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寶林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2-22 08:17

彭寶林,1968年1月出生在廣東省惠陽市一個農民家庭。1984年10月參軍,在部隊曾榮獲武警百色支隊軍事全能比賽射擊第一名、擒敵技術第二名。1986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87年11月退伍,12月跨入了經濟警察的行列。

1991年6月,彭寶林轉到惠陽市公安局淡水派出所工作。淡水鎮是一個從不足兩萬人的小鎮幾年間猛增至20多萬人口的新興城市。彭寶林管的是淡水鎮的老城區,當地居民富裕後遷住新房,舊房便出租給外來人口,治安情況十分復雜。一心去感受社會的大風大浪的彭寶林,報到第一天就向所長表態說︰“我知道干公安工作辛苦、危險,但是只要有工作做我就不怕,我就喜歡干,喜歡動,喜歡轟轟烈烈!”彭寶林沒有說空話,他把他的話很快變成了戰斗的誓言,行動的號令。

1992年3月29日晚9時許,八名歹徒偽裝成武警,手持三支微型沖鋒槍和一支“五四”式手槍,洗劫了淡水鎮一個賭窩,劫走財物六萬多元。彭寶林隨同市刑警隊參戰,詳細摸查,準確地分析案情,抓獲了持槍歹徒陳冬雲等人,成功地破獲了這一案件。

4月21日,淡水鎮居民李道中被刀砍死。彭寶林參與偵破此案。他勘察現場,負責審訊嫌疑犯,經過三天的奮戰,終于將李文才、方瓊高、劉國濱等殺人犯捉拿歸案。

7月30日中午1時,淡水派出所組織10名民警清查九頭王13號出租屋,彭寶林率先疾步登樓,與其他民警一道當場抓獲了張百超等七名案犯,解救出陸平等受害婦女。8月11日凌晨3時,他又隨惠州市、惠陽市34名民警再一次對13號出租屋進行突擊清查,當場抓獲案犯兩名,解救出四名被劫持、輪奸、強迫賣淫的受害婦女。並經守候伏擊,陸續抓獲案犯15名,解救受害婦女12人。通過審查線索,14日又抓獲同案犯13名,繳獲仿制左輪手槍一支、子彈六發、火藥槍一支,以及作案刀具一批。彭寶林參加的兩次行動共抓獲案犯35名,解救受害婦女23名,摧毀了販賣婦女和強迫婦女賣淫犯罪團伙。

1993年3月30日,所長葉萬興組織彭寶林等八名民警對四角樓20號出租屋進行突擊清查,當場抓獲兩名案犯,解救出四名備受凌辱的貴州松桃苗族自治縣的少女。4月7日晚,又抓獲主犯周小錄和首犯吳東平。彭寶林在審訊中義憤填膺地怒斥道︰“你們這些狼心狗肺的東西,難道你們沒有姐姐妹妹?!你們還有沒有點兒人性!!……”兩名案犯被他的凜然正氣嚇得跪倒在地,渾身顫抖,好長時間不敢抬頭正視他。

淡水派出所是惠陽市公安局的先進單位,彭寶林在這個戰斗力、凝聚力很強的集體中如魚得水,迅速成長。他主動要求參加警校舉辦的刑偵技術培訓班,歸來後擔任刑偵技術員。每次轄區內發生大小案件,他都及時到達現場,保護現場,承擔勘察任務,多次出色地協助市局刑偵部門偵破案件。自進所兩年多,他參加打擊重大刑事犯罪的活動40多次。每一次都奮勇爭先,參與辦案150余宗,從未出現過差錯。別人夜間休息,他卻經常在房間里繪制現場圖,整理現場照片、撰寫破案報告。

1993年4月中旬,廣東電視台《社會縱橫》欄目攝制組現場拍攝公安民警掃除“黑窩”、抓捕凶犯的情況。當時在這個題為《惠陽掃黑雷霆萬鈞》的專題節目中,彭寶林面對攝像機侃侃而談,笑容可掬,神采飛揚,言談舉止中洋溢著對公安事業的熱愛,顯露出對黑社會團伙的強烈義憤和與之戰斗到底的旺盛斗志。

彭寶林為人處事很隨和又很真誠,治安員陳敏夫家在農村,母親患病後住進醫院,彭寶林拿出200元錢硬是塞入小陳的衣袋中,對他說︰“我幫不上大忙,同事之間不可不幫忙。”治安員葉勝勇腳大費鞋,彭寶林幾次將新買的鞋抹了泥巴灰塵充作舊鞋送給了他。有一次,郵電局門口有個姓蔡的60多歲的老大娘帶著兩個小孩,從福建晉江市來淡水找她哥哥,因為沒有確切地址便哭了起來。正在執行任務的彭寶林剛好路過此地,他撥開圍觀的人群,問明情況後當即掏出200元錢讓老太太一家先住旅店,並給她留下了民政局、公安局、電視台三個單位的電話號碼和地址,讓她與這些單位聯系再作查找。蔡大娘連聲道謝,摘下手上的戒指遞給他,彭寶林擺擺手便走了。他對同伴而行的民警說︰“踫到這種事能幫就幫,大不了省吃幾頓飯罷了。”

1993年5月9日,全市清理外來人口。派出所的一個治安員在淡水美容廳檢查時,將九個無身份證的湖南籍女服務員帶回所里審查。後來美容廳經理林祥龍又拿著九位小姐的身份證上派出所解釋,原來酒店辦公室昨天上午把身份證統一收集,上交輸入電腦,直到今天上午還未還給個人。九位小姐從派出所回店後群情激昂,紛紛打點行裝準備返鄉。彭寶林和另外一名民警趕到美容廳,他們自己掏錢買了一大袋隻果、梨子、芒果表示慰問,再三向小姐們賠禮道歉。他說︰“我們工作上有失誤,希望你們能夠諒解,也希望你們留下來繼續工作,對不起!”他的誠懇態度感動了服務員,也感動了經理。

除了辦案外,彭寶林還負責轄區內特種行業的治安管理。淡水鎮是一座高速發展的新城市,外來人口的大量涌入,香港黑社會勢力的滲透,當地爛仔和境外的黑社會分子同流合污,對一些酒店、賓館、舞廳、工廠強行勒索“看場子”、“收保護費”。彭寶林每到一處,都力勸本所轄區內的旅業和娛樂業的老板們挺起腰桿,堅決不要黑社會的“保護”。為了給經理們撐腰,除了經常巡查外,他堅持做到有尋呼必到場,有情況必上門。

惠豐賓館的總經理叫吳洪閂,廣東省豐順縣人。1991年1月1日投資了500萬元裝修了這間有旅業、餐館、歌舞廳的賓館。開業伊始,先後有十多伙海南、四川和本地“爛仔”上門威逼他簽訂收取“保護費”的協議。是彭寶林多次上門為他壯膽,引導他不要理睬黑社會的糾纏。

1992年6月,永湖鎮一個“爛仔”頭因撈不到“保護費”以“釘子戳腳”為由糾集了20多名“爛仔”,對惠豐賓館人員大打出手,公然要求賠償一萬元醫療費。彭寶林趕到後,怒斥這伙“爛仔”的無恥行徑和違法行為。經他一番正義凜然的演講,大部分“爛仔”一個個溜走,剩下的“爛仔”頭束手就擒。彭寶林曾多次對惠豐賓館的員工、經理說︰“誰想看場子,先叫他找派出所,派出所決不答應!”彭寶林分管惠豐賓館治安管理10個月,賓館秩序井然、服務周到,客房天天爆滿,利潤豐厚。賓館吳老板說︰“無論我是賺錢還虧本,我都要感謝彭寶林,感謝淡水派出所帶出這麼好的兵,用客家話講,彭寶林是個有良心的警察!”一天,彭寶林攜未婚妻在二樓中餐廳吃了兩盤揚州炒飯,一碗湯,共40元錢,經理怎麼也不肯收錢,彭寶林堅持按價付款。他當時對未婚妻說︰“40元錢雖然是個小數目,我們做公安的不要讓別人看不起!”

1992年8月,一名叫“矮鬼”的香港“爛仔”,因屢次想收取怡東大酒店的“保護費”沒有得逞而惱羞成怒,他糾集一伙人到怡東酒店鬧事,打砸洗澡間,辱罵服務台小姐。劉茂松總經理立即尋呼彭寶林的BP機,他和另一同事五分鐘後到場,將全部“爛仔”召集一塊,既說理又講法,使這些人深知理虧,啞口無言,每人掏出20元賠償費後,灰溜溜的離開了。還有一次,六個“爛仔”擠住在酒店五樓的一間單人房內狂喊亂叫,不但不交住宿費,還要打小姐,又是彭寶林帶著一名治安隊員及時趕到,查房、講理、交款,很快把這伙人制得服服帖帖。同年10月,酒店辦公室被撬,彭寶林先後三次看現場,找疑點。1993年春節,酒店劉總送他一個3000元的紅包表示酬謝,彭寶林婉言拒絕,連聲說︰“搞不得,搞不得。”

淡水鎮龍騰閣酒店行政部經理駱國新對彭寶林的工作主動性贊不絕口。他說︰“有事就能來,彭寶林不簡單。有他在,我們絕不請人看場子!”1992年10月,秋長鎮的一個葉姓“爛仔”被人追打躲進酒店,推門時把價值5000元的玻璃門撞壞。他卻蠻不講理,以玻璃踫傷臉面為借口,糾集了10個“爛仔”鬧事,向酒店索要兩萬元的賠償費。彭寶林隨即趕到,將這伙“爛仔”全部帶回派出所審查處理。有一次龍騰閣酒店廚房廚師被盜錢款,彭寶林半夜三更起來看現場,第二天又來檢指紋、找痕跡,詢問可疑人。酒店很感激,留他吃午飯不肯,臨走時送他一條煙,他一再拒絕,說了聲“不好意思”便回所去了。

彭寶林秉公執法,清正廉明,兩年間共拒禮拒賄20余次,價值12000多元,充分表現了一個人民警察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高貴品質。

1993年5月19日至22日,是惠陽市召開“93’經濟技術洽談會”的日子。惠陽市公安局決定5月12日凌晨至15日上午開展統一清查行動,以便招商會的順利進行。

5月14日上午,淡水派出所黃仕輝副所長奉命帶領彭寶林、周志科、葉勝勇等人奉命清查轄區內的塘邊村一帶。9時40分,彭寶林和同志們開始清查11號出租屋。根據群眾反映,這座三層樓房的出租屋常有可疑男女日伏夜出,有作案嫌疑。

黃副所長帶領一班人在第一層清查,彭寶林領著治安隊員周志科、葉勝勇、陳敏夫三人清查二樓。當他們正逐屋檢查身份證、暫住證時,忽然樓下清查的同志喊了一聲“有炸藥”。听到喊聲,北房內正在接受檢查的香港人廖煌玉一陣驚慌,飛快地從床上枕頭下抽出一支“五四”手槍,猛地拉上膛,左手一把勒住周志科的脖子,右手拿槍緊緊頂住周的太陽穴。整個過程不到三秒鐘。其利索熟練的動作,凶相畢露的殺機,使周、陳兩位治安員猛然意識到,他們遇到黑社會的犯罪團伙,陳敏夫隨即驚呼了一聲︰“案犯有槍!”

正在南房清查的彭寶林听到驚呼後,迅速拔槍沖到大廳,只見周志科已被案犯用槍頂著腦袋出了北房,案犯的姘婦戴某也緊隨其後。

彭寶林立即喝令案犯把槍放下,狡猾的案犯把周志科當作人質,大叫大嚷要彭寶林把槍放下。面對被劫持的戰友,彭寶林知道自己不能隨意開槍,遂機警地退入南房試圖以門作掩護,找機會向歹徒撲去。

囂張的歹徒,一邊不停地嚷著“把槍放下!把槍放下!”一邊挾持著人質逼進了南房。但凶犯也是色厲內荏,不停地回頭朝樓口張望,生怕樓下的警察沖上來,就在凶犯扭頭後顧的一瞬間,彭寶林一個躍起,雄獅般地撲向凶犯。“砰”的一聲,凶殘的歹徒先行開槍,一顆罪惡的子彈穿過他的腹部,彭寶林重重地倒在地上。

就在凶犯扣動扳機射擊的一瞬間,被劫為人質的周志科突然迅猛地側過身撲向凶犯,牢牢抓住凶犯的槍管,猛地將其摔倒在地下。

彭寶林雖然倒下了,但他神智還很清醒。他深知︰歹徒手中有槍,而周志科則赤手空拳(治安隊員不佩槍),此刻戰友的生命仍然受到威脅。

殷紅的鮮血從他腹部噴涌而出,他嘴里“啊啊”地叫著,以超人的意志,果斷的決心,伸出握槍的手,朝著他頭前三米處遠的凶犯連開四槍,一槍擊中凶犯頭部,一槍擊中左肩胛,凶犯當場斃命。

這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彭寶林掌心松開槍身,雙手緊捂腹部,頓時昏迷過去。

副指導員翁振明親自駕車將彭寶林迅速送往醫院。公安局長李漢強親自組織搶救和獻血。但彭寶林最終未能醒來,下午3時10分,1 2萬CC相當于10多公斤的鮮血從他被子彈擊穿的大動脈和腎髒中滲出,回天乏術的醫生們終于未能挽救他的生命。

彭寶林犧牲後,惠州市、惠陽市先後有50多個機關、企事業單位的3000多名群眾到烈士家中慰問,人民群眾自發、自願捐助的慰問金達六萬多元。正在廣州的一位台灣同胞看到報紙後十分感動,以“台灣一讀者”的身份,托人轉交烈士親屬200元美金;香港《文匯報》的一名讀者蔡日新也將1000港幣托報社轉交烈士親屬……。

1993年8月7日,公安部發布了關于追授彭寶林“全國公安戰線一級英雄模範”稱號的命令,並頒發獎勵金一萬元;1993年8月24日廣東省人民政府追認他為烈士。9月18日,廣東省公安廳長陳紹基出席了追授大會,會上淡水派出所榮立集體二等功,獲惠陽市政府10萬元獎勵金;彭寶林的妹妹彭小英被正式批準為人民警察,分配到淡水派出所工作;另兩名協助寶林擊斃香港悍匪的治安隊員也被吸收為正式民警;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謝非親筆題詞︰學習彭寶林同志同犯罪分子作斗爭的大無畏精神,大力搞好社會治安;《寶林之歌》一書、《時代警魂》連環畫冊、《警魂》畫冊等相繼出版;惠州市還舉辦了彭寶林事跡展覽,展出一個多月,接待了近10萬名觀眾,惠陽市公安局1000多名民警捐款10萬元,為烈士鑄造了銅像;1994年11月,珠江電影制片公司和惠陽市委、市政府以彭寶林的事跡合拍的紀實性故事片《警魂》,先後獲得中宣部頒發的“五個一”工程獎,文化部頒發的“華表”政府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