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名柱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5-02 10:30

韓名柱,1913年2月生于今河南省新縣代咀鄉韓老屋村(原屬光山縣)一個貧苦農民家庭。8歲進本村私塾讀書;12歲時,因生活所迫,父母含淚把他送到本村地主家當放牛娃。從此他便白天冒著風雨上山放牛,晚上歇在牛欄里,常常不是挨打就是挨罵,過著牛馬一樣的日子。

1927年底,“黃麻起義”後成立的鄂東工農革命軍從鄂豫邊轉移到黃陂木蘭山後,國民黨第十二軍教導隊立刻開進了韓老屋,以“清查”參加黃麻起義人員為名,使許多無辜百姓死于屠刀之下。一天夜里,地主頭子韓紹焰領著教導隊的人氣勢洶洶地闖進了韓名柱的家,指著他的父親韓殷紹說︰“你參加了農民赤衛軍!”就這樣,這位純樸無辜的農民被綁走殺害了。韓名柱母親跑進地主的牛欄 ,把這不幸的消息告訴了他。當晚,他們母子逃離家鄉,過著討飯的生活。

1929年7月,中國工農紅軍第十一軍三十二師來到代咀,解放了韓老屋。韓名柱見到紅軍格外親切,就跟紅軍一起打土豪、分田地。9月,韓老屋成立光山縣弦東區第四鄉蘇維埃,他當上了鄉蘇維埃委員,並加入中國共產黨。

1930年4月,韓名柱參加了紅軍,被分配到紅二十九團當通訊員。這年冬天,紅二十九團一營為掩護主力部隊轉移,與主力部隊失去聯系。團首長派韓名柱尋找一營到指定地點會合。

接受任務後,韓名柱立即化裝成貨郎出發了。為了打听一營的下落,他徑直向國民黨軍的據點走去。

“媽的,站住!搞麼事?”據點外的衛兵用槍指著韓名柱叫道。

“長官,賣煙的。”韓名柱戰戰兢兢地答道。

“賣煙的?來,我看看。”一個衛兵收起槍,走上前,開始翻看韓名柱手提的貨籃。

“長官這幾天辛苦了,來,一人拿包香煙抽,不要錢。”韓名柱拿出兩包香煙,一個衛兵給了一盒。

衛兵見韓名柱給他們煙抽、高興地說道︰“這小子怪有眼色的。行,進去賣吧,賣了快出來。”

“謝謝長官,謝謝長官。”韓名柱一邊答道,一邊又給兩個衛兵遞上兩支香煙,幫助點燃。

“長官,听說國軍昨天又消滅了許多共匪?”

一個衛兵吸了一口香煙,吐出一個大大的煙圈說道︰“屁!剛追上他們就跑到南邊大山里去了。”

韓名柱一听,心里十分高興,便說︰“共匪真是命大,要不然,肯定沒好果子吃!”

接著,韓名柱在敵軍營里兜了一圈,便迅速離去。很快,他在白雲山一帶找到了一營,順利地帶領一營與主力部隊會合了。

1931年春,韓名柱擔任紅二十九團警衛連指導員。這年秋天,紅二十九團決定攻打大山寨。韓名柱所在的警衛連擔任主攻任務。

大山寨位于新縣(原光山縣)千斤鄉大吳灣村東南,是“九里十八寨”靠東北面的一個山寨。寨子東、西、南三面山石聳立,形成懸崖陡壁,極難攀登;寨子北面,距大吳灣不遠,從大吳灣伸展過來一條蜿蜒曲折的山路,直通寨的北門;寨子的東面和打銀尖、寶安寨相鄰近。寨子四周壘有兩三丈高的寨牆,修有寨垛。盤踞在寨子里的地主民團、紅槍會等武裝,依靠寨子的堅固和地形的險要,橫行鄉里,配合國民黨軍隊的“圍剿”,襲擾根據地邊沿村莊,搶劫掠奪群眾財產。

接受任務後,韓名柱立即向戰士們作了動員。戰士們一個個摩拳擦掌,決心打一個漂亮仗。

天漸漸黑了。雖說才9月天氣,可大別山夜晚的風吹在身上已覺得涼颼颼的。吃過晚飯,韓名柱便帶領隊伍出發了。

經過半夜急行軍,警衛連攻寨部隊神不知鬼不覺地到達預定的位置,並用樹叢作掩護,已接近寨牆下。韓名柱立即命令一排架梯。梯子剛剛豎起一半,就听寨垛上有人大喊︰“下面來人了啊!”隨之扔下來幾塊石頭。戰士們大吃一驚,以為守寨團丁真的發現了寨下的行動,想沖上去。 這時,韓名柱低聲命令︰“原地臥倒,不許有動靜!”戰士們迅速臥倒隱蔽起來。寨牆上的守兵胡亂叫了一陣便沒了音。

韓名柱指揮一排豎起梯子,率先登上寨牆向守敵摸去。當韓名柱帶領一排進了炮樓,才被敵人發覺。紅軍戰士端著刺刀猛的沖上去,守敵沒有來得及抵抗就狼狽逃竄。一排打開了突破口,不一會,警衛連就全部迅速突入寨內。一時喊殺聲四起,槍聲大作,守敵弄不清紅軍有多少兵力,只能倉促組織反擊。

韓名柱率領警衛連突破,吸引和調動了守敵。乘敵混亂之際,紅二十九團一連也以迅猛的動作攻克了北門,二連也相繼加入了戰斗,直取民團總部。一剎時,槍聲、土炮聲、手榴彈爆炸聲、喊殺聲、哭叫聲響成一片,守敵紛紛奪路而逃。除了少數民團和紅槍會首領乘機跑掉外,大部分人被殲滅。太陽出山,戰斗全部結束。經過半夜的戰斗,紅軍殲敵300多人,大山寨獲得了解放。

1932年8月,韓名柱被提任紅二一九團二營政治委員。不久紅四方面撤離鄂豫皖根據地,向川陝轉移,韓名柱亦隨部西進。

10月下旬,紅四方面軍進至陝鄂邊界的漫川關地區。楊虎成的重兵已佔領漫川關,擋住了紅軍西進去路,胡宗南等部又追上來,將紅軍合圍在康家坪、任嶺的深山峽谷中,情況十分危急。紅四方面軍領導決定強攻奪取北山埡口的一條小道,拼殺突出敵包圍圈。紅三十四團(團長許世友)和韓名柱所在的紅二一九團(團長韓亮臣)主攻山埡口,為全軍打開通道。戰斗打響了,槍聲大作,三十四團二營500多人,犧牲400多人,傷亡慘重。二一九團團長韓亮臣在拼殺中也犧牲了。韓名柱見團長和戰友們紛紛倒下,打紅了眼,他端起機槍,高呼︰“為團長報仇,沖啊!”戰士們一起向敵陣沖去。韓名柱率領戰士拼命往前沖,終于控制了埡口,紅軍連夜突圍而出。

1935年2月,韓名柱任二一九團政治委員。6月,紅一、四方面軍會師後,韓名柱調任左路軍二一九團政治委員。之後,他帶領二一九團爬過了雪山,穿過了草地,跟隨毛澤東勝利到達了陝北。

1936年6月,中共中央在瓦窯堡創辦紅軍大學,韓名柱和許世友等一起成為第一期學員。初到延安,他有些不服水土,經常小腹脹痛,一碗小米飯,半個小時也難咽下,加上緊張的學習,使他日漸消瘦,面容憔悴。紅軍大學的司務長和他是同鄉,見他身體漸漸不支,要給他單獨做些大米飯,韓名柱笑著說︰“放心吧,老鄉,延安的生活比起我們長征中,不知要強多少倍!”他見那位同鄉眼神里仍然流露出憂慮,便風趣地說︰“你怕我當逃兵啊!告訴你,你就是拿棍子攆,也攆不走我!”

1937年,七七事變後,日本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7月13日,中共中央在延安召開黨政軍干部緊急會議,韓名柱等紅軍大學學員參加了會議。會上,毛澤東作了報告,他號召︰“每個共產黨員和堅決抗日的革命者,應當立即完成一切準備,隨時出發到抗日戰場上去。”韓名柱听了毛主席的報告後,心潮澎湃。他當夜寫了請戰書,要求奔赴抗日第一線。他的請求得到了批準,命他任山東省壽光縣抗日游擊隊政委。

10月的一天夜晚,月光暗淡,涼風拂面。韓名柱同交通員一起,化裝成商人,經過50多天的行程,終于到達了壽光縣城。

在壽光縣城東南邊的一個飯館里,韓名柱與魯東中共地下黨組織負責人楊滌生見面了。

“韓政委,你來得太好了,太是時候了,日本兵從煙台登陸後,國民黨軍隊棄城逃跑,壽光已淪陷了。現在黨領導的抗日游擊隊缺少軍事干部,處境十分困難。這幾天,我們一直在犯愁,總盼望上面來人,這下好了。”楊滌生激動地說。

“滌生同志,我在路上已經從交通員那里了解到壽光的情況。現在,我們一方面要盡快把分散的地方抗日武裝重新組織到一起,實行統一領導;另一方面要堅決執行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團結各抗日階層和進步人員,發展壯大革命力量。”韓名柱將自己的想法和盤托出,並說︰“請黨組織盡快安排我的工作。”

1938年6月,壽光縣抗日游擊大隊正式成立,韓名柱任游擊大隊政委。抗日游擊大隊成立後,韓名柱帶領部隊開展緊張的軍事訓練,進行作風整頓和政治教育,把紅軍的優良傳統和作風帶給了部隊,使部隊得到了各抗日階層的擁護。在不到一個月里,部隊由初建時的30多人迅速發展到2000余人。

8月上旬,韓名柱得到消息︰駐壽光城的日寇準備運一批武器到鄉下加強各據點的力量。韓名柱決定伏擊日寇運輸隊。這天中午,驕陽似火,暑氣烤人,韓名柱帶領200余名游擊隊戰士靜悄悄地埋伏在壽光縣城南三里莊公路兩邊的叢林中。下午1時許,日軍三輛汽車從南邊急馳而來。當前面的一輛汽車進入伏擊圈時,韓名柱發出信號,戰士們立即扔去一排手榴彈將其炸毀,殲敵10余人。後兩輛軍車的司機見遭到游擊隊襲擊,趕緊調轉車頭逃路,一時緊張,慌慌張張地將車開進路邊水溝里面不能行動。日軍倉皇跳車,奔向路邊窪地,企圖負隅頑抗。游擊隊戰士們迅速將其包圍,斃傷日軍甚多。余下的幾個日軍狼狽逃竄回壽光縣城去了。

這年秋天,山東各地抗日游擊隊不斷發展壯大,先後成立了九個支隊,共3萬余人,韓名柱任第七、第八兩個支隊總指揮。不久,中共魯東區工委建立,韓名柱被選為工委政委,負責全區的武裝工作。隨著形勢發展,魯東工委決定第七、第八支隊合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魯東抗日游擊隊第八支隊”,韓名柱任副司令員。

第七、八支隊合編後,韓名柱率領八支隊馳騁膠東,血戰柳瞳,攻打昌灘,收復黃縣,力克高望山,保衛龍口,建立了穩固的膠東抗日根據地。很快,第八支隊發展到4000多人,擁有機炮大隊、特務大隊等10個大隊。當地群眾在歌謠中稱頌他︰

日寇進山東,

氣勢如狼凶。

蔣匪大孬種,

跑得象陣風。

來了韓政委,

拉起游擊隊。

身背大刀片,

鬼子頭上飛。

西起津浦線,

東到大海邊。

英雄威名揚,

敵人嚇破膽。

1939年5月,日軍對魯中、膠東抗日根據地進行瘋狂的掃蕩。為保存部隊實力,韓名柱奉命率部轉移。部隊剛剛轉移到蒙家莊。偵察員報告︰一支300余人的日偽軍朝蒙家莊開來。“干掉它!”韓名柱果斷地下達了作戰命令。部隊很快埋伏在一片墳地和樹林里。

部隊剛剛埋伏好,日偽軍便進入伏擊圈。韓名柱高喊一聲︰“打!”戰士的子彈雨點般射向敵群,陣地前留下一片尸體。這時,韓名柱發現了一名日軍機槍手被打傷,正準備逃跑,便一躍而起,帶領警衛員吳榮德、馬洪德向前沖去,準備奪取鬼子的機槍。突然,前方不遠的墳堆後面,幾個日軍集中火力,瘋狂地向他們射擊,馬洪德當場中彈犧牲,韓名柱被吳榮德一把推倒在地,接著,兩人滾到一個墳堆後面。這時,韓名柱听到汽車的馬達聲,他舉起望遠鏡觀察,發現兩輛滿載日軍的卡車向這里駛來。“他媽的,鬼子來增援了,我掩護,你趕快通知部隊撤退!”就在韓名柱話音剛落時,頭部連中數彈,倒在了血泊中……

韓名柱犧牲了,八支隊指戰員懷著極大的悲痛,奮起反擊,全殲了日偽軍。戰斗結束後,戰士們懷著沉痛的心情把他安葬在焦橋的一個小山坡上。1957年,山東省人民政府舉行隆重的遷葬儀式,將他的遺骨遷葬到濟南英雄山革命烈士陵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