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廣平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2-23 08:22

歐陽廣平,1974年11月出生于湖南省衡陽縣金溪鎮兩冬村。1982年,歐陽廣平入小學讀書。

1992年3月,歐陽廣平初中畢業,不久便被招工到衡陽縣郵電局當了一名外線工。在短短的一年零八個月工作中,他通過勤學苦練,成為同行中出類拔萃的技術尖子,先後三次被評為先進生產者。

1993年5月,洪水肆虐瀟湘大地。歐陽廣平所在的工程隊為了搶時間,決定冒著洪水架線。當他們架線至洪市鎮時,被一條50米寬的河攔住了去路。工程隊領導決定派人借助一條鋼索滑到河的對岸,把線架起來。眼望奔騰的河水,長長的鋼索,大家面面相覷。見此情景,歐陽廣平不容分說,把幾十斤重的掛鉤和器材往肩上一背︰“我先上!”歐陽廣平以驚人的膽略和毅力,到達了河對岸,為這次架線掃清了“攔路虎”,圓滿完成了任務。

郵電局在當時稱得上是個熱門單位,由于行業自身的優越性,所以在郵電部門曾一度存在著嚴重的行業不正之風。歐陽廣平對此深惡痛絕,無論何時何地任何情況下,他都未利用工作之便索、拿、卡、要,即使客戶真誠相邀相送,他也予以拒絕,保持自身的清廉。

歐陽廣平從事的是外線工作,赴外施工多,與城鄉群眾打交道的機會也多,常常會遇到一些摩擦、糾紛。每當出現這種情況,歐陽廣平總是主張以理服人,平心靜氣地給群眾講道理,保證工程的順利進行。有一次,工程隊施工架線到一個村莊,因故與當地群眾發生利益之爭,雙方劍拔弩張,大有一觸即發之勢。就在這個節骨眼上,小小年紀的歐陽廣平站了出來。他首先勸阻工程隊的同志不要沖動。然後,又冒著被訓斥甚至挨打的風險,轉身來到正在火頭上的農民之間調解。經過歐陽廣平一番苦口婆心的解釋勸說,農民們的氣消了,一直緊攥的拳頭松開了。一位年歲稍大的農民拍拍歐陽廣平的肩膀,對大家說︰“這伢子人雖小,可說的話卻在理呀!”

歐陽廣平參加工作後,每月連工資加補助將近500元,但他從不亂花一分錢。不過,他又不是一個“摳”門兒的人,更懂得錢該如何用,怎麼花。有一次歐陽廣平破天荒地開口向姐姐要錢,又不說清原因。姐姐不解地問︰“你剛發工資,怎麼就沒錢了呢?”她擔心弟弟跟人學著亂花錢,就拒絕了他的要求。後來才知道,原來歐陽廣平在一個工地施工時,住在一位老鄉家,得知老鄉的小孩正生病,家庭經濟困難,便把身上的錢全部給了那位老鄉。

1993年征兵工作開始,歐陽廣平主動報名參軍。

經過三個多月的新兵訓練,全連70多名新兵,他的訓練成績始終名列前茅。1994年春節前後,新兵訓練結束。歐陽廣平要求組織將他分到工作十分辛苦的柳河場站通信連外線班。就這樣,歐陽廣平成了一名光榮的通信戰士。

歐陽廣平常說︰“要麼不當兵,當兵就要當個好兵。”為了提高業務技術水平,他用自己積攢的津貼費,購買了《電子基礎》《電工學》《電話學》《通信線路教材》《電纜技術》等10多種專業理論書籍,課余見縫插針,有空就學。為練硬基本功,他在零下30°C的室外徒手練接線。有時手被鐵絲沾住,拉下了一道道血口子,他用布一纏繼續練習。連隊訓練器材短缺,實際操作只能在執行任務中進行,所以每次檢修線路,歐陽廣平都不放過機會,班里四個人,其他三人輪流外出檢修線路,唯獨他次次不落,而且每次都爭著上桿。功夫不負苦心人,歐陽廣平的業務技術提高很快,分到通信連一個月,就具備了獨立工作能力。外線工作有時一天要走上百里路,需要有一個強健的體魄,從小就熱愛體育運動的歐陽廣平,雖然入伍前曾多次在市、縣獲得跑步、跳高比賽好名次,但為適應工作需要,他仍然不間斷地強化訓練,堅持跑步、打球、練單雙杠,還用廢棄的電纜鉛自制了一對啞鈴,規定自己每天舉50次,每晚臨睡前做50個俯臥撐。特別是為了訓練徒手攀登線桿,幾個月間就磨破了四雙膠鞋,他甚至連吃飯站隊前那幾分鐘時間都不放過,也要爬上爬下練幾次。通過刻苦訓練,近10米高的電線桿,他八秒鐘就能爬上去,創下了該場站歷年新兵爬桿最快的紀錄。分到通信連剛半年,他就在全站崗位練兵大比武中奪得通信外線專業第一名。

歐陽廣平對待工作始終保持著火一樣的激情,好像渾身有使不完的勁,而關心愛護戰友同樣真摯細膩,體貼入微。1994年8月,戰友謝文病倒了,歐陽廣平主動承擔起護理工作,每天為他打水、喂飯、送藥。為給謝文補養身體,他還自己掏錢買來麥乳精、水果和雞蛋等。為他人能想到的都想到了,能做到的都做到了,而他自己卻一直十分儉樸,從不亂花一分錢。他的一條短褲破了兩個洞也舍不得扔掉。歐陽廣平不僅自己節儉,還常常勸導身邊的戰友要艱苦樸素,同班戰友汪宏偉外出學習前,叮囑歐陽廣平把他家寄來的1000元錢寄到他學習地點,但他遲遲沒有收到。三個月後他學習結束回到連隊,歐陽廣平遞給他一張1000元的存折。原來歐陽廣平擔心小汪到了大城市亂花錢,便將匯款存進了銀行。

通信連的官兵都知道歐陽廣平有一股迎難而上的勁頭,苦活、累活、險活,他總是搶在別人的前面。1995年剛開春,外線分隊一行七人換季檢修線路,途中要經過一條10多米寬沒膝蓋深的河。當時河水剛剛化凍,寒冷刺骨。歐陽廣平自告奮勇,最先下河試水深。腳剛一接觸河水,立刻被凍麻木了。他趕緊回頭對戰友們說︰“水太涼,你們都別下水了,我背你們過河,否則大家腳凍僵了,誰也爬不了桿,沒法完成任務。”上岸後,歐陽廣平不容分說,首先背起班長謝廣過河,連背兩人後,他凍得走路都直打晃。代理分隊長秦樹利實在不忍心讓他背,趕忙走過來為歐陽廣平揉腳。恰在這時,過來一輛牛車,熱心的老鄉心疼歐陽廣平和他的戰友們,就用車把其他三名戰士送過了河。

1995年7月29日至31日,吉林省柳河地區連降暴雨,出現百年罕見的特大洪澇災害。突如其來的暴雨造成山洪暴發,沖毀了村莊和房屋,殃及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也對軍營和軍用機場設施構成了嚴重的威脅。

7月30日凌晨6點,柳河場站通信連首先接到抗洪護營命令,官兵們立即出動。當時歐陽廣平被安排在連隊值班,但他主動找領導請戰,要求參加抗洪搶險。他對連隊干部說︰“我身體素質好,還是讓我去吧,什麼重活累活我都能頂得住。”得到批準後,歐陽廣平馬上跑步趕到軍營門口。這時洪水已涌進營院,漲到齊腰深,並將一塊田地里的雜木、樹枝和豆角架沖積在一起,擋住了洪水的去路,導致洪水不停地上漲。排水刻不容緩!歐陽廣平見到這種情況,毫不猶豫地第一個跳下水,揮動雙臂左右開弓,在齊胸深的水中奮戰了一個多小時,將雜木、樹枝清理干淨,疏通了排水道。這時雖然洪水稍有回落,但洪流仍在不停地沖擊著房基,歐陽廣平所在班奉命築沙袋牆保護房基。當時大家已是十分疲憊,抬沙袋都是兩人抬一袋,可歐陽廣平卻憑著自己過人的體力,咬緊牙關堅持一人背一袋。100多斤的沙袋把肩膀磨紅了,他就改用雙手抱著走,後來實在抱不動了,他只好拖著沙袋在水里一步一步退著走。連隊干部幾次安排人替換他回去吃飯,他都不肯,一次次把機會讓給其他同志。現場指揮的場站政委趙飛燕看到戰士們一個個凍得臉龐發青,嘴唇發紫,便讓人買來兩瓶白酒為大家御寒,可酒瓶幾次傳到歐陽廣平手里,他都轉手讓給別人,直到大家都喝過了,他才喝一口;就這樣,歐陽廣平一個人從50多米遠處背了20多個沙袋,和戰友們戰斗到中午1點多鐘,直到控制了水勢,護住了營房,他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連隊。這時的歐陽廣平,真想伸展四肢往床鋪上一躺,哪怕只小憩一會兒。可他衣服沒來得及換,飯沒顧得上吃,連隊又接到搶救營院高壓輸電線桿的任務。

由于高壓變電器電桿護體被洪水沖走,變得搖搖欲墜,如果電桿被沖倒,不僅會造成整個營區和機場全部斷電,而且還將危及官兵的生命安全。當時洪流很急,100多斤重的沙袋扔進洪水中,轉眼就會不見蹤影。眼看著一個個沙袋扔下去絲毫不起作用,歐陽廣平心急如焚,他找到指導員王喜棟說︰“讓我先下水想法把沙袋固定住,如果沒危險,大家再下來。”說完,他找來一根木棍,請岸上的同志拽著,搖搖晃晃一步步試探著走進洪流中,勇敢地當起探險人。見歐陽廣平在洪流中穩穩地站住了,戰士唐義峰、劉文剛緊跟著也下了水,三個人手挽著手組成人牆,岸上的同志一袋一袋遞過沙袋,他們一袋一袋在水中壘好,並用身體死死頂住。一直到下午5點多鐘,高壓線桿終于保住了。至此,歐陽廣平已連續奮戰了10多個小時,飯卻沒顧上吃一口。

7月31日7時30分,因為通信線路被洪水沖斷,部隊與上級失去聯系,歐陽廣平和兩名戰士奉命檢修線路。行進途中,他看到兩名同行的戰友連續抗洪搶險十分疲勞,就把這兩名戰友用的腳扣、銅線、被復線等30多斤重的工具,一股腦兒全背在自己的肩上。其實,30日他在洪水里泡了一天,已經患了感冒,沒走多遠就全身冒虛汗,但他半點沒有聲張,堅持走在最前面。當走到距營區六公里遠時,他們三人分成兩組,歐陽廣平帶領戰士汪宏偉往三源浦方向查線。山洪過後,山路很滑,汪宏偉不慎摔倒,扭傷右腳,行走困難,于是歐陽廣平一面連背帶扶和汪宏偉一起艱難地往前走,一面檢修線路,翻了座山頭,走了三公里多山路,排除了四個故障,圓滿完成了這段路的檢修任務。接著,他又和前來接應的同志查尋檢修完另一個方向的12公里線路,下午1點多鐘才回到連隊。

特大山洪使部隊通信設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破壞,柳河至沈陽、長春、東豐、三源浦共五條長途通信線路全部中斷,上級命令立即搶修,盡快恢復通信。歐陽廣平剛吃完午飯,連長又集合官兵出發搶修線路。到達目的地後,歐陽廣平和大家一起在沒膝蓋的爛泥中挖坑、抬桿、立桿,膠鞋陷在泥里,他就光著腳,腳被亂石劃破流血也全然不顧。到傍晚5點鐘的時候,已豎起了六根電線桿。當時現場架線專業人員只有三人,歐陽廣平自告奮勇一個人承擔了五根線桿300米電話線的架線任務。

第三天,就是1995年“八一”建軍節,部隊沒有休息。7點40分,歐陽廣平和戰友們在通信營工程師王伯讓、連長張孚明的帶領下,驅車前往東豐方向搶修線路。車行至15公里遠的一條河邊,發現橋已被洪水沖斷,無法通行,歐陽廣平縱身跳下車,向連長提出自己下河試水深。獲準後,他卷起褲腿就下了河,又一次當起探險人。然後越走越深,實在無法通過,連長只好決定先改道搶修其他線路。

9點40分,他們來到柳河縣城關伊通河畔陳家村,發現有12根電桿被洪水沖倒,連長便組織大家從淤泥里挖線桿。驕陽似火,烤得人喘不過氣來,歐陽廣平索性把衣服和鞋子都脫了,甩開膀子干了起來,腳被石塊扎出了血,手上磨出血泡,也不肯歇歇手,一干就是三個多小時。午飯臨時在一位老鄉家吃,歐陽廣平又不辭辛苦,利用飯前間隙,到500米遠的壓水井挑了三擔水,把老鄉家的水缸挑滿。

由于電線桿僅挖出六根,另外六根被洪水沖走,線路一時難以恢復,連隊干部研究決定?過50多米寬的伊通河,由南向北架線緊急溝通。當連長和大家商量過河人員時,10多個戰士都舉起了手。歐陽廣平在連續三天與洪水搏斗已經筋疲力盡的情況下,仍然強打精神,報告說︰“連長,讓我去吧,我水性好,架設也是我的專業。”連長最後挑選了歐陽廣平等三名水性較好的戰士同他一起過河。13點30分,連長選擇好地形後,大家開始過河。身高1 81米的連長張孚明走在最前面,身後依次跟著戰士歐陽廣平、田鵬祥和田玉紅,四個人在齊腰深的洪水中探索著一點點前進。當他們走過河寬三分之二遠時,張連長猝不及防腳下一滑,突然落入滔滔洪水中。情急之下,緊隨其後的歐陽廣平猛地探身上前搭救,結果自己也跌入水中,被湍急的洪水卷走。後來,連長在下游10多米遠處浮出水面,被趕來的戰士扶上岸,幸免于難,而歐陽廣平卻不見了蹤影。14點10分左右,在下游1000米處淺灘上,大家找到了壯烈犧牲的歐陽廣平。

“時刻牢記使命,時刻想著他人。”歐陽廣平用短暫的青春年華和一腔熱血實踐了自己的諾言。

歐陽廣平犧牲後,1995年9月1日,沈空黨委批準他為烈士,為他追記一等功,並追認他為中國共產黨正式黨員。1995年9月12日,吉林省委、省政府授予他“抗洪搶險勇士”榮譽稱號。新華社、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中央電視台、《解放軍報》《空軍報》《吉林日報》和《湖南日報》等十幾家新聞單位,將他的英雄事跡傳遍大江南北、軍營內外。巍巍長白山垂首為烈士默哀,滾滾伊通河永世記載著烈士的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