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波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2-22 08:22

“千里嘉陵第一壩”馬回電站攔河壩

韓波,1960年6月出生在四川省內江市一個革命軍人家庭。父母都是中共黨員。他在內江第十三、第二小學和第二中學分別讀完小學和中學。

1978年12月,韓波從內江市市中區應征入伍,成為沈陽軍區某工兵倉庫的一名新戰士。這個哺育雷鋒成長的沈陽軍區部隊,使他從小立志學習雷鋒、實踐雷鋒精神的思想進一步得到升華,從普通戰士提升為排長、技術員、助理員、連長、指導員,四次立功受獎,1983年1月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北方惡劣的氣候和艱苦生活環境,對南方人無疑是一種嚴峻考驗。韓波把這看成是磨煉意志的大好時機,髒活累活搶著干、風里雨里一身泥,為戰友洗衣服,端病號飯,幫助家庭困難的同志。韓波不圖名、不圖利,大公無私,不計較個人得失。

一次,部隊交給韓波負責營房維修任務,許多群眾提著雞蛋等物品找他要承包,想從中撈點好處,韓波拒收禮品,積極維護部隊利益,堅決按規定辦。他的母親講了這樣一件事︰“1990年7月,我分了一套新房,沒有灶台和水缸。韓波回到家里,對我說︰‘媽,這個任務交給我吧。’我本以為兒子會喊幾個戰士幫忙,不料他卻用星期天頂著酷暑,自己到河灘挑沙子,用板車拉水泥、磚頭。看著他汗流浹背的身影,我心痛得暗暗擦眼淚。”是啊!按說韓波是車管助理員,自己不但管車,還會開車,拉一下材料,喊幾個戰士幫忙也是可以的,但他寧願自己累一點,也不佔公家的便宜,耽誤戰士休息。

一次,一個戰友找到韓波,開門見山地說︰“許多一同入伍的戰友,有人回家成了富翁,有人當上了經理、廠長,你韓波還是一個副連級,還要在部隊圖什麼?再說,現在有錢就有一切,趁你年輕快點轉業吧!”韓波對他微微一笑說︰“人各有志,盡管現在有的人不理解軍人,但國門總得要人守啊!”

韓波十分注意自我思想改造和學習,提高政治覺悟,增強防腐能力,經常利用休息時間學習馬列著作、政治理論,無論當戰士、駕駛員,還是當干部,他總是像雷鋒那樣用“釘子”精神學習,先後寫了17萬多字的讀書筆記。1989年春夏之交,首都北京發生動亂並波及全國各地,社會上掀起了“社會主義失敗論”的惡浪,韓波卻理直氣壯地給戰友講︰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在動亂期間,他一邊給戰士們宣傳當前的政策,一邊加崗加哨、親自站崗巡邏,以防壞人的破壞,表現出一個共產黨員的高度政治覺悟,部隊黨委給他記了三等功。

“他像一團火,溫暖眾人心;他像一支蠟燭,點燃自己,照亮別人。他把整個愛都傾注在戰士、連隊建設上。”這是干部戰士對韓波的評價。

戰士張仕平因一時受不了失戀的打擊,患了精神分裂癥住進了醫院。韓波幾次自己掏錢買了罐頭、水果、糕點,到醫院看望、開導、幫助他,終于把小張從精神崩潰的邊緣拯救過來,使他重新揚起生活的風帆。戰士鄧世松患了皮膚病,韓波知道後,為他查訪名醫,帶他到地方醫院治療,並主動掏錢讓他治療,使病情很快好轉。類似這樣關心愛護戰士的事例舉不勝舉。

韓波對下屬關懷備至、慷慨解囊,自己卻艱苦樸素。在他的遺物中︰一雙爛了五個洞的襪子,一雙張了口的皮鞋,一床幼兒園時媽媽送的毯子,一個發黃的針線包……戰士們都說,韓波沒有一件高檔的衣服,一件舊西裝還是結婚時買的;連一塊手表都沒有,一直用著一塊跑表。韓波的妻子看不下去了,逼著他到商場里選了一件衣服,衣服都試好了,他卻猶豫了︰“還是等兩天再來買吧……”妻子的願望直到他犧牲也未實現。

韓波調動的工作單位多,但調到哪里,他就把溫暖帶到哪里,愛連隊勝過愛自己的家。1990年4月26日,韓波的岳父為外孫周歲定了三桌生日宴,久等不見韓波回來。而此時,韓波正帶領幾個戰士翻修連隊豬圈,他跳進豬圈一干就是三個多小時,滿臉滿身都是豬糞,逗得戰士捧腹大笑。對自己的家,韓波確實欠得太多。10月25日,他所在部隊接受了趕赴蓬安支援地方建設的任務,臨出發的前一天他才請了三個小時的假,回到岳父家與妻兒話別。臨走時,年僅1歲多的兒子冬冬突然哭喊著︰“爸爸,爸爸……”舍不得讓爸爸走。由于時間緊,他未能見到母親一面,誰想到,這一走竟是生離死別。

在蓬安縣境內嘉陵江干流上的馬回電站,是四川省“七五”重點工程。電站的建成將緩解川北用電緊張狀況,對促進經濟和社會發展,舉足輕重。然而,在施工的緊要關頭,過江運輸遇到嚴重困難。為支援川北革命老區、“三總”(朱德、陳毅、羅瑞卿)故鄉的經濟發展,韓波所在連隊奉命于1990年11月1日奔赴電站工地,在攔河壩江面架起120米長的雙車道舟橋,為電站第四個枯水期大壩圍 合攏,保證第二年5月並網發電,解了燃眉之急。

11月16日0點35分,寒風輕拂,馬回電站攔河大壩圍 合攏後,江面由400余米縮窄為200多米,嘉陵江上游甘肅境內的白龍江水電站開閘放水,致使水位猛漲1.4米,流量由原來的每秒300立方米陡增至每秒500多立方米,流速高達每秒3.5米。17日16時,原來用于施工運輸的民用浮橋一號駁船也被沖沉,整個橋的軸心線下移,直接威脅下游17米處另一座價值500多萬元的部隊舟橋和50米處的大壩閘墩,情況十分緊急。17時40分,正在援建馬回電站的某部舟橋營奉命撤除舟橋。到當晚23時左右已安全撤除橋底部分,由于夜色昏暗水急浪大,八個下錨未能起錨。

18日8時30分,電站指揮部開會研究舟橋轉場事宜,一連根據營長安排,由指導員韓波帶領一名排長和五名水性好的戰士繼續執行起錨任務。8時50分,韓波率領排長章勇,汽艇駕駛員王樹清、副駕駛李家虎,戰士張仕平、唐波、趙紅星乘汽艇執行起錨作業。作業點急流翻滾、江水奔騰,起錨難度大。一個75公斤的鐵錨加上急流的反沖力,重量不知增加了多少倍,幾次均未拉出水面。他們便把鐵錨固定在汽艇右邊後弦,將鐵錨繩子一端甩向岸邊的門橋上固定,這時一股急流涌來,把汽艇頭向右打偏120度並迅速下滑,當艇頭觸及大壩閘墩上時,錨繩張緊,致使汽艇失去平衡,橫著向上游方向傾覆。七名官兵全部落水,韓波等五名官兵被汽艇倒扣在水中。韓波、章勇二人先後鑽出水面,爬上露在水面的汽艇底部。初冬的江水,寒氣透骨,他們奮力分別將張仕平、唐波拉上汽艇。韓波被凍得渾身發顫,但他想到,駕駛員王樹清還扣在汽艇下的駕駛艙內,便呼喚著王樹清的名字,不顧一切地撲向駕駛艙所在的船頭。韓波左手緊緊地握住溜光的船沿,右手奮力將露出水面的一角帆布扯開,把在漆黑一團的艙內被汽油和水嗆得奄奄一息的王樹清猛力拉出。此時,一個惡浪打來,艇體傾斜,船內進水,汽艇急劇下沉,五人再次落入水中被急流沖散。一塊長1.32米、寬0.2米的木板從汽艇中浮出,漂到韓波身邊。抓住木板,就抓住了生的希望,在這生死關頭,他明知自己水性較差,卻毅然把木板推給在水中掙扎的王樹清。王樹清得救了,其他落水的同志也相繼被趕來的沖鋒舟和漁民的小舢板救起。而韓波卻被無情的江流吞沒,用自己的生命譜寫了一曲閃爍著共產主義思想光芒的頌歌。

韓波的英雄事跡在川北老區引起強烈反響,人們敬慕和傳頌著他的英雄事跡。1991年11月,成都軍區政治部追認韓波為革命烈士,並授予他“模範政治指導員”稱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