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福興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2-22 08:19

曾福興,1951年4月29日出生于四川省平武縣。1971年5月參加工作,1974年4月從平武縣平驛鐵廠選調到平武縣公安局工作,197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83年任平武縣公安局刑警隊副政治指導員,1985年任政治指導員,1989年2月任副局級偵查員,同時任局黨總支委員,1993年1月被授予“三級警督”警銜。

做公安工作經常處在艱苦與危險中,在關鍵時刻,危難之中,曾福興總是身先士卒,挺身而出。1980年12月,木座藏族鄉境內一座懸崖下發現一具尸體。當時根據現場和尸體檢驗報告,初步斷定為失足摔死。曾福興隨同志們到達現場後,他主動請求攀著樹藤,沿懸崖勘察,結果在懸崖中部一把茅草上發現了一滴血,引起干警的注意,經過偵查很快查到了罪犯,成功地破獲了這起凶殺案。

1981年的一天,曾福興與另一位民警到平通鄉益泉村去審查一個窩贓犯罪分子。罪犯窮凶極惡地操起一把鋤頭突然向走在他前面的民警腦袋砸來,曾福興眼疾手快,一下沖上去奪下鋤頭,制服了凶犯。

1984年10月的一天,一個重大盜竊犯罪分子在被押到平武北山公署追贓物時,趁機穿林逃跑,誤入懸崖落在樹杈上卡住了。曾福興不顧個人安危,急忙下去解救,差點滑到百余米高的懸崖下。罪犯救起來了,同志們都為他捏了一把冷汗。

1989年7月23日晚,平武全縣境內遭洪水襲擊,幾名偵查員在執行任務中被洪水圍困,隨時都有被洪水沖走的危險。在高村鄉執行任務的曾福興得知這一情況後,冒著傾盆大雨,驅車40公里回局匯報,冒著生命危險救出了戰友。

1991年6月,古城鄉枇杷樹發生一起殺人案,罪犯將尸體拋在懸岩雜草叢中。當時正值盛夏,尸體已高度腐爛,岩高坡陡,非常危險。曾福興堅持把戰友推到後面,自己讓戰友拉住衣服角,倒臥懸崖邊進行現場勘察,村民和戰友都十分感動。

作為指導員,曾福興處處關心著干警的工作、學習和生活。隊里干警生病、妻子生小孩,他都要去慰問。1990年3月,曾福興出差剛回縣公安局,听說偵查員劉斌因公受傷住院了,他顧不上洗臉、吃飯,放下行李就與愛人一同去看望。刑警隊的干警外出偵破案件,一時回不了家,他總是把干警的去向告訴其親屬,使他們放心,遇到家中有困難的更是積極幫助解決。

1990年4月,經組織多方聯系,為曾福興的愛人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當曾福興了解到局里另一位民警的愛人也無工作時,他就主動相讓了。

1992年7月,民警張段華要到外地學習,其丈夫是局里警車駕駛員,也要送干警下鄉辦案,無人照顧小孩。曾福興就把他們的小孩接到自己家里,吃住半個月,比照顧自己的孩子還要周到。

刑警隊的年輕干警多,由于長期高度緊張的工作,有了家庭實際問題,使有的干警思想產生了波動。他及時發現苗頭,主動找他們談心,盡最大努力幫助解決實際困難,使他們放下包袱,輕裝前進。青年民警史黎明一度因入黨問題思想不通,曾福興就與他一起學習《黨章》幫助提高認識,使小史很快解開了思想疙瘩,更加勤奮地工作。

曾福興的妻子患有風濕性心髒病,一雙兒女在校讀書,需要更多的關心照料,但曾福興總是把工作置于夫妻情、兒女愛之上。1992年12月,曾福興12歲的女兒患重感冒,高燒住院,綿陽市公安局在這時通知他去匯報一件特大殺人案的偵查辦理情況。同志們勸他留下照顧女兒,他說︰“這案子是我在負責,案情重大,我比你們熟悉案件情況。”

長期緊張地工作,超負荷運轉,致使曾福興積勞成疾,腰椎骨陳舊性損傷、風濕性關節炎、頑固性神經衰弱、萎縮性胃炎等九種病魔緊緊纏繞著他。特別是腰椎骨陳舊性損傷久治不愈,經常使他難以直起腰來,遇到坐車顛簸更加疼痛難忍。因常年駕駛摩托車而落下的雙膝風濕性關節炎,使他舉步維艱,就連炎熱的夏天也得穿著毛褲上班。數九寒天,一般的護膝不管用,就用棉褲改制成護膝。

1992年6月曾福興病倒了,領導下“命令”,同志們強行把他送進縣醫院。醫生會診後,要他安心治療六個月。而他只住了幾天,病情稍有好轉,就常常溜到刑警隊上班。同志們生氣地責備他,他卻說︰“我這是老毛病了,躺在醫院里難受得很。”

1993年3月4日晨,平武縣公安局接報壩子鄉發生一起報復殺人案。案犯陳孔文對原白鴨鄉鄉長蒲義全三年前對他的批評教育耿耿于懷,多次伺機報復,未能得逞。1993年3月3日晚8時,白鴨場鎮突然停電,案犯陳孔文趁黑潛入蒲的家中企圖殺害蒲義全,因蒲當時上街買蠟燭不在家,陳便對蒲的妻子下了毒手,連砍了14刀後逃跑。

3月4日,縣里正在召開全縣人代會和政協會,陳犯將事先準備的兩顆手榴彈隱藏在腰間,擰去保險蓋,將兩個拉火環用毛線捆在一起,企圖進城制造更大更嚴重的事端。

上午,曾福興率領余興海、焦雲生等四名刑警隊刑偵干警和兩名鄉治安干部,到壩子鄉白鴨辦事處偵查辦理這起報復殺人案件。

下午3點40分,步行至距壩子鄉政府八公里的樹家村柴梨子灣時,迎面走來一個身穿草綠色舊軍裝的青年人。由于這青年的體貌與受害人所提供的嫌疑人特征差異明顯,因此沒有引起懷疑。就在擦肩而過的時候,走在後面的刑警隊干警張段華發現了該青年衣服上有少量類似血跡的污斑,便將情況告訴了曾福興。曾福興立即叫該青年站住,與其他的同志一道上前盤問。盤問中,該青年言語支吾、答非所問、形跡可疑,曾福興便示意偵查員余興海上前搜身。這時,四名干警與兩名鄉治安干部排成弧形將嫌疑人圍住,距嫌疑人最近的0.5米,最遠的也只有3.7米。余興海從背後剛用雙手觸及嫌疑人身體時,只听嫌疑人一聲大喊“老子拉了”,就見嫌疑人腹部冒出一股白煙,並伴有“絲絲”的響聲,余興海立即將嫌疑人抱住。在這千鈞一發之際,距嫌疑人1.5米處的曾福興大喊一聲“閃開!”便一個箭步沖上去,用肩膀將余興海撞倒在路坎下的麥地里。在死死地迎面抱住罪犯往地下按的同時,曾福興將案犯與自己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轉向,把爆炸物朝著無人的方向。隨著“轟!轟!”兩聲巨響,案犯當場炸死,曾福興被炸傷28處,倒在血泊之中,余興海、焦雲生的手臂也被炸傷。當戰友們跑去抱住曾福興時,他用微弱的聲音叮囑說︰“注意罪犯……”因他的腹股動脈血管被炸斷,造成開放性大出血,在送往九七醫院途中壯烈犧牲,時年42歲。

1993年3月公安部授予曾福興“全國公安戰線二級英模”稱號。1993年5月12日四川省人民政府批準曾福興為革命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