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希直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5-15 09:24

汪希直,又名汪野、汪永滋,化名王國鈞,1904年9月生于安徽省黟縣西武鄉關麓村。幼年時在本村和縣城私塾讀書。其後,就讀于設在休寧萬安的安徽第二師範學校。其間,他與同鄉同學範治農等進步青年一起,從一些進步書刊中接觸到馬克思主義;同時耳聞目睹了官僚軍閥之間爭權奪利、貪污腐化的黑暗狀況,並從中國共產黨領導下蓬勃興起的工人運動、學生運動中看到了光明前途,從而堅定了革命信念。

汪希直性格豪爽,嫉惡如仇。1923年,黟縣縣長許復以催征田糧欠賦為借口,敲詐勒索,激起人民義憤。當數百名群眾聚集在縣衙門前示威時,年僅19歲的汪希直帶頭沖入衙門,與許復進行面對面的說理斗爭,使反動縣長理屈詞窮。威風掃地。

汪希直出身于徽商家庭,祖輩在經商中有一些積蓄,在家鄉建造了好幾所高樓大院。其父汪其砥在北京當律師,對汪希直這個唯一的兒子十分疼愛,多次要把他帶去北京就讀或工作。汪希直的舅父也想在商界為他謀個事做。汪希直卻把從事無產階級革命活動當作自己的唯一選擇。1924年,他離開了舒適的家庭,辭別了相依為命的老母余午雲,只身到上海小沙渡緯成絲綢廠當工人,與工友一起,住小閣樓,擠亭子間,鍛煉自己的革命意志和情操。不久,汪希直就認識了在那里辦工人俱樂部、工人補習學校的惲代英等黨的領導人。在他們的教育幫助下,汪希直在192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5年,他參加了五卅反帝總罷工。

1926年下半年,汪希直受黨組織派遣,到黟縣家鄉配合北伐軍行動。當時軍閥孫傳芳部劉寶題師有數千人敗退黟縣,要錢要糧,人民深受其苦。汪希直聯合進步人士,書寫革命標語,一夜之間貼遍城區。軍閥部隊以為北伐軍已經到來,十分驚恐,次日拂曉倉皇逃竄。北伐軍來到黟縣後,汪希直等組織了規模盛大的歡迎會。他登台演講,宣傳國共合作。他還在城區幫助組織織木工、縫紉、店員工會,在四鄉協助組織農民協會。1927年2月,黟縣成立國民黨籌委會,汪希直以共產黨員身份擔任了籌委會干事,配合籌委會主任委員程夢余(同盟會會員,建國後曾任安徽省政協常委)等向國民黨右派作不調和的斗爭。

1928年,縣長榮任企圖侵吞本縣民眾集資購置的碧陽小學財產,非法逮捕對此持反對態度的進步人士程夢余。汪希直一面積極揭露榮任的劣跡,一面發動商店罷市、學生罷課,並聚集上千名群眾沖進縣衙,營救程夢余。縣長榮任嚇得從後院倉皇逃跑。同年農歷除夕,他不畏嚴寒,與一批進步青年一同步行到距縣城數十里的羊棧嶺,阻止原在黟縣已聲名狼藉的國民黨右派汪若再次到黟縣擔任縣黨部主任委員。1929年黟縣受旱,糧價上漲,人民生活困難,而把持“積谷倉”(一種由地方籌集資金,收購儲存糧食,以低利、平價解決民食問題的公益組織)的豪紳們不顧群眾疾苦,徇私舞弊,貪污中飽,汪希直發起組織“民食維持會”,與把持積谷倉的豪紳作斗爭,清算積谷賬目,實行開倉平糶,深得人民群眾擁護擴大了黨的影響。

1929年,汪希直擔任中共江蘇省委政治交通,經常出入于租界、賭場、交易所、旅館,與在那里活動的地下工作者聯絡,傳送文件書刊。在執行任務中,他經常遇到租界巡捕“抄靶子”和特務、包打听盯梢,但每次都能機警應付,甩掉“尾巴”。一次,汪希直在執行任務時不幸被捕。當敵人要他交代聯絡關系時,他一面假裝“鄉下佬”一問三不知,一面故意拖延時間,使接頭的同志得以采取應變措施。當敵人把他監禁在提籃橋西牢中審訊時,他堅不吐實。敵人因得不到證據而不得不將他釋放。汪希直恢復自由後,黨組織派互濟會同志去慰問,並給了他一些錢,收據上寫有住址。不巧,互濟會那位同志也被捕,從領款收據上發現了線索,汪希直再次被戈登路巡捕房拘留。他發覺敵人並沒有真正弄清他的身份,雖遭嚴刑拷打,始終不承認自己是共產黨員,敵人只得再次將他釋放。1930年,汪希直又與孟慶澍一起領導美商奇異安迪生電器廠工人為爭取改善待遇的罷工斗爭。在工運中,他先後與孟慶澎和中共閘北區委負責人老李發展了工人範仰文和余紀一等人入黨。

1931年初夏,汪希直再次受上海臨時中央派遣來到皖南,配合贛東北蘇區反“圍剿”斗爭。稍後他和上海黨派來協助工作的余紀一一起,以教學為掩護,發展了舒政海等一批黨員,于1932年春在城區成立中共黟縣特支。同年夏,又在特支基礎上成立黟縣區委。不久根據中央特派員劉敏指示,區委與徽州工委接上關系,汪希直為徽州工委委員。在工委主持下,區委與潛山縣請水寨暴動後轉移來黟的黨員組織合並,成立黟縣縣委。汪希直提議由余紀一擔任書記,自己擔任宣傳部長。隨後徽州工委劃歸閩浙贛省委領導,改為皖南特委,汪希直和余紀一均為特委執委。他們在組建黟縣黨組織的過程中,領導群眾進行抗租、抗稅、抗糧斗爭,並且組織了一支以農民為主的游擊隊。1934年,游擊隊先後襲擊了關麓團防局、舉行了際村暴動,繳獲長、短、土槍數十支。國民黨黟縣政府大為震驚,敵縣長莊繼先親自率領保安隊“進剿”游擊區,搜捕共產黨員。汪希直、余紀一等被迫離開黟縣。

1934年秋,汪希直、余紀一到達上海,與上海黨組織的張執一、陳宗敏等人接上關系,參加黨所領導的上海職業界救國會,從事抗日救亡活動。汪希直以上海正中小學教師職業為掩護,進行傳遞文件和搜集情報工作。他還借研究世界語和拉丁文的機會,向一些教授、學者傳播革命思想。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汪希直參加了黨組織的“抗日武裝游擊干事會”(簡稱抗干),活動于閔行周家橋一帶。

由于上海抗戰形勢急轉直下,汪希直遵照黨的內地工作委員會的安排,與廖量之、李唯知、余耘、高三、孫杰以及他的妻子孫瑛等組織了“上海流亡青年內地服務團”,向內地轉移。1937年10月,該團到達安徽省和縣,與當地工作的共產黨員李默予取得聯系。李默予介紹該縣民教館館長王易今等一些進步人士參加了服務團。他們帶著簡單的行李道具,繼續行進,沿途以教唱抗日歌曲、演街頭劇、出壁報等多種形式,進行抗日救亡宣傳。汪希直還利用他自己裝配的收音機收听抗戰前線的戰況和各地的抗日救亡消息,並油印成小報散發。他還隨身攜帶一些常用藥品,沿途給群眾醫治小傷小病。服務團冒著嚴寒,風餐露宿,于1938年春輾轉到達安徽舒城。

服務團到達舒城不久,就派人與中共鄂豫皖省委接上關系。這時國民黨第五戰區的廣西部隊進駐舒城。他們在中國共產黨抗日救國十大綱領的感召下,團結抗日的氣氛相當濃厚,與地方上的抗日救亡團體的關系融洽。黨為了做好廣西部隊的工作,把汪希直、李唯知、孫瑛安排到廣西部隊的第四十八軍一七三師(後改屬八十四軍)政治部搞宣傳工作。汪希直在這支部隊里,宣傳黨的團結抗日、共御外侮的主張;協助該師政治部通過政治工作,收編三四百名被脅從入匪的武裝;建議該師師長派出部隊掩護群眾割麥。他與李唯知經過考察教育,發展了秦超等兩名青年軍官入黨。1938年至1939年間,時任中共鄂北特支書記的張執一曾到一七三師與汪希直聯系研究工作,並增派潘琪、蘇瑋夫婦以戰地服務團的名義隨軍工作。他們當時的任務是爭取該師師長鐘毅和其他進步軍官。通過汪希直等人的積極工作,這個師又有一些軍官先後參加了共產黨。

1940年5月初,侵華日軍糾集六十七個師團,配備飛機、坦克進犯駐在隨棗一線的中國第五戰區守軍。當時汪希直所在的一七三師作為第五戰區守軍的主力在湖北省隨縣(現隨州市)堅持正面防御,該師在激戰中傷亡很大。汪希直為了抗擊日本侵略軍,保衛祖國領土,毅然要求到前沿陣地參加戰斗。于是,他被派到堅守在七姑店的第五一七團任政治指導員。5月4日下午,日軍傾巢出動,三面夾攻七姑店,第五一七團官兵奮起抗擊。在戰斗中,汪希直身先士卒,不幸壯烈犧牲,時年36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