年1月24日生于福建省福安市溪柄馬厝村的一個貧苦農家。父母因病相繼離開人世後,幼小的馬立峰和兩個妹妹由伯父收養。伯父也是家道貧寒,馬立峰為了給家中減輕一些負擔,7歲就上山砍柴,稍長便跟隨堂兄下地勞動。由于馬立峰從小就聰明靈俐,伯父克勤克儉送他進了村塾,後又向地主借債,送他上小學讀書。在學校里,馬立峰以敦厚的品行和良好的學業成績贏得了師長們的贊賞。高小畢業後,他到霞浦縣一所教會學校念初中。因學校強迫中國學生信奉基督教,馬立峰不久就在不滿情緒的支配下,離校回鄉。

1926年,大革命的浪潮席卷全國,在省外讀書的福安籍學生利用假期返籍機會,帶回了《共產主義ABC》《唯物史觀》《新青年》《向導》等革命書刊,在福安青年中傳閱。處于彷徨和苦悶的馬立峰從這些書刊中受到了革命思想的啟蒙。

1927年初,國民黨左派人士在福安成立了國民黨福安縣黨部籌備會。2月,北伐軍一部給閩東各地進入淅江,帶來了北伐戰爭勝利進展的消息。馬立峰為之歡欣鼓舞,並立即投身福安國民革命運動的斗爭行列,走上街頭參加各種集會,參與打擊、鎮壓土豪劣紳。不久,國民黨右派勢力反動了反革命政變,福安的豪紳陳正基也收集反動勢力大肆鎮壓革命力量。馬立峰與許多國民黨右派人在被迫離開閩東,來到福州。此後,他住在“福安會館”,以雕刻印章和代寫書售維持生活。

1928年春,馬立峰和陳鐵民、郭文煥等福安籍進步青年,先後加入黨的外圍組織革命互濟會、反帝大同盟。8月。他考入福州理工學校公路專修班。這期間,他同革命互濟會中的共產黨人交往密切,開始更直接地接受革命思想的燻陶。在黨組織的領導下,他參加了發動福州人力車工人罷工的斗爭,參與“雙十節”搗毀國民黨閩侯縣黨部的行動,經常在城市鬧市散以傳單,張貼標語,上台演講,舉行飛行集會。1929年2月,經過斗爭鍛煉的考驗的馬立峰加入中國共產黨。4月,中共福州市委決定由他和陳鐵民、郭文煥、張志堅四個福安籍黨員組成了福安黨小組。

同年秋,馬立峰在理工學校畢業,校方將他留在教導室協助繪圖、刻寫講義。他遵照中共福州市委的指示,以教職員的身份為掩護,積極在學生中進行革命宣傳,發展學生黨員。不久,又成立了黨支部,他任支部書記。年底,他奉命參加中共福建省委軍委在福州鼓山舉辦的黨員訓練班。1930年1月間,由于國民黨警察突然對理工學校進行搜查,馬立峰藏在床底下的革命書刊被發現,學校當局將他解雇。

不久,馬立峰由中共福州市委派回福安擔任中共福安縣委委員、福安南區區委書記。回到福安後,他謀得宅里小學校長一職,並以此為掩護開展革命活動。

1930年夏秋之間,中共福安縣委先後組織了數次農民暴動,都因缺少武裝斗爭經驗和敵我力量懸殊而失敗。1931年初,馬立峰避開敵人的搜捕,輾轉來到福州,就當時福安的斗爭形勢向中共福州市委給了匯報。2月2日,市委專門開會研究了福安的斗爭,同時,決定另組福安縣委,由馬立峰任縣委書記。馬立峰回到福安後,將縣委機關轉移到群眾基礎較好南區。

不久,中共福建省委巡視員鄧子恢來到福安,協助馬立峰領導開展更大規模農民運動。在馬立峰家里,鄧子恢與他一見如故,徹夜長談,一起詳細分析了福安農村的階級狀況,明確了斗爭的依靠力量和團結的對象,共同商討了開展農運的工作計劃。

這時,正是豆青發黃的時節,莊稼長勢很好,但馬厝一帶的窮苦農民早在過年的時候就被地主、糧商賣了青苗。待到麥子收後,還是一無所獲,群眾中普遍蘊藏著一股憤怒的情緒,因此,馬立峰和鄧子恢等決定以此為導火線,發動農民一展抗麥債斗爭。他們以雇農為核心,組織農會小組,隨後以發展成秘密農會,形成斗爭的中堅力量。後來,在馬立峰、鄧子恢等的領導下,馬厝農民以拖為抗,終于獲得了的抗麥債斗爭的勝利。群眾的革命熱情被鼓動起來了。一批表現勇敢堅定的積極分子被吸收入黨,村里成立了黨支部。附近鄉村的農民群眾也紛紛到馬厝請馬立峰等去幫助他們建立秘密農會。從此,福安南區的農民運動形成一股不可遏止的氣勢,蓬蓬勃勃地發展起來。

端午節過後,又是一個麥稻不接的夏荒時節,馬立峰和鄧子恢又領導溪柄各村近萬群眾進行了平糶糧食斗爭,反對地主、糧商把糧食大量運往外地出賣,在本地囤積居奇、哄抬糧價,並再一次取得了勝利。于是,南區各鄉都先後復成建立了秘密農會,並成立了中共溪柄區委。隨即,賽岐、甘棠、下白石等大鄉村也都建立了黨的組織和農會組織。福安農民運動的發展,使地主豪紳終日惶惶不安,驚呼“溪柄鬧共產了”。

1931年8月,中共福安中心縣委成立,馬立峰任書記。同年秋,馬立峰指導穆陽黨支部放手發動群眾,取得了抗稅斗爭的勝利,從而打開了福安西區農民運動的斗爭局面。

福安農運的浪潮使國民黨反動派十分震驚。1932年初,駐閩東的國民黨海軍陸戰隊和福安警察隊等相繼在福安的南區、西區大肆鎮壓農民運動,四處張貼布告,緝捕馬立峰等福安黨的領導人。福安的農民運動受到嚴重摧殘,馬立峰被迫前往福州。

4月16日,中共中央在給廈門、福州中心市委的指示信中,特別對閩東的斗爭形勢進行了分析,指出了黨領導農民開展武裝斗爭的重要性。中共福州中心市委為此召開擴大會議,強調福安黨組織要馬上將游擊隊組織起來。會後馬立峰陪同中心市委書記陶鑄來到福安,他們首先將幾十個因敵人緝捕而不能回家的同志召集起來,成立了一支游擊武裝。不久,陶鑄離開閩東,馬立峰便同詹如柏一起,率領這支游擊隊出沒在福安的西區、北區和中南區,專門在各鄉村打擊為非作歹的土豪劣紳,發動群眾抗租抗債,減租減息,迅速開闢和擴大了紅色區域。

1932年9月12日,馬立峰主持召開中共福安中心縣委會議,作出了正式成立工農游擊隊、建立和擴大革命根據地、武裝保衛秋收、開展抗租斗爭的決定。9月14日,閩東工農游擊第一支隊正式成立,詹如柏任隊長,馬立峰兼任政委。當天夜里,馬立峰、詹如柏率領第一支隊化裝騙開蘭田民團團部的大門,繳獲17支步槍和一支短槍,增添了第一支隊的實力。此後,第一支隊又連接消滅了福安南邊的溪尾民團,繳獲步槍七支,打下了北區的堂溪民團,打開地主豪紳的糧食和鹽庫,把糧食和食鹽分給當地貧苦農民。隨後,馬立峰又帶領第一支隊北上,轉戰壽寧縣山區。

1932年冬,國民黨海軍陸戰隊對閩東革命根據地進行第一次“圍剿”。翌年初,馬立峰趕往北區參加會議途中,被國民黨海軍陸戰隊逮捕。敵人連夜將馬立峰送到縣城,軟硬兼施卻無法使馬立峰屈服,只好又將馬立峰解送福州。在福州在福建省高等法院看守所,敵只絞盡腦汁,對馬立峰先後32次進行酷刑嚴訊,但仍然始終沒能從馬立峰身上撈到一點東西。

1933年11月,國民黨第十九路軍在福州發動反蔣抗日的“閩變”,被關押在國民黨監獄中的共產黨人被陸續釋放,馬立峰也于同年12月7日獲釋。

馬立峰出獄後,即帶著中共福州中心市委的指示,日夜兼程趕回福安,召集了各縣執委會議。他在會上介紹了“閩變”的經過情況,傳達了中心市委關于抓住時機努力擴大游擊區的指示精神。會議認為“閩變”可能進一步擴大,應趁機舉行全面性的武裝暴動,建立蘇維埃政權。

1934年1月7日,馬立峰、詹如柏、葉飛、曾志等率領游擊隊和赤衛隊等數千人,一舉攻佔閩東水陸交通要道、經濟中心賽岐,繳獲土豪劣紳的各式槍械83支,打開糧庫、鹽庫,將糧、鹽悉數分給廣大群眾。次日,中共福安中心縣委在賽岐召開群眾祝捷大會,馬立峰在會上發表了激動人心的演講,號召全閩東的工農大眾展開全面的武裝大暴動。

賽岐解放後,不到10天,福安全境除縣城外都被游擊隊佔領。嗣後,在中共福安中心縣委領導下,相繼以福安為中心,建立了(福)安(寧)夏、福(安)霞(浦)、霞(浦)(福)鼎、(福)安福(鼎)、福(安)壽(寧)等五個邊區縣蘇維埃政府,下轄30個區蘇維埃,300多個鄉蘇維埃。接著,中共福安中心縣委在後樓葉山召開有200多名干部參加的大會,成立了閩東蘇維埃政府籌備處,馬立峰當選為籌備處主任。在此前後,還成立了中國工農紅軍閩東獨立等武裝。2月17日,中共福安中心縣委召開擴大會議,對閩東黨、政、軍建設作了全面的部署,決定進一步建立建全各級蘇維埃政權,繼續發展紅軍,全面實行土地革命。會後,開始在福安柏柱澤進行分田試驗。馬立峰親自在斗面村召開了上南區各村蘇主席、土地委員、貧農團代表等100多人參加的會議,對分田政策和具體問題作了說明,並組織同志們學習了分田大綱,布置了分田工作。從此,一個轟轟烈烈的分田運動便在柏柱澤展開了。

不久,由于“閩變”失敗,國民黨新十師、第八十四師和省保安隊兩路夾攻閩東蘇區。並勾結土豪劣紳和反動大刀會,對革命群眾進行瘋狂的報復。3月,馬立峰同賴金彪、範武人一起率領閩東獨立團第十六連對安福、寧生、霞浦等地的反動大刀會進行反擊。紅十六連在霞浦首戰大坪崗大刀會告捷後,接連攻光大嶺、芡嶺、阮澤、勇南、柘頭、澤中、西家宅等處的反動大刀會據點。隨後,又揮兵南進,蕩平了寧生龜山、官嶺一帶的大刀會,廓清了柏柱澤周圍方圓百里之內的反動武裝,穩定了整個蘇區的局勢。

1934年4月底,柏柱澤分田試驗基本結束,馬立峰等黨政軍負責同志齊集柏柱澤,與從各地來的代表及群眾3000多人一起,召開大會慶祝分田的勝利。會後,馬立峰從福安南區抽調了一批有分田經驗的骨干分子,前往福霞、霞鼎等縣,推廣柏柱澤的分田經驗,掀起了閩東土地革命的高潮。

1934年5月,閩東第一次工農兵代表大會召開,閩東蘇維埃政府正式成立,馬立峰被選為蘇維埃政府主席。6月,中共閩東臨時特委成立,葉飛任書記,馬立峰任常委。此後,在閩東臨時特委的領導下,閩東全區縱橫10個縣,方圓700里,1400多個村莊的幾十萬人口在土地革命中分得了土地。為了保衛勝利果實,農民群眾踴躍參加紅軍,到同年6月,閩東紅軍增編了兩個團。9月底,正式成立了工農紅軍閩東獨立師;同時,把革命勢力發展到古田、屏南二縣,掀起了古屏邊區的革命浪潮,並建立了寧(德)羅(源)新蘇區。

閩東蘇區和紅軍的迅速雙展壯大,土地革命急劇發展,極大地震動了國民黨反動派。1934年10月,中央蘇區的第五次反“圍剿”失敗。主力紅軍進行長征後,國民黨政府以第十二綏靖區司會王敬玖為總指揮,調集了3萬多正規部隊,會合福建、江西省的十幾個保安團、以及閩東各地的反動民團、大刀會,分兵三路對閩東蘇區進行大規模的“清剿”。10月下旬,敵人攻入閩東蘇區中心柏柱澤。

在敵人的進攻面前,馬立峰與葉飛、詹如柏等特委領導人以無比堅定的信念,一面發動群眾投入反“清剿”斗爭,一面指揮閩東獨立師主力為保衛蘇區開展浴血奮戰。但是,由于敵我力量懸殊,獨立師在柏柱澤、賽岐、溪柄等地的戰斗均告失利。1935年1月,馬立峰在柘菪的萵柏沙坑里村,主持了閩東黨政軍領導人參加的緊急軍事會議。會議根據當前形勢,決定由葉飛和賴金彪率領獨立師一、二團迅速撤出蘇區打游擊,馬立峰指揮三團在蘇區內牽制敵人,掩護撤退,然後轉入福安東區的大山里,依靠當地群眾的支持與敵人周旋。

獨立師主力轉移後,閩東蘇區大部分敵人佔領,剩下的也被分割為安福、寧周屏、福壽、霞浦、福鼎等幾個小塊。馬立峰率領紅三團堅持在福安東區海拔千米、方圓200余里的崇山峻嶺中,繼續與敵人展開頑強的斗爭。但是,在艱難的游擊戰爭歲月里,革命隊伍中難免出現一些可恥的叛徒。紅三團團長游聚康等叛變後,與敵人積極密謀,欲置馬立峰于死地,1935年2月8日上午,叛徒陳石元、游阿樂等來到馬立峰駐的雙地下坪風澤。馬立峰不知他們已經叛變,陳石元在向馬立峰“匯報”時,游阿樂偷偷把槍口對準馬立峰的胸膛。但閩東人民愛戴的革命領導者的威望,令叛徒不由地渾身發抖,一聲槍響,但子彈卻從馬立峰身邊擦過。馬立峰頓時明白了一切,怒斥一聲“叛徒”,並掏槍撂倒了身邊的陳石元,迅速轉身撤出大廳。但當他跑到廳下廊沿時,躲在外邊的敵人開槍擊中了馬立峰。

閩東人民的忠誠兒子、革命斗爭的主要領導人馬立峰英勇地犧牲了,時年26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