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繼良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2-23 08:13

夏繼良,1946年生于浙江省桐廬縣合村鄉合村一戶農民家庭。

樸實善良,正直無私的夏繼良,1982年被鄉里招聘為一名專職土地管理員。他上任後,刻苦鑽研土地管理知識。在縣土管城建培訓班上,別人休息時,他仍在那里看書、整理筆記、抄錄土地管理有關法規和條例。然而,他並沒有滿足這些書本知識。學習一結束,夏繼良就深入實際,調查研究,足跡踏遍了全鄉的每一個角落,在不長的時間里,積累了全鄉12個行政村1500多農戶的住房和土地使用狀況的第一手資料。

理論與實踐的結合,使夏繼良在實際工作中的業務能力提高得很快。1983年,鄉政府下達了編制“合村鄉中心村規劃圖”的任務,他立即與當地干部一起,認真研究,精心規劃,加班加點。幾個月後,一張“合村鄉中心村規劃圖”經鄉、縣兩級政府批準實施。從此,合村鄉有了第一張規劃藍圖,全鄉建設用地審批有了比較科學的依據。

土地管理工作十分繁重,夏繼良一心撲在土管崗位上,編制了土地資源開發規劃,積極爭取資金,開發造田。每個季度,他寫出全鄉土地管理工作總結,向鄉領導匯報。在農戶建設上,他堅持實地踏勘放樣,嚴格按照“兩定一公開”的審批制度,認真把好批前、批中和批後三關。他在合村鄉共經手辦理審批和報批建設用地994戶,面積75 98畝,沒有一戶出差錯。夏繼良成了土管工作的排頭兵,先後三次被評為縣級先進工作者,合村鄉土管工作一直是走在全縣的前例。1986年6月,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年終,鄉政府又把專管員中唯一的一等獎授予他。

1989年,農村集體土地非農業建設用地開展申報登記工作,在調查丈量中,他親自上門,不放過一戶人家,不漏掉一分土地。為弄清大溪村一農戶的宅基地,他獨自跑了十幾里的山路。就這樣,他負責的合村鄉申報登記工作成為全縣工作進度快、質量好的鄉鎮之一。

“十分珍惜和合理利用每寸土地,切實保護耕地。”夏繼良把這項基本國策牢記在心。

夏繼良任土管員近八年,共查處違法用地大小案件100多起,面積1000多平方米,有效制止了亂佔濫用土地的歪風。他因秉公執法,也得罪了不少人。

1989年5月,合村鄉極少數人煽動一些不明真相的群眾,聯名向上級有關部門寫信,反映夏繼良和鄉政府亂佔良田與買賣土地等,妄圖搞垮、轟走夏繼良。

夏繼良沒有因此而消極、退縮,說︰“越是有人要告我,我越要把工作做好”。他堅信黨和上級會澄清事實。

身正不怕影斜。果真,經組織查實,純屬誣告。1989年7月令夏繼良難忘,他被評為農民土地管理助理技師,成了合村鄉第一位有職稱的農民技術人員。

幾年來夏繼良共拒收、退還錢物37次,價值2000多元。

1989年9月23日,合強村村民何玉貴在生產組長的唆使下,強佔村民陳建民的牛欄宅基地建豬舍,雙方引起激烈爭吵,一時劍拔弩張相持不下。

正在合強村忙于土地申報登記工作的夏繼良,接到村民報告後,拔腿就趕往現場。

“最近不斷有人放出空氣,沒有告倒你就想打倒你,你還是暫時不要去的好。”夏繼良的妻子擔憂地跑上來攔住他。

“你放心,我把土地管理法講給他們听,沒事的。”他三言兩語勸妻子回了家。

此時,村民何玉貴和陳建民已是火氣正旺,雙方拉拉扯扯,斗毆事態一觸即發。夏繼良見狀,立即喝令道︰“住手!”一下子,雙方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夏繼良的身上。

“強佔他人地基,未批先建是違法行為,必須立即停止施工!”夏繼良向何玉貴嚴肅指出。

夏繼良哪里知道,早對他有宿怨的何玉貴,此時要把怒氣發泄到他身上。那是1988年4月,何家經批準建房,後又借故提出變更建戶地址,因不符合村鎮規劃而未被批準,何家總認為是夏繼良攪了他的好事。今天,夏繼良又來阻止他佔地建豬舍,更是惱羞成怒。

“你少管閑事。”站在現場的何玉貴之妻余金花竟然操起一把約五公斤重的築泥牆用的大夯錘猛擊夏繼良的頭部。夏繼良當場昏迷休克。

令人惋惜的是,次日中午11時24分,夏繼良終因顱腦受傷,永遠閉上了雙眼,永遠離開了這片他熱愛的土地。

夏繼良走了。噩耗傳來,人們為失去一個好黨員、好干部而萬分悲痛和惋惜。他走的那麼早、那麼快,但他的名字就像長流不息的富春江水一樣源源流在合村鄉村民的心田里,他的“土地衛士”的光輝形象永遠成為土管戰線的一塊豐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