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騎義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5-24 15:40

佘騎義,1916年出生在四川省蒼溪縣五里子村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幼時起就到地主家當放牛娃,受盡了折磨和欺凌。16歲那年,他的父親不滿這吃人的世道起來反抗,竟被地主慘無人道地活活打死,家中僅剩下了他和母親及未滿兩周歲的弟弟,可憐的孤兒寡母艱難地掙扎在死亡線上。階級的壓迫,社會的不公,生活的艱難,使佘騎義磨練出了勤勞、樸實、勇敢、剛強的性格。

1933年,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高舉著紅旗來到了川東,解放了佘騎義的家鄉,把他從苦海之中拯救出來。1934年,他揮淚告別了多病的母親和年幼的弟弟,毅然參加了紅軍。參軍後第二年,佘騎義就參加了舉世聞名的兩萬五千里長征,經歷了爬雪山、過草地的艱苦生活,還參加了無數次戰斗,經受了生與死的考驗。由于他表現出色,作戰勇敢,在長征途中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36年10月,佘騎義高興地在甘肅會寧參加了紅軍三個方面軍的大會師,而後隨大部隊勝利到達陝北,進入紅軍步兵學校。

1937年七七事變後,全面抗日戰爭開始,當時擔任八路軍第一二九師七七二團二連指導員的佘騎義,隨部隊開赴抗戰第一線。在山西著名的娘子關狙擊戰中,佘騎義親眼看見了日軍的凶殘面目。當時,天昏昏,風嘯嘯,100多名日軍揮舞著洋刀,端著大槍,組成密集的隊形,嗥叫著直向陣地沖來。佘騎義頓時怒火滿腔,他沉著冷靜地指揮戰士們︰“等鬼子靠近了再打!”當敵人沖到離山頂約四五十米時,佘騎義大喊一聲“打!”全連復仇的機槍、步槍一齊掃射,手榴彈連連甩出,直打得敵人橫尸遍野。但凶惡的敵人仍不甘認輸,打回去,又撲上來。從中午到黃昏,敵人的沖鋒一次接一次,但他們除在陣地前丟下一批又一批的尸體外,別的什麼也沒撈到。氣急敗壞的敵人並沒有就此罷休,他們憑借自己精良的裝備,又調兵遣將,調來小鋼炮和擲彈筒,朝著第二連陣地狂轟濫炸。頓時,只見高地上硝煙彌漫,彈片橫飛,敵人又端著刺刀尖叫著撲了上來。在這關鍵時刻,佘騎義高聲喊道︰“我們只要有一個人,也要同敵人血戰到底!”接著躍出戰壕,帶領戰士端著閃閃發光的刺刀沖進了敵群。戰士們激昂的喊殺聲,敵人尖厲的嗥叫聲,和刺刀的撞擊聲響成一片。在和敵人激烈地廝殺中,佘騎義的腿部多處受傷,鮮血染紅了他的褲腿,但他以有我無敵的英雄氣概,連續刺倒好幾個敵人。全連靠著一往無前的英雄氣概,硬是打退了敵人的進攻。戰斗結束後,佘騎義卻昏倒在陣地上。

1942年4月,佘騎義被提升為新四軍第十一旅第三十一團第三營營長。這時期,正是抗日戰爭進行到最艱難的相持階段,敵人在淮北津浦路東一帶到處設立據點,經常出來進行殘酷的“清鄉”、“掃蕩”,殺人放火,抓人搶糧,妄圖一口一口地吃掉抗日根據地。正當敵人張牙舞爪不可一世的時候,佘騎義率領第三營猶如一隊天兵天將,神不知鬼不覺地深入淮北敵後,在泗縣、五河、靈璧、鳳陽一帶廣泛開展游擊戰爭,神出鬼沒地打擊敵人,配合主力部隊進行反“蠶食”、反“掃蕩”斗爭,取得了一個又一個的勝利。一次,日偽軍糾集200多人強佔了濠城,還準備修建據點,長期霸佔。佘騎義聞訊後,決定拔掉這個據點,鏟除這塊毒瘤。經過仔細偵察,佘騎義摸清了敵人部署情況,及時制定出了周密的作戰方案。在夜幕降臨之時,趁敵人立足未穩,佘騎義率部長途奔襲,一舉攻入城內,直打得敵人措手不及,經過短時間的激戰就結束了戰斗,殲敵大部,收復了濠城。隨後,佘騎義又帶領部隊乘勝追擊,在道子村殲滅敵人一個營,使日軍、偽軍聞風喪膽,被迫龜縮在據點里再不敢輕易出來騷擾百姓。由于佘騎義帶領部隊靈活機動地勇敢作戰,四處出擊,給日偽軍以致命打擊,受到當地群眾的高度贊揚,宿東人民親切地稱他所率領的部隊為“佘營”。

佘騎義在戰斗中迅速成長,他所在的部隊也不斷發展壯大。1944年3月,佘騎義領導的第三營被擴建為第三十二團,他被提為團參謀長。不久,佘騎義就接受了攻打睢寧的朱樓、朱吊橋的任務。為了打好建團第一仗,佘騎義幾次帶領參謀和營連干部化裝成商販,步行百余里,天不亮就大搖大擺地進入朱樓,經過幾次的仔細偵察,佘騎義摸清了據點內敵人的活動規律,研究拔掉這顆釘子的辦法,一天夜里,佘騎義率領部隊在黑沉沉的夜幕掩護下,向朱樓、朱吊橋據點疾進。佘騎義組織部隊首先從城角奇襲入城,摸掉敵人的哨兵,打開城門,放下吊橋,直插中心炮樓。據點里正在熟睡的敵人,突然听到槍聲四起,有的慌忙抵抗,有的奪門逃跑。部隊趁敵混亂,全面出擊,打得日偽軍100多人死傷大半,殘敵紛紛繳械投降。第三十二團首戰出奇制勝,使全團士氣大振,威名遠揚。

浴血奮戰的抗日戰爭終于以日軍的無條件投降宣告勝利結束,佘騎義和官兵們一起,走上街頭,載歌載舞,歡慶勝利。可惜,笑聲未盡,蔣介石虎視眈眈地從峨眉山上下來了,要搶奪人民勝利的果實,獨霸整個中國。一場決定著中國人民命運的解放戰爭爆發了。

1946年9月,國民黨反動派,大舉向華中解放區進攻。這時佘騎義團改編為第七十五團,他升任團長,奉命在淮北戰場上的泗陽至淮陰運河南岸地區組織運動防御,遲滯敵人向淮陰進攻,掩護主力部隊調整部署。這次阻擊任務十分艱巨,佘騎義所面對的曾是擔任過蔣介石衛隊,被吹噓為“最模範的整編第七十四師”,又加之在平原作戰,地形平坦,敵我兵力和裝備懸殊,工事簡易,困難極大。13日,敵人在數十架飛機和強大炮火的掩護下,向我陣地瘋狂撲來。陣地上頓時煙霧彌漫,一片火海,大部分工事被摧毀。面對這幫凶殘的敵人,佘騎義和全團的勇士們,毫不畏懼,他指揮部隊集中火力,並用排子手榴彈頑強抗擊,連連奏效,給敵人以重大殺傷。敵我雙方你沖我殺,反反復復,敵未能佔我一寸陣地。敵人見全線攻擊未成,又實施重點突擊,先後以一個旅的兵力向我陣地逼近,妄圖使我無法阻擊。在這關鍵時刻,佘騎義響亮地提出“人在陣地在”的戰斗口號,要求指戰員打好阻擊,保障主力部隊集結。在戰斗中,佘騎義身先士卒,處處帶頭,哪里危險,他就出現在哪里,在陣地上整整堅守了八個晝夜,帶領全團干部戰士打退了敵人一次又一次的進攻,為主力部隊集結贏得了寶貴的時間。

1947年7月,佘騎義被任命為第十四團團長。他剛上任不久,就接受了攻打臨胊的戰斗任務。當時由于任務緊急,佘騎義不畏艱險,親自帶領七個連隊冒著敵人密集的火力,頭頂滂沱大雨,像一把利劍直插敵人的心髒。經一天一夜的浴血奮戰,終因敵眾我寡,大部壯烈犧牲,戰斗失利,全團官兵僅剩下200多人。在挫折失利面前,佘騎義不服輸,不氣餒,把全團剩下的人員召集在一起,以殷切的眼光望著大家,大聲地說︰“我們革命戰士是鋼鐵漢,不是軟骨頭,跌倒了還可以爬起來。我們這次損失雖大,但上級表揚我們打得頑強,執行使命堅決。我們一定要為犧牲的戰友報仇雪恨!大家有沒有這個志氣?”指戰員們齊聲響亮地回答︰“有!”他鼓動人心的講話,成了全團氣壯山河的戰斗誓言。

戰後休整,佘騎義終日為恢復團的戰斗力忙個不停。這時,華野首長從地方武裝中抽了幾個連隊補充給第十四團,恢復了建制,然而卻沒有武器,好多戰士只好砍根木棍當槍用。有些同志覺得野戰軍拿根燒火棍打仗,臉上不光彩。佘騎義得知後給同志們講︰“大家唱過這支歌嗎?‘沒有槍,沒有炮,敵人給我們造。’我們是彭雪楓將軍創建的一支英雄部隊,我們的武器裝備不能向上伸手,要找運輸大隊長蔣介石去要,從敵人手中去奪,這就要看我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他的一席話,說得同志們個個摩拳擦掌,恨不得馬上沖上戰場,從敵人手里奪回武器。

1947年秋,第十四團剛剛重建了三個月,上級就命令佘騎義率領全團出戰膠河。佘騎義激動地向上級表示︰“請首長放心,共產黨員面前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我們保證完成任務!”在這次戰斗中,他率領新建的第十四團,如同猛虎下山,在山陽莊、三戶山與敵人激戰七晝夜,配合兄弟部隊一舉殲敵一個旅,活捉了少將旅長張忠中。膠河大捷,給第十四團的烈士報了仇,使全團官兵揚眉吐氣,充實了人員,改善了裝備,面貌一新,軍威大振。

膠河之戰獲勝不久,佘騎義又率團跟隨蘇北兵團南下華中,首戰益林,拉開了我軍實施大反攻的偉大前奏。益林鎮城高壕深,據點內大圩子套小圩子,明碉暗堡組成多層火力,敵戒備森嚴,易守難攻。佘騎義率團擔任首攻任務。在我密集炮火的掩護下,佘騎義帶領部隊從益林東面發起猛烈攻擊。他身先士卒,親臨第一線,指揮突擊隊冒著槍林彈雨,以勢不可擋之勢登上城牆。經過徹夜激戰,打垮了敵人13次反撲,配合兄弟部隊全殲守敵一個旅,為益林大捷作出了突出的貢獻。

1948年11月,淮海戰役開始,千軍萬馬浩浩蕩蕩,星夜兼程,直奔淮海戰場,與國民黨反動派進行殊死的大決戰。此時,佘騎義被任命為第五師參謀長。

11月20日,佘騎義擔任攻打馬山的戰斗正在激烈地進行著。戰斗異常激烈和殘酷,經過多次的爭奪,佘騎義率領的突擊隊終于一舉攻佔馬山主峰,把勝利的紅旗插上馬山主峰。就在這時,窮途末路的敵人不甘心失敗,突然向我軍馬山陣地傾瀉了數千發炮彈,佘騎義不幸倒在血泊之中,時年僅32歲。

佘騎義在他短暫的一生中,為人民的解放事業,在槍林彈雨中百次征戰,渾身傷痕累累,戰功卓著。然而,他的遺物僅有一條毛巾,一個飯碗和一個公文包。淮海人民以深切的敬意和無限的悲痛來悼念這位人民英雄,1950年,當地政府把佘騎義烈士的遺骨移葬于徐州雲龍山烈士陵園,他的英雄事跡被陳列在淮海戰役紀念館大廳里。

1950年的一天,陽光明媚,春意盎然,毛澤東主席前往淮海戰役紀念館視察,在佘騎義的遺像前,听取紀念館負責人介紹佘騎義威震淮海的英雄事跡後,毛主席無限深情地說︰“我們有很多好同志都犧牲了,我們一定要記住他們!”是的,佘騎義離開我們雖然已經50多年了,但他那驍勇善戰的高大形象,卻一直活在人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