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風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2-12 08:33

任風,1911年7月出生于河北省容城縣李家莊村一個書香門第之家。父親任景魁為前清秀才,一生清貧,以教書為業。他學識淵博,治校嚴明,深得學生及家長的尊崇;他正直廉潔,急公好義,這些都對少年時代的任風有很大的影響。

任風自幼在父親的燻陶下,學前就能熟背《三字經》《名賢集》《論語》以及多首唐詩。入學後他超群的智慧得到很好的發揮。他為文不落窠臼,做事敢于創新;他善于觀察,勤于思考,常常提出一些切中時弊的社會問題,深受父母的鐘愛。入學時父親給他起名“風”,願其愛子像金色的鳳凰,展翅高翔,將來多有貢獻。鄉親們都夸他,小有大志,前途無量。

1923年,任風考入容城縣立高等小學,開始接受五四運動後的新思想,這些新思想給年輕的任風以很大的啟發。兩年多的高小生活,他學到了很多的知識,懂得了新的道理。

1925年,任風高小畢業後,先後在容城縣谷家莊,樓堤、白溝鎮任小學教員。他秉承父德,嚴于執教,教學成績斐然。

1929年春,任風參加了在容城北關小學成立的革命團體“革命文藝研究會”,明確主張擁護共產黨,反對背叛孫中山的國民黨。大家推舉縣教育局民眾閱報所的陰一剛為主任。任風見到串村“講演”的陰一剛就問︰“閱報所又來了什麼新書?”一剛告訴他有《石炭王》《斷頭台上》《列寧主義初步》等書,他性急地一會兒不停,就跑到城里借閱。

1930年夏天,任風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

隨著馬列主義的深入傳播,任風的政治覺悟迅速提高。1931年4月,中共容城縣委成立,任風由共青團員轉為中共黨員,成為中共容城縣委建立後發展的第一批黨員。由于他工作積極,勇敢果斷,入黨後擔任了容城東四區區分委書記。1932年春,任中共容城縣委常委兼宣傳部長;同年冬又改任以容城為中心的容城、安新、定興、雄縣、新城五縣縣委宣傳部長。他意志堅強,對黨忠誠,經常自語︰“一心所向百折不回!”並以此為信條,投身于火熱的革命斗爭中。由于任風的積極工作,縣東各村的革命勢力發展很快,在以後縣委發動的革命斗爭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當時黨內刊物《北方紅旗》上有這樣的指示︰利用農民最關心的經濟問題,發動農民起來斗爭。在斗爭中滲透政治內容,啟發群眾,教育群眾,最後達到發動群眾起來推翻反動政權的目的。

根據黨的指示,中共容城縣委發動了搗毀容城官產局,砸白溝河鹽店的群眾斗爭,在這一系列的革命斗爭中,任風身先士卒,一馬當先,始終站在斗爭的最前列。

1932年1月15日,根據廣大民眾的意願,縣委決定,搗毀為搜刮農民而設立的反動機構官產局,行動日期定在1月23日(陰歷臘月16)年關集日。對于縣委的決定,任風堅決擁護,積極深入各村去宣傳發動,把寫有“打倒土豪劣紳”、“打倒軍閥”等口號標語散發張貼到主要村莊。他躲過反動分子的耳目,步行30多公里路,把標語口號張貼到縣西小里村、王村一帶。砸官產局那天,在任風的鼓動下,李莊村的主要青壯年都參加了。李莊是全縣有名的武術之鄉,全體武術隊員在砸官產局時沖鋒陷陣,官產局的貪官污吏被憤怒的群眾打得頭破血流。任風始終站在斗爭的最前列,黑色大褂上濺上了很多血點,縣委書記陰一剛見到後,叫他到教育局用黑墨染了後才回家。通過這場斗爭,使他深刻體會到在勞苦大眾中蘊藏著巨大的革命積極性。

同年8月,縣委發動了砸毀白溝河鹽店的斗爭。白溝鎮是容城、雄縣、新城的交界處。白溝河鹽店剝削百姓的卑鄙行徑引起了人們極大的憤恨,任風由于在白溝鎮教書多年,情況熟悉,被任命為砸鹽店領導小組組長。他帶領李莊、張莊、北劇村等村的共產黨員和進步分子在縣東各村進行了廣泛發動,動員人們積極參加。砸鹽店那天,任風不畏艱險,現場指揮,帶領上千名群眾和白溝小學高年級的學生潮水般地涌向白溝河鹽店。共產黨員文光斗,胡兆榮一副農民裝束,當眾揭露鹽店老板坑害民眾的種種劣跡。隨後憤怒的群眾沖進鹽店砸毀衡器家具,打開鹽庫,砸開錢櫃,把銅錢和鹽分給貧民百姓。這場斗爭,震動了周圍幾個縣的群眾。

當天晚上任風被捕,由于地下黨的營救,他被關押40天後被釋放。後來白溝鎮上流傳出這樣的歌謠︰“任風真敢干,領著學生砸鹽店,一個銅子沒撈著,甘為百姓坐大牢。”這是當地人民對他的稱贊。

任風在革命斗爭中果敢行動,引起反動當局的極大恐慌和仇視。1933年3月的一天,容城縣國民黨部反動頭子孔彩山。指使反動分子劉玉樸、張乃清帶領全副武裝的軍警,帶著偽造的證據,包圍李莊村,把任風抓捕到容城,押入監牢。臨行時,風面對父老鄉親,高喊︰“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表現了一個共產黨員臨危不懼、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在容城監禁期間,敵人百般審訊,不得口供,5月底又轉解到保定行營。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們用種種酷刑進行逼供。他們慘無人道地讓任風雙膝跪鐵蒺藜,腿肚子上壓杠子;用白布把他的頭部勒住,又用竹板把手指夾緊,往指甲身里釘竹簽……任風被折磨得昏過去多次,但始終堅貞不屈,只字不吐。在過堂時,任風的妻子張學玉親自出庭,為任風辯護,並一口咬定,劉玉樸、張乃清之流抓捕任風是官報私仇,挾嫌報復,純屬栽贓陷害。就這樣,萬惡的敵人從這個堅強的共產黨員身上沒有得到任何東西。同年8月底又把他解回容城縣的監牢,劊子手們面對英雄束手無策,繼續監禁,證據不足;釋放出去,又怕任風繼續革命。于是卑鄙的敵人下了毒手,他們在面湯里放進了致命的毒藥讓任風吃,他吃到肚子里後,覺得味道不對,把吃進的面湯大部分吐了出來,保住了性命。但剩余的藥勁發作,致其中毒精神失常。

1933年9月底,任風被敵人折磨成神經錯亂,劊子手們見陰謀得逞,便把他釋放回家。全村男女老少,熱烈歡迎這位不屈的英雄。為了給他滋補虛弱的身體,鄉親們送來了大米、白面、鮮魚、雞蛋……。對于鄉親們的關懷和體貼,他以笑作答;對于鄉親們的熱情問候,他只是重復一句話︰“共產主義是好的!”“共產主義是好的!”家里為醫治他的病,請遍了遠近知名的醫生,用盡了所知道的洋方、土方,均不奏效。堅強的任風在大病中仍不失一個共產黨員的英雄形象,仍不忘記共產主義的崇高信仰,始終保持著一個革命者不斷向反動勢力進攻的戰斗姿態。後來,他的病情不斷加重。1937年農歷三月初三,任風病故。出殯那天,全村轟動,人們痛哭流涕,為英雄送終。後人曾賦詩一首表達對英雄的無限懷念。

拒馬河水濁浪翻,

殘松弱柳不勝寒。

英雄畢生求真理,

壯士全力除弊端。

屢遭縲紲心不轉,

久陷囹圄志稱堅。

晨曦可見身先死,

一代風流不能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