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壯飛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1-22 11:07

錢壯飛,1895年出生于浙江省吳興縣(今湖州市)。1919年畢業于北京醫科大學。1926年,經其妻弟張暹中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以醫生職業為掩護,在北京從事地下工作。

1928年夏天,國民黨浙江省電報局局長徐恩曾在上海開辦無線電訓練班,錢壯飛根據陳賡的指示報考而被錄取。徐恩曾是浙江湖州人,錢壯飛巧妙地利用了這層小老鄉關系,加之自己博學多才,很快就獲得了徐恩曾的信任。徐恩曾調上海擔任無線電管理局局長後,即讓錢壯飛當上了管理局的秘書。

徐恩曾是國民黨元老陳立夫的親信。徐恩曾與陳立夫既是同鄉,又是表兄弟,還是一道留美的同學。陳立夫要擴大自己的勢力,自然要培植黨羽,便在1929年末,讓徐恩曾接替了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黨務調查統計科科長之職。國民黨的這個黨務調查統計科,就是簡稱“中統”的大特務組織。徐恩曾雖然身居國民黨這個要害部門的高位,但卻是個地地道道的紈褲子弟,吃喝嫖賭,樣樣都是行家里手。錢壯飛極其巧妙地掌握了他的這些特點,而本身又極精通業務,自然而然地就成了徐恩曾須臾不能離的得力助手。徐恩曾以為自己找了個好幫手,便將錢壯飛任命為自己的私人秘書,把本該自己親自辦理的幾乎所有的重大事情,諸如補充“中統”人員,請上級機關劃撥經費,甚至在各地建立“中統”基層特務組織,在南京建立秘密指揮機關,設立秘密電台等等,全都交給了錢壯飛去辦,自己則騰出時間來,進舞廳,逛妓院,樂得消遙。

錢壯飛將自己在“中統”所處的地位和能起到的作用,向中央特科作了詳細匯報。周恩來同志得知這一情況後,立即指示︰“把它(指‘中統’)拿過來。”根據周恩來的指示,中央特科派李克農、胡底相繼打入國民黨的這個特務組織。于是,一個連國民黨最高當局做夢也想不到的、十分具有諷刺性的局面出現了︰共產黨員李克農掌握了國民黨“中統”的上海情報機關,共產黨員胡底掌握了“中統”在天津的情報機關“長城通訊社”,南京的特務總部“長江通訊社”則落在了錢壯飛的手中。總部的日常事務,全由錢壯飛處理,凡是呈送徐恩曾的文件電報,都得先經過錢壯飛。為了便于與黨聯系,既是錢壯飛的女婿也是他的秘密交通員的劉杞夫也掛上了這個特務總部的職員頭銜。

錢壯飛成功地把敵人的這個特務組織“拿”了過來,不僅堵塞了敵人的耳朵,擋住了敵人的眼楮,還將敵人的眼楮耳朵為我所用,為黨的事業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1930年10月蔣介石任命魯滌平為總司令,張輝瓚為前敵總指揮,糾集了10萬人馬,30架飛機,20艘兵艦,向江西革命根據地發動了第一次反革命“圍剿”。然而,敵人兵馬未動,他們的“進剿計劃”,就已經裝在“國民黨中央組織部”的大信封里,通過地下交通,傳到了上海李克農的手中。然後,又很快地通過陳賡,轉交給了周恩來,最後轉到了毛澤東、朱德的手上。這一仗,紅軍以4萬人馬,不僅徹底粉碎了敵人的反革命“圍剿”,活捉俘虜一萬多人,連蔣介石的前敵總指揮張輝瓚也成了紅軍的階下囚。1931年春,不甘心失敗的蔣介石,又糾集了20萬人馬,以何應欽為總司令坐鎮南昌,分4路向贛南、閩西革命根據地發動了第二次“圍剿”。其結果是,3萬紅軍在15天里橫掃700百里,殲滅王金鈺部3萬余人,繳獲槍2萬余支,再次取得了反“圍剿”的勝利。

錢壯飛在敵人的心髒里周旋巧妙,應對自如,進一步取得了大特務頭子徐恩曾的信任,當上了徐的機要秘書,寸步不離左右。錢壯飛發現,徐恩曾有一個隨身攜帶的密碼本。顯然,要想搞到國民黨最高統治集團的最高機密,就必須搞到這個密碼本。怎樣才能搞到這個密碼本呢?錢壯飛除了及時向組織匯報外,自己則是時時留心,處處注意。

機會終于來了。在一次隨徐恩曾到上海開會時,抓住徐的弱點,錢壯飛和李克農設下了個小小的美人計。

一天晚上,徐恩曾會後無事,錢壯飛和李克農故意閑聊,說某妓院新來了個姑娘,長得是如何如何的漂亮。徐恩曾一听,眼楮就睜圓了,忙問︰“真的麼?是哪個妓院?”

“全上海都知道了,還會假麼?但听說費用是很高的呢。”李克農笑著說。

“嘿,老子就怕她不收錢呢!”徐恩曾邊說邊起身就走。

錢壯飛忙攔住他,指指他裝密電碼的口袋,一副很關心的樣子道︰“帶著那個東西,到那些地方去安全麼?”

徐恩曾一听,一拍腦袋,感激地朝錢壯飛笑著說︰“他媽的,沒你提醒,還真忘了。”說罷掏出密碼本,當著錢壯飛和李克農的面,鎖進了機要櫃里。

徐恩曾前腳出門,錢壯飛後腳就打開了機要櫃,取出了徐恩曾的密碼本,一頁不少地全部拍攝了下來。正是由于錢壯飛及時地掌握了這個密碼本,才在後來的危急時刻,保衛了黨中央機關,保衛了包括周恩來在內的一大批黨的領導同志。

1931年3月末,黨中央派遣張國燾、沈澤民到鄂豫皖根據地紅四方面軍工作,由當時擔任黨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特委三人領導小組成員顧順章負責護送。這個顧順章從紅四方面軍回到武漢後,竟然頭腦發昏,不顧黨的秘密工作的紀律,拋頭露面,在公開場合耍魔術,結果被國民黨特務逮捕。

顧順章一被逮捕就叛變投敵了。為了向新主人邀功請賞,他首先就供出了黨駐武漢的秘密交通機關、湘鄂革命根據地和紅二軍團駐武漢的辦事處,使黨蒙受了巨大的損失。顧順章為了達到升官發財的丑惡目的,更進一步向國民黨武漢綏靖司令何成浚提出,他要到南京去面見蔣介石,當面提供共產黨最機密的情報。

何成浚根據顧順章的口供,已經成功地破壞了共產黨在武漢的組織,因此,他深知顧順章對他們的價值。他不敢怠慢,在顧順章提出要求的當天,就一氣向南京發了六封加急電報。這六封加急電報,都發給徐恩曾,要徐恩曾急轉陳立夫。

何成浚向南京連發六封電報的這一天,是4月25日,恰巧正是星期六。“中統”頭子徐恩曾,早就跑到舞廳妓院里尋花問柳去了。這六封加急電報,自然全都落在了錢壯飛的手中。電報每封都注明“徐恩曾親譯”。錢壯飛一見,知道內容重要,馬上進行破譯。第一封電報譯出來一看,錢壯飛就大吃一驚。其內容是︰“中共重要人物黎明(顧順章化名)被捕,並已自首,如能迅速將其解至南京,三天之內可將中共中央機關全部肅清。”緊接著來的第二封電報是︰“擬用兵艦將黎明解送南京。”接踵而至的第三封電報,除了說“因兵艦太慢,改用飛機將黎明解送南京”外,還要求徐恩曾無論如何,不能將這個消息讓身邊的人知道,否則,將上海中共機關一網打盡的計劃就要落空。後面的三封電報,則是要求徐恩曾要盡可能迅速盡可能秘密盡可能快地通過陳立夫向蔣介石匯報。

面對這六封電報,錢壯飛在吃驚之余,隨即進行了緊張的思考和分析。這六封電報太重要也太突然了。會不會是陳立夫和徐恩曾對自己已經產生了懷疑,故意發這樣六封電報來對自己進行試探的呢?因為自己畢竟為黨做了那麼多的工作,俗話說,人有失手,馬有失蹄,也許在哪一件事上不夠小心,讓這兩個家伙抓住了什麼把柄。假如真是這樣,那麼,面對這六封電報,自己作出任何反應,無疑都要暴露,那就有可能給自己造成難以估計的危險。但是,假如這六封電報確實是真的,而自己未能及時給黨送去,這後果……錢壯飛不敢往下想了。自己的安全事小,黨中央機關的安全事大。于是,錢壯飛馬上派自己的女婿、地下交通員劉杞夫連夜將情報送到上海李克農的手中。李克農見情報非常重要,當天便設法找到了陳賡。陳賡又迅速報告了周恩來。周恩來得到這些情報後,臨危不懼,處驚不亂。他馬上召開有關人員會議,對黨的主要負責人加強保護並馬上轉移;把顧順章所知道的中央機關負責人的秘書全部換人或換地點;審慎處理了顧順章所能利用的重要關系,廢止了顧順章所知道的一切秘密工作方法。在周恩來的領導下,經過連續奮戰,黨終于堵住了一切可能出現的漏洞。

26日,精疲力竭的“中統”頭子徐恩曾回到自己的老巢。錢壯飛不動聲色地將六封電報交給了他。徐恩曾一邊洗臉,一邊陶出密碼本甩給錢壯飛,請錢壯飛幫他譯出來。徐恩曾一看電文,也吃了一驚,忙問錢壯飛該怎麼辦?

“是不是快點報上去?”錢壯飛也裝出一副著急的樣子。

等到徐恩曾那邊去向陳立夫匯報,這邊,錢壯飛拿了蔣介石對中央革命根據地進行第三次“圍剿”的計劃,不辭而別了。

顧順章被武漢綏靖公署偵緝處處長蔡孟堅用兵艦解押到南京時,已經是4月27日了。下兵艦,蔡孟堅就押著顧順章乘車直奔“中統”局。來到門口,顧順章抬頭一看門牌號數,就像挨了打狗棒打一般嚎叫起來︰“中央路305號,這里就是共產黨在南京的通訊處!這里有個錢壯飛,他是共產黨,快點抓住他!”

蔡孟堅一听,頓時渾身發抖,臉色鐵青。他氣急敗壞地踢了顧順章一腳,怒罵道︰“你他媽的個混蛋,在漢口的時候為什麼不說,老子們的電報全都發到這兒來了!”

蔣介石太不甘心這樣的失敗了,他還想抓住顧順章這根稻草不放。28日,他下令上海全部軍、警、憲、特,再加上英法租界的巡捕,對上海全市進行大搜捕。但是,他得到的結果是︰

“共產國際駐上海機關在搜捕前一天轉移!”

“共產黨中央機關在搜捕前一天轉移!”

“共產黨江蘇省委在搜捕前一天轉移!”

“瞿秋白、李維漢、陳賡等在搜捕前4小時轉移!”

“周恩來在搜捕前半小時轉移!”

……

當蔣介石在上海處處撲空時,離開了“中統”局的錢壯飛,已于1931年10月安全抵達江西瑞金中央革命根據地,並分在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工作。在中央革命根據地,錢壯飛歷任紅一方面軍保衛局局長,中央軍委第二局副局長。1934年10月,隨中央主力紅軍開始長征。

錢壯飛長征到達貴州後,在貴州境內不幸犧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