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樂春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5-15 09:51

範樂春,1903年8月出生于福建省永定縣金砂鄉古木督村。範樂春12歲時父母相繼去世,她帶著年幼的弟弟,到地主家當婢女,做牛馬活,吃豬狗食,苦不堪言。16歲結婚後,因夫家貧困,患天花病無錢醫治,她留下了麻臉和左眼失明。1927年8月,共產黨員張鼎丞在金砂建立了黨的支部,又在各村辦起了平民夜校,向農民群眾宣傳革命道理。範樂春在夜校里受到了深刻的階級教育,成為參加夜校學習的積極分子。同年冬,張鼎丞在金砂發動千余群眾進城請願,反對征收“冠婚喪祭屠宰捐”,斗爭取得了勝利。範樂春體驗到了在黨的領導下群眾團結斗爭的力量。1928年春荒,黨組織發動群眾開展“借糧度荒”和“分糧吃大戶”的斗爭。範樂春和鄉親們一起砸開地主的谷倉,同地主進行了面對面的斗爭。同年6月30日,中共永定縣委發動和領導了震撼閩西大地的“永定暴動”。張鼎丞率領金砂數千農民浩浩蕩蕩向縣城進發,攻打永定縣城。在暴動期間,範樂春發動本村的婦女給暴動隊員送水、送飯。暴動勝利後,溪南區建立了蘇維埃政權,開展土地革命。她第一個剪去發髻投身于本村的蘇維埃政權建設和分田斗爭。

1929年5月,範樂春加入中國共產黨,並當選為溪南區婦女會主席。此後,她積極發動和領導姐妹們參加分田斗爭,開展反對封建束縛的斗爭,加入農會和黨、團組織,使溪南區婦女中的黨團員在全縣人數最多。同年冬,範樂春擔任溪南區赤衛大隊黨代表。1930年1月,她曾率領赤衛隊員配合紅軍十二軍參加收復永定縣城的戰斗。2月,她當選為永定縣蘇維埃政府委員。在實際工作中,她認識到要做好革命工作還得有一定的文化。從此,範樂春下決心學習文化。沒有課本,傳單、標語、文件都成了她學習的材料;沒有教師,就隨時請教周圍有文化的同志。經過刻苦學習,後來她不但會寫文件,而且還能寫報告。同年9月,她調任閩西蘇維埃政府土地部長。

1930年12月中旬,蔣介石發動了對中央蘇區的第一次“圍剿”。在敵人大舉進攻的情況下,中共黨內卻發生了所謂的“肅清社會民主黨運動”,錯殺了許多革命干部,造成了嚴重的惡果。加上這一時期永定的金本、坎市、湖雷又相繼被敵人佔領,斗爭環境異常惡劣。在極其困難的情況下,範樂春毅然接任永定縣蘇維埃主席。她與縣委書記肖向榮密切配合,首先處決了在永定大搞錯誤肅反的縣肅反委員會主席鄭醒亞,制止了永定的“肅社黨”運動,從而穩定了革命隊伍,扭轉了永定蘇區的工作局面。

1931年5月,範樂春又回到閩西蘇維埃政府土地部長任上。同年11月,她和張鼎丞等8人被選為出席在瑞金召開的第一次全國工農兵代表大會的代表。會上,她當選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1932年3月,她又出席在長汀召開的福建省第一次工農兵代表大會,並當選為省蘇維埃政府執行委員。此後,她先後擔任省蘇維埃工農檢察委員會主席和土地部長等職務。這時期,王明“左”傾機會主義者在閩西各地貫徹“地主不分田,富農分壞田”、“在肉體上消滅地主,在經濟上消滅富農”,混淆富農與中農的界限,嚴重侵犯中農利益的“左”的土地政策。範樂春深入龍岩的白土、永定的合溪、溪南等地調查研究,作出結論︰如果按照這樣錯誤的政策去做,黨在農村就只有依靠的對象,而沒有團結的對象。貧雇農在農村勢必孤立,黨也就不能很好地組織共同對敵的斗爭力量。于是,她把調查的情況向省蘇維埃政府報告,“省蘇”批準了她的處理意見。但是,此後她被“左”傾領導人扣上了“溫情主義”、“富農路線”的帽子而受到批判。1933年春,她調任中華蘇維埃政府優待紅軍局局長。翌年1月,在第二次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上,又被選為中央執行委員,同時任中央工農檢察委員會委員。

1934年10月,主力紅軍長征後,國民黨反動派在閩西部署了10萬兵力對留在閩西蘇區的紅軍游擊隊進行“清剿”,斗爭環境十分殘酷。同年12月,範樂春受中共蘇區中央局的派遣,跟隨張鼎丞等回到閩西開展游擊戰爭,並擔任閩西軍政委員會委員、中共永定縣委書記。1935年3月,陳潭秋、鄧子恢、譚震林等回到永定與張鼎丞會合。4月在西溪赤寨村召開閩西地區黨、政、軍領導人第一次聯席會議,改閩西軍政委員會為閩西南軍政委員會。範樂春參加了這次會議,並當選為閩西南軍政委員會委員兼婦女部長。同年夏天,敵人發動第二期“清剿”,在軍事上采取“駐剿”、“堵剿”、“搜剿”、“追剿”同時並用的戰術;在政治上實行“移民並村”、“保甲連坐”、“自新自首”等政策,經濟上實行“計口購糧、購物”的封鎖政策,並頒布“十殺”令,手段極其毒辣。這期間,敵人經常逼迫群眾同敵軍一起搜山,有些群眾還被逼著朝山上打槍。于是,有些紅軍戰士就朝山下喊︰“你打一槍,我燒掉你的房子!”發現叛徒帶敵人來搜山,就喊要殺叛徒全家。範樂春認為,這樣做不符合閩西南軍政委員會確定的游擊戰爭策略。于是,她向張鼎丞匯報,建議整頓部隊的思想作風。張鼎丞支持她的意見,並指派她協助部隊進行整頓。這次整頓,成為閩西紅軍游擊隊粉碎敵人的第二期“清剿”,勝利度過困難時期的有力保證。

西安事變後,蔣介石采取“北聯南剿”的方針,在北方實行國共合作抗日,在南方卻加緊“清剿”共產黨和紅軍游擊隊。因此,盡管閩西南軍政委員會積極尋求閩西國共合作抗日,但還是付出了血的代價。一次,中共永(定)、(大)埔工委書記鄭樹昌帶部隊下山談判,卻遭到國民黨軍隊的包圍。後來雖然部隊突圍了,鄭樹昌卻犧牲。出了這件事,戰士們氣得咬牙切齒,都不願意談判,只想報仇。範樂春對戰士們循循善誘,她說︰“統一戰線、國共合作抗日是黨中央的策略,是正確的。不管國民黨耍什麼陰謀詭計,這個策略都是符合全國人民利益的。我們要從大局出發。”她要求同志們一方面要警惕國民黨頑固派的陰謀,另一方面仍然要積極準備下山,實行合作抗日。1937年10月,中共閩粵贛邊省委成立,範樂春任省委常委兼婦女部長。

1938年3月,閩西國共合作的局面實現後,閩西南紅軍游擊隊整編為新四軍第二支隊開赴蘇皖抗日前線。範樂春根據中共閩粵贛邊省委決定同方方、魏金水、劉永生等留下來繼續領導閩西人民的革命斗爭,擔任中共閩西南潮梅特委委員兼婦女部長,並兼任中共永定縣委組織部長和新四軍二支隊永定留守處負責人,對外是中共永定縣委的談判代表。1939年春夏之間,範樂春辛勞過度,患了肺病。在戰斗的環境中,沒有醫療條件,她就硬撐著,抱病堅持工作。1940年春,病情轉劇。特委書記方方設法通過統戰關系,送她到廣東梅縣教會辦的黃塘醫院住院治療。但不久引起了國民黨頑固派特務的注意,只好又回到永定,住在西溪芹萊洋山上的草棚里,由永定縣委派人擔任護理和保衛。同年夏,國民黨頑固派破壞合作抗日,殺害中共永定縣委書記馬永昌等4位同志,制造了駭人听聞的“馬永昌事件”。範樂春義憤填膺,抱病扶筆,以中共閩西南潮梅特委常委、婦女部長的名義,寫下了《為馬永昌事件致國民黨永定縣政府的公開信》,公開揭露國民黨頑固派假抗日、真反共卑鄙行徑,進一步闡明中共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嚴正立場;同時呼吁閩西社會各界共同起來嚴懲反共頑固分子,迫使其立即停止破壞抗日的活動,以鞏固國共合作的局面。她的公開信引起社會各界的強烈反應,從而使中共的抗日救國主張更加得到廣大群眾的擁護。1941年初,國民黨頑固派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閩西的斗爭環境更加惡劣。5月初,範樂春病情惡化,但被困于山中草棚無法得到治療,病逝于永定西溪白葉凹頭上,時年38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