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慶安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2-22 08:19

曾慶安,1972年12月8日出生于廣東省東莞市石排鎮曾屋村。父親曾玉欽是個老實的農民,母親黃秀連是位有文化、賢淑開明的農村婦女。曾慶安從小好學上進,品學兼優,初中二年級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在石龍中學讀高中成績良好。考入省電力工業學校後,學習成績在班上名列前茅,並被評為“三好學生”、“優秀共青團員”和“勞動積極分子”。

他從省電力工業學校畢業,被安排到銀行工作。當他得知市公安局招收人民警察,便毫不猶豫地辭掉優厚的銀行工作,毅然報考警察。有人問他“你為什麼要舍富求貧呢?”他不假思索地說︰“高尚的職業是不能用收入的多少來衡量的。”又有人勸他︰“當警察危險,你這是何苦呢?”他斷然回答︰“沒有警察的危險,又何來社會的安寧,我願為它奉獻終身。”

參加公安工作後,他的這種品格得到升華。他把登有佛山城區公安局楊啟泉、惠州市公安局彭寶林與犯罪分子搏斗壯烈犧牲事跡的報紙讀了一遍又一遍,並剪下來壓在辦公桌的玻璃板下,用來鞭策自己。親朋問他︰“現在犯罪分子這麼凶狠,你不怕?”他說︰“怕什麼!為了保護人民,死也值得!”正是有了這種正確的生死觀,使他在危急關頭,不避艱險,不怕流血犧牲,一身浩然正氣。曾慶安暗下決心︰當警察就要當最出色的。他借來了各種公安專業書籍,刻苦鑽研。在他的辦公桌抽屜中,堆滿了被圈劃的《治安管理》《預審業務》《刑偵常識》《法律法規選編》《公安工作概論》等專業書籍。在掌握了一定的刑偵基本知識後,他向領導表示想當一名刑警的願望。1994年3月,領導根據他的要求,把他調到刑警隊工作。曾慶安仿佛如魚得水,業務方面不懂的就向老同志請教,做到不恥下問。葉惠波是曾慶安所在反盜竊組的組長,他說,曾慶安勤奮好學,謙虛謹慎,從不以知識分子自居。法醫黃志和說,只要有重大現場,曾慶安都主動要求去,在現場同其他同志一起共同分析,公安業務知識已達到一定水平。為掌握犯罪心理,提高審訊水平,他還經常向預審股長請教。曾慶安很快就掌握了現場勘察、調查訪問和審訊等基本知識。他多次隨隊到湖南、惠陽、高州等地追捕罪犯,每次都能圓滿完成任務。

1994年4月16日,分局刑警隊接到事主左曉芹報案,其弟左建國被五名持槍歹徒綁架,去向不明。直到5月3日綁匪才來電話要左曉芹帶四萬元到惠州市贖人。刑警隊副隊長陳明輝當即帶領民警前往惠州解救人質。曾慶安主動向領導請戰,在幾分鐘內便全部武裝隨隊出發。趕到惠州後,當地公安機關介紹說,歹徒已將人質帶到陸豐縣,他們便連夜趕到陸豐縣。當獲悉綁匪又將人質綁架到海豐縣時,他們又不顧勞累,馬不停蹄地趕到海豐縣,經過14小時的斗智斗勇,終于迫使綁匪放出人質。帶隊的陳明輝副隊長說︰“曾慶安不僅主動請戰,而且在解救人質的整個過程中表現突出,功不可沒。”

1994年8月18日,曾慶安隨刑警隊到湖南嘉禾縣追捕盜搶犯,他同當地干警到達廣發鄉後,由于當地群眾懼怕歹徒報復,追捕工作很難開展,連續三個晚上都撲了空。當地干警都有些氣餒,曾慶安卻說︰“罪犯在石龍呆過一段時間,可能熟悉我們的人,我到刑警隊不久,罪犯不認識我,我與當地的同志一起打伏擊不易暴露。不抓住案犯,我們愧對父老鄉親。”曾慶安根據罪犯有時白天會出來踢足球的活動特點,于22日上午10時許,他便在罪犯可能出現的地方伏擊,終于在下午2時許將罪犯之一李物雄抓獲。經突擊審訊,當晚又將另外三名罪犯抓獲。嘉禾縣公安局的同行對此大加贊揚。返東莞途中,三人押四個罪犯,面包車又沒有冷氣,開出嘉禾縣沒多久便塞車20多個小時,為防止犯人逃跑,曾慶安總是讓其他同志休息,而他自己則在蒸籠般的車上看管犯人。

在石龍公安分局一年多的時間中,曾慶安工作能力有了很大提高,成為刑警隊中最年輕的骨干。他在工作中不怕困難,不怕疲勞,毫不計較個人得失,在他犧牲前有一段時間,被派到預審股辦案組搞清案工作。辦理的第一個案件就是石龍鎮婦孺皆知的廖祖培搶劫案。股長祝顯勛對曾慶安說︰“這個案犯很凶頑,是一個出名的‘爛仔’,民警郭慶權就是在抓他時被他打傷的,你辦案時要特別小心。”曾慶安當即回答︰“當民警就要敢于同這些爛仔斗,不然怎麼能稱一名人民警察呢?”曾慶安憑著一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牛勁”多方取證,四處調查,加班審訊,有時通宵達旦,終于及時辦結了這個案件,依法將廖祖培逮捕。

曾慶安常說,我可能干不出驚天動地的大事,但小事卻是干不完的。參警以來,他總是提前上班,沖茶倒水,打掃衛生,搞好辦公室的內務。同志家中有困難,他都熱心去幫助解決。有一天,有位同志的愛人打電話到辦公室說家里有急事,而該同志恰恰出發在外。原來她家中水管龍頭壞了,滿屋都是水。曾慶安二話沒說就趕到她家動手把水管龍頭修好,然後又幫助打掃衛生。他就是這樣一個熱心、熱情而閑不住的年輕人。他的日記中有這樣一句話︰一個人對社會、對人民奉獻越多,做人的意義就越大,價值就越高。

1994年12月25日,夾著魚腥的海風吹拂著東莞市最南端的虎門鎮。入夜,霓虹燈在雨霧中顯得格外斑斕絢麗。7時許,一輛車牌為廣東20-T1647R的中巴載著八名乘客從虎門駛出,在後排的單座上坐著一位二十出頭,身穿便裝,臉露英氣,充滿青春氣息的年輕人。他就是東莞市公安局石龍分局民警曾慶安。這天,他休假到虎門參加同學聚會後正趕回分局值班。中巴到了人民大道皇宮酒店門前,一身穿灰白色夾克、年近30歲的瘦高個,與一著紅色上衣、年約二十七八、相貌凶悍的國字臉男子先後躍上車來,坐到最後排的位置上。中巴在瀝瀝的細雨中駛上了107國道,爬上了虎門分離山坳,向著東莞厚街方向行駛。

分離山是外地進入虎門的重要隘口,兩邊山頭像雙手環抱,山頂上還隱約可見昔日虎門人民抗擊外來侵略用作防御工事的斷壁殘垣。車漸漸駛入群山靜寂、人車稀少的馬金山養殖場路段,多數乘客隨著悠悠晃晃進入朦朧夢鄉,誰也沒有料到一場災禍即將來臨。突然,坐在車子後排的瘦高個和國字臉男子同時站了起來,在昏暗的車內,他們露出猙獰面目,分別亮出尖刀和小口徑手槍凶神惡煞般大呼︰“打劫!”車內驟然混亂。曾慶安心頭一緊,馬上意識到車上乘客生命財產的安全將受到嚴重威脅。沒等乘客反應過來,那名穿灰白色夾克的歹徒已竄向前排座位用尖刀頂住一名港客的頸部喝道︰“拿出錢來!”另一名穿紅色上衣的歹徒也拿著小口徑手槍向曾慶安等人撲來,並大聲嚎叫︰“錢!錢!拿出錢來!”面對刀槍在手的凶惡歹徒,曾慶安毫不猶豫地舉槍猛然喝道︰“我是警察,不準動!”並果斷地向迎面撲來的持槍歹徒射擊。“砰!砰!”兩聲槍響,憤怒的子彈擊中了歹徒的胸部和手臂,歹徒的手槍被擊落在地上。由于車廂狹窄,不能誤傷群眾,曾慶安難以找到再開槍的機會。但凶悍的歹徒一手按住出血的傷口一邊高呼同伙“快……過來幫我……”並瘋狂撲向曾慶安。另一歹徒沖過來向曾慶安舉刀就刺,曾慶安被中槍的歹徒緊緊纏住,他怒目睜圓,與兩名高大凶狠的歹徒展開了殊死搏斗。曾慶安的腹部著了一刀,痛徹肺腑,但他仍頑強地與企圖搶奪他手槍的兩名歹徒奮力搏擊,歹徒見不能制服曾慶安,又連續揮刀向曾的腹部猛刺九刀,曾慶安的滿腔熱血流淌在車廂內,但他心里明白,槍,無論如何也不能落入歹徒之手,他用雙手緊緊握住槍把。無奈,身負重傷的他漸漸力氣不支,雙手仍像鐵鉗般把手槍鉗得緊緊的。歹徒慢慢地把槍口扳向曾慶安的下齶,用力壓發了扳機,曾慶安頭部不幸中彈倒在血泊中……

英雄的鮮血染紅了車廂,染紅了分離山,為了社會的安寧,人間的正義,曾慶安以他22歲的熱血和生命,在林則徐抗擊英國侵略者的英雄土地上,樹起了一座人民警察愛人民的不朽豐碑,譜寫了下一首人民警察忠于職守的壯麗篇章!他的壯烈犧牲激發了公安干警除惡滅罪的決心。當晚,在馬金山養殖場員工的大力協助下,不到兩小時便將歹徒張小玲抓獲。從歹徒身上,繳獲歹徒自制小口徑手槍一支。

曾慶安犧牲後,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廣東省委書記謝非批示︰“應表彰其先進事跡。”省公安廳廳長陳紹基前往曾家慰問英雄的父母,稱贊他們為人民養育了一個英雄的兒子。省公安廳迅速作出了向曾慶安同志學習的決定,並授予他“廣東省人民警察標兵”稱號;1994年12月31日,共青團東莞市委授予曾慶安“模範共青團員”稱號;1995年1月26日,省人民政府追認曾慶安為革命烈士;1995年3月3日,公安部授予曾慶安“二級英雄模範”稱號;1995年11月20日,曾慶安烈士的母親黃秀連被公安部邀請上北京參加全國見義勇為表彰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