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良誠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5-24 15:39

馬良誠,蒙古族,蒙古名寶日巴特爾,1913年生于內蒙古鄂托克旗察漢陶勞亥(今馬拉蘇木毛蓋圖嘎查)一個貧苦牧民家庭。其父賀喜巴圖是一個忠厚的牧民,為了全家糊口,長年為王公干活。其母朝力孟其其格帶著馬良誠和弟弟艱難度日。20世紀初的鄂托克草原,廣大牧民受著帝國主義列強和王公貴族的重重壓迫,牧業生產遭到嚴重破壞,在層層盤剝下,幾只羊只能換來極少的一點生活必需品,人民生活急端貧困。馬良誠3歲那年,其母病餓而死,他和弟弟由好心的鄰居收養,後又被寄養在老姑母滿德日娃家里。童年的悲慘處境,使他很小就參加勞動。7歲開始牧羊,9歲時騎在馬背上放馬。11歲時已拿著套馬桿從事危險的套馬活動。艱苦的牧業勞動,把他鍛煉成為能騎善射的彪悍牧民。

16歲那年,阿拉廟跳鬼趕會,馬良誠參加了賽馬,在幾百名賽馬的牧民中取得第一名。他的驍勇身姿引起活佛章文軒的注意,章文軒授意下面的人把他招入鄂溫克保安大隊。從此,馬良誠就在保安大隊服役,和槍、馬、砍刀結下了不解之緣。

馬良誠講義氣,富有正義感,又有高超的騎射本領,很受士兵們的尊重。有一年,一群馬幫土匪在烏審旗接連洗劫了幾個浩特(村落),爾後向查沙陶勒蓋方向逃竄。馬良誠奉命率騎兵小隊追趕。在被洗劫的浩特(村落)前,他面對橫七豎八的牧民尸體和燒毀的帳篷,對士兵們說︰“我們保安大隊名聲很不好,今天牧民們真正用得著我們了,我們怎麼辦?”

士兵們異口同聲地說︰“消滅土匪!”

馬良誠不顧一路上鞍馬勞頓,在草原上尋著土匪蹤跡追擊了十多天。土匪無奈,掉頭逃往陝西的白城子。騎兵小隊最後在一道大川里追上土匪,一舉將土匪消滅。不久,馬良誠被晉升為保安大隊中隊長,成為鄂托克旗軍界的中層人士。他當官之後,經常教導士兵︰“我們的父母都是貧苦牧民,所以我們如果欺侮貧苦牧民,就是欺侮我們的父母”。在保安大隊里,他所管轄的中隊紀律好,戰斗力強,在與軍閥的沖突中,為保衛家園,發揮了重要作用。

1935年10月,中央紅軍經過長征,勝利到達陝北。為團結抗日,處理好與少數民族的關系,毛澤東于12月代表中央工農民主政府發表了“對內蒙古宣言”。宣言號召內蒙古民族和紅軍聯合起來打敗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明確提出反對國民黨軍閥對內蒙古人民的種種壓迫;內蒙古人民有權處理自己的一切事務。1936年5月,紅軍東征回師時,解放了定邊、鹽池二縣,打通了陝北和伊克昭盟的聯系。與此同時,中國共產黨成立了內蒙古工作委員會,中共中央黨校舉辦了民族班,這些人學習後秘密回到鄂爾多斯草原,宣傳共產黨的主張。馬良誠听後,感到耳目一新。7月,為體現黨的民族政策,紅軍解放定邊、鹽池後,將被寧夏軍閥馬鴻逵霸佔多年的北大池、敖包池、苟池等幾個鹽池,歸還給鄂托克旗。移交時,馬良誠第一次見到了紅軍。紅軍嚴明的紀律,紅軍指揮員的熱情好客,使馬良誠的心靈受到了強烈的震撼。移交結束時,紅軍團長卷好一支煙,笑著遞給他,親切地說︰“蒙漢一家人,歡迎你們常過來做客。”馬良誠雙手接過煙,激動得兩手直哆嗦。他見過國民黨的團長,見過寧夏軍閥馬鴻逵的團長,這些達官貴人,誰把蒙人當人看?他深深認識到,只有共產黨、紅軍才是真正平等對待蒙古族的。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國主義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以後形勢急轉直下,歸綏、包頭相繼淪陷。這年冬天,日軍的侵略魔爪又伸向了伊克昭盟地區。為深入貫徹中央工農民主政府的“三五”宣言,擴大黨和工農紅軍的影響,進而在軍事上牽制日軍西進和阻止其掉頭南下進攻陝甘寧邊區,同時粉碎國民黨對陝甘寧邊區的經濟封鎖,中共鄂托克旗工委以三段地為中心,積極開展了對鄂托克旗中上層人物的工作,特別是對活佛兼保安司令章文軒的工作。中共鄂托克旗負責人周仁山最先找到馬良誠,向他講述共產黨和紅軍的主張,講目前全國的抗日形勢及鄂托克旗的處境。周仁山的一夜長談,使馬良誠茅塞頓開。他真誠地對周仁山說︰“這些年,我真是糊里糊涂地當兵,糊里糊涂地打仗,陝甘寧三省我都去過,中央軍、東北軍、西北軍、閻錫山的晉綏軍,我都見過,可從沒有見過像紅軍這樣的好軍隊。草原大無邊,紅軍靠得住;世上人眾多,和蒙族是兄弟的只有共產黨紅軍……”

看到馬良誠的思想轉變,周仁山開誠布公地講了中共鄂托克旗工委的想法。馬良誠沉思半晌後說︰“要做保安司令章文軒的工作,首先要和他的秘書馬富綱聯系,馬富綱和我是老朋友,我給你們引見。”

此後,在馬良誠的安排下,中共鄂托克旗工委的周仁山、田萬生等人先後以喝酒的名義認識了馬富綱;不久,又認識了另一個中隊長顧壽山。這兩人通過與中共地下工作人員接觸,思想很快發生變化,一方面他們努力影響章文軒,同時秘密安排周仁山、田萬生等共產黨人與章文軒面晤。通過做工作,章文軒在一段時間里保持了中立,為中共組織擴大影響,開展對牧民的宣傳爭取了時間。

1941年初,國民黨頑固派發動了第二次反共高潮。陝甘寧邊區四周的反動軍閥、王公貴族對陝甘寧邊區實行經濟封鎖,企圖將邊區軍民困死在這塊貧瘠的黃土高原上。在國民黨的收買下,一貫腳踏兩只船,利欲燻心的章文軒,終于投向國民黨反動派,跟著國民黨反共。馬良誠最早得到消息,便趕緊通知共產黨員、積極分子轉移。他曾找到周仁山,激動地說︰“章文軒越老越糊涂了。現在投靠了國民黨軍閥,還與日本特務聯系,我想脫下軍裝不干了。”

周仁山和藹地勸他繼續留在保安團,對他說︰“在敵人隊伍中深深潛伏起來,盡可能做一些革命工作,等待時機。”

馬良誠听取周仁山的意見,很快回到保安隊。不久,國民黨反動軍閥伙同草原上的王公貴族,加緊控制對陝甘寧邊區鹽巴、布匹等日用品的販運。章文軒還按照寧夏軍閥馬鴻逵的指令,懸文張榜,嚴禁向陝甘寧邊區販鹽,並加緊對鄂托克旗大小鹽池的警戒。鄂托克旗的大小鹽池,是陝甘寧邊區軍民的重要供應基地,一旦被切斷,後果十分嚴重。馬良誠從鄂托克旗工委那里了解情況後,立刻回來,找有正義感的顧壽山和秘書馬富綱商量,決定以放私鹽的方式,幫助陝甘寧邊區解決吃鹽難的問題。為使這一計劃落實,他們專門把一個有正義感,對章文軒不滿的連隊調到大鹽池做守衛。這個連隊到大鹽池後,對于“私人”買賣鹽巴不管不問,同時還暗暗保護從陝甘寧來的腳戶,使他們能夠安全離境。1942年夏,這個連隊在馬良誠的安排下,組織了100多峰駱駝運輸隊,把食鹽運往邊區、靖邊的西烏審根據地,為支援根據地軍民沖破馬鴻逵、章文軒的封鎖做出了貢獻。

1946年1月12日,為配合斗爭形勢,使鄂托克旗早日擺脫專橫暴戾、荒淫無度的章文軒的統治,在中共地下黨組織的支持和配合下,馬良誠與馬富綱、顧壽山率部起義,組建鄂托克旗第一支民族革命武裝,馬良誠任第二團團長。

為支援鄂托克旗民族革命武裝起義,陝甘寧晉綏聯防軍三邊警備區的騎兵團從陝甘寧進軍鄂爾多斯草原。馬良誠很快與之接上頭,配合紅軍騎兵團消滅了鄂托克旗保安副司令奇恩誠部。陝甘寧晉綏聯防軍三邊警備區的騎兵團走後,反動王公楊森扎布妄圖佔領阿拉廟,奪取活佛大印,建立新的封建獨裁統治。馬良誠團結其他進步力量,打垮了楊森扎布的保安兵。這時,風聞軍閥馬鴻逵增援楊森扎布的300名騎兵已進入鄂爾多斯草原。馬鴻逵的騎兵凶殘、悍蠻是出了名的,馬良誠對大家說︰“你們分頭撤退,我掩護你們。”

有人擔心地問︰“你一共才40余名騎兵,怎麼能打過他們?還是咱們一塊兒撤吧。”

馬良誠堅定地說︰“如果任憑匪騎兵在鄂托克旗橫沖直撞,反動王公貴族及散兵游勇土匪便會囂張起來,整個形勢就會一邊倒……我一定要抗擊他們。”

安排大家疏散後,馬良誠立刻派人偵察,弄清敵情當即決定長途奔襲其先頭部隊。他率領英勇的民族革命戰士,向西南疾馳一天一夜,秘密抵近敖勒召其。次日凌晨,趁敵軍吃早飯之際,馬良誠率騎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入敵營,奮力砍殺。經半個多小時戰斗,消滅敵人50多名,爾後迅速撤退。這一仗,使馬鴻逵騎兵大傷元氣,其主力不願再為楊森扎布賣力,遂匆匆收拾尸體,氣呼呼地撤回寧夏。

此役後,鄂托克旗局勢基本上為進步力量和民族武裝所控制。

1947年3月,蔣介石調集胡宗南20個旅,青海馬步芳、寧夏馬鴻逵12個旅,共23萬人,向陝甘寧邊區大舉進攻。處于陝甘寧邊區外圍的鄂托克旗大兵壓境,反動王公楊森扎布伙同馬鴻逵騎兵旅瘋狂撲來。鄂托克旗革命武裝嚴重受挫,一部分人員犧牲、失散,一部分不堅定分子叛變。馬良誠、馬富綱和少數戰士浴血奮戰突圍,歷盡艱辛,找到中共鄂托克旗工委,隨工委機關人員一道撤入靖邊的南山一帶打游擊。在此期間,馬良誠向黨組織提出了入黨要求,並鄭重提出,願意接受黨組織的各種考驗。

1947年3月至7月間,中共中央及人民解放軍總部撤出延安後,指揮西北野戰兵團,采取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先後進行了青化砭、羊馬河、蟠龍戰役,使敵受挫,因而緩解了鄂托克旗的壓力。7月底,馬良誠隨中共伊克昭盟工委返回鄂托克旗。與周仁山、田萬生、馬富綱分頭在二道山、大池等地秘密地恢復工作。馬良誠晝伏夜出,只身潛入敵佔區察漢陶勞亥等地,聯絡一些被打散的戰士和積極分子,很快組織了一支60人的隊伍。8月下旬,這支隊伍被編入中共伊克昭盟工委軍事部領導下的蒙漢支隊第三大隊,馬良誠任大隊長。從此,鄂托克旗的這支革命武裝以人民軍隊的嶄新面貌,馳騁在鄂爾多斯草原上。

蒙漢支隊成立後,馬良誠在工委的領導下,全身心地投入到革命戰爭中。他率領這支新生的革命武裝,數次進剿匪幫,驅逐馬鴻逵殘部,使部隊受到了鍛煉,自己也在戰斗中成長為優秀的指揮員。1947年8月中旬,以彭德懷為司令員兼政治委員的西北野戰軍第一次攻打榆林期間,蒙漢支隊在敵援榆的道路邊隱蔽待命。馬鴻逵部騎兵第二十團突然襲擊駐大石城的工委機關和一大隊營地,馬良誠知道消息後,及時率部趕到,與一大隊共同抗擊敵人的進攻,戰斗非常激烈。不久,副司令高平負傷,馬良誠在危急時刻挺身而出,指揮戰斗。他和一大隊教導員魯富業率領170多名戰士,抗擊著700多名騎兵的進攻,戰斗從中午打到黃昏。為不讓敵人突破防線,哪里危險,馬良誠就跑到哪里指揮,自己衣服被打了幾個洞,全然不知。敵人丟下了幾十具尸體,仍被阻于大石砭北畔。馬良誠在最前沿觀察敵情時,忽然發現了敵人隱蔽的指揮部,遂只身匍匐前進十幾米,選好地形,一槍將敵指揮官打死。敵人銳氣頓挫,我軍乘勝反擊,終于將敵人打退。此役,馬良誠受到了中共伊克昭盟工委的極高評價。1947年冬天,馬良誠與其他領導一道,率支隊開進陝北吳起鎮,進行新式整軍。在那里,他們認真學習了毛澤東的建軍思想和作戰方針,《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以及訓令、規定等,還在解放軍正規部隊實地進行觀摩,使支隊官兵耳目一新,深受教育,馬良誠的思想也產生了一次飛躍,為他日後擔任支隊主要領導工作奠定了思想基礎。

1948年1月下旬,蒙漢支隊改編為內蒙古人民解放軍伊克昭盟支隊,成為一支野戰性質的人民武裝,馬良誠擔任參謀長兼第三大隊隊長。2月,根據斗爭形勢,中共伊克昭盟工委一分為二,改組為伊東、伊西兩個工委,馬良誠和副司令員馬富綱率領第三大隊,在伊西工委領導下堅持斗爭。

此時的伊克昭盟西部,雖然無敵人大部隊,但反動王公、殘匪都還在,又趕上災荒年,群眾和支隊吃飯成了大問題。馬良誠帶領部隊,與工委的同志一起邊清剿殘匪,邊建立政權。他帶人去陝伊交界的地方,千方百計搞來20萬斤糧食,緩解部隊的困難,幫助一貧如洗的群眾度過難關。有了糧食,穩定了局面,他們又配合地方同志先後建立起七個區級政權,並開始大面積地清匪反霸斗爭。

伊西各項工作的深入開展,引起了反動王公和殘匪的仇視,他們聯合起來進行殊死反抗和報復。第三大隊因疾病和人員分散,在軍事上完全處于劣勢地位,殘匪經常成群結隊地來尾追、偷襲。1948年5月初,工委負責人周仁山曾經征詢馬良誠的意見︰“現在形勢惡劣,部隊供應困難,減員大,是不是先轉移到隴東休整一段時間?”

馬良誠說︰“我們堅決不能走,我們一走,剛剛建立的民主政權就會垮台,革命群眾、積極分子就會遭殃。”

周仁山同意了他的請求,並說︰“我明天去上級工委開會,順便問一問你入黨的事研究了沒有。這幾天,你千萬留心……

馬良誠動情地說︰“如果上級黨委認為我不夠入黨條件,我會繼續努力爭取的!”

周仁山和他用力握手告別。

幾天後一個早晨,馬良誠和大隊的其他同志還在烏審旗南部的王耀灣、掌高圖休息,就听到村外響起槍聲。他立即集合部隊迎戰。見到了與敵人接上火的第二連,馬良誠弄清了情況。慣匪張庭芝帶200名騎兵,襲擊第三大隊,而自己一方只有50余名騎兵。馬良誠見敵人人多勢眾,知道不能戀戰,他沉著地指揮大家交替掩護撤退。撤至掌高圖西部時,一股敵騎兵從側翼沖上來,企圖將第三大隊分割消滅。馬良誠上馬揮刀,帶領16名騎兵戰士向敵人出擊,終于將被分割的部隊接應過來,會合後共同撤退。

在馬良誠指揮下,經過五個多小時的戰斗,第三大隊經白草海子安全後撤了15公里。下午1時,第三大隊在鄭家 子設了防線,與進攻的敵人對峙起來。為徹底擺脫敵人,馬良誠經過和其他領導商量,決定出擊一下。為摸清出擊路線,馬良誠不顧危險,登上前沿的沙梁,用望遠鏡觀察敵人的動向,警衛員跑上來勸他下去隱蔽,他把警衛員推開,依然靜心觀察。就在這時,一顆子彈飛來,擊中了他的前胸……

馬良誠的遺體被運回駐地。到外地開會的周仁山回來,在追悼會上,他將上級黨組織批準馬良誠入黨的通知書放在馬良誠遺體旁,聲淚俱下︰“馬參謀長,你最關心的入黨批準書,我給你帶回來了……”

馬良誠安詳地閉著眼楮,仿佛知道了這一切。他的靈柩運回他的家鄉,樹碑銘文,以志紀念。在黎明即將到來的時刻,一只雄鷹永遠地飛走了,鄂托克旗大草原永遠留著他矯健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