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景延

來源︰中華英烈網責任編輯︰高千一2018-05-24 15:46

湯景延,原名克祚,1904年4月出生于江蘇省如皋縣。15歲小學畢業時,正逢五四愛國運動,小小年紀便受到啟迪,對帝國主義、封建軍閥,地主豪紳的侵略壓迫深懷不滿。1924年,在上海東亞體育專科學校畢業後,回到本縣加入了中國國民黨,任縣體育場指導專員兼童子軍教練。1927年,先後擔任國民黨如皋縣黨部監察員和宣傳干事。這年冬天,在國民黨如皋縣當局“清黨”中,當局認定他“言論過激”,與共產黨人“接近”,被解職排擠出縣黨部。自此,他憤然脫離了國民黨。1930年前後,他在本鄉任小學教員期間,積極支持如(皋)泰(興)地區“五一”農民革命暴動以及農民赤衛軍、紅十四軍的革命活動。抗戰初期,他曾參加過打著抗日旗號的國民黨地方部隊,任過游擊總隊副隊長、少校團副、中校機炮營營長,與敵偽師團級軍官共事,有舊交。1940年秋脫離國民黨部隊,接受蘇中第八分區專署領導,在通海地區組建地方武裝——通海人民自衛團,湯景延擔任團長,並于194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湯景延性格豪爽,對黨忠誠,意志堅定,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麋鹿行于左而目不瞬’的氣概,而且具有與敵偽頭目交往的基礎和背景。他機動靈活,善于模仿偽軍頭目的嗜好、暗語、作風、派頭,處于敵群能應付自如,不易被敵看出破綻,由他來完成這一任務非常適合。還選配了堅定沉著,有秘密工作經驗的顧復生任政治委員,有計謀、善于管理部隊的沈仲彝任副團長。

1943年初,抗日戰爭仍處于艱苦時期。日偽軍根據汪精衛的《民國三十二年度上半年清鄉工作訓令》,將“清鄉”重點轉移到蘇中地區,成立“蘇北清鄉主任公署”,選擇臨江瀕海,易于分割封鎖的南通、海門、啟東、如皋地區,作為“蘇北第一期清鄉區”。任命張北生為“蘇北清鄉主任公署”主任,日軍第六十一師團長小林信男為蘇北清鄉地區日軍最高指揮官;糾集日軍菊池聯隊四個大隊、偽軍第三十二師、第三十四師、第二十二師等計一萬六千三百余兵力,妄圖一口吞掉新四軍駐蘇中地區的部隊。霎時,蘇中(南)通海(門)地區上空卷起一簇陰雲,大地刮來一陣陣腥風,沉悶得令人窒息。

中共中央華中局、蘇中區委認真分析了通海地區敵人雙方情況,提出一個大膽而又冒險的反“清鄉”作戰方案——組織一個團的兵力,采取特殊方式,打入日、偽軍內部;完成預定任務後,適時與我主力里應外合,再從敵人內部打出來。湯景延受命執行這一行動,並被陳毅軍長命為“湯團”行動。

3月的蘇北平原,仍透著絲絲寒意。湯景延中等身材,長方臉形,面部白皙,一身商人打扮,闊步前往南通。他心里盤算著如何與偽北“清鄉”主任公署主任張北生、偽特工總部江蘇實驗區南通分區區長姜頒平進行接觸,利用舊交關系,同敵偽各方面掛了鉤,談判條件。爾後,又與日軍代表高木進行會談,達成“湯團”接受偽軍番號,部隊建制不變,駐地防區不變的“協議”。與此同時,政治委員顧復生領導部隊進行了緊張的準備︰調整了基層干部和黨員骨干,並針對部隊的思想情況,將心比心,進行深入地動員教育,為執行這一特殊任務奠定了思想和組織基礎。

4月15日晚,漆黑的天空,像浸透了墨汁。此時,在桃源、震蒙兩鄉交界處,張北生、姜頌平派了兩個團的偽軍在附近接應湯團“歸順”。日、偽局把湯團的行動看成他們“清鄉”的重大成果,十分高興。第二天晚上,日軍師團長小林中將和張北生等,舉行歡迎湯團“歸順”的宴會。會上,湯景延“慷慨激昂”地說︰“人生在世,吃、喝、玩三字。我湯景延曾听信共產黨宣傳,誤入歧途,放棄國軍中校團副不當,投奔了新四軍,當了個有名無實的團長,每月五元錢,還不夠抽幾包香煙錢。如今兄弟們跟我湯某棄暗投明,投奔皇軍,以後,只要我們效忠皇軍,便可青雲直上。”一席話說得小林、張北生直點頭。小林豎起大拇指說︰“你的話,大大的好。中國有句古訓︰識時務者為俊杰。你們效忠皇軍,好處大大的有。”16日,“湯團”正式接受偽“蘇北清鄉主任公署外勤警衛團”的番號,分駐于茅鎮、姜灶港、張芝山一線。不久,偽國民政府警政部長、江蘇省主席李士群,兩次在蘇州召見湯景延,晉升湯為旅長,授少將銜,將“湯團”改編為“蘇北清鄉主任公署保安司令部第二教導大隊”,妄圖利誘拉攏。

湯景延率部打入日偽軍後,勇敢機智地戰斗在敵人心髒里。他利用日偽漢奸張北生、姜頌平之間的矛盾,進行分化瓦解工作;搜集敵人情報,及時傳送給我軍。他身居虎穴,臨危不懼,緊緊依靠黨組織,一次又一次挫敗了日偽企圖“化掉湯團,吃掉湯團”的陰謀,始終掌握部隊的領導權,保存了實力。

一天,湯景延正在吃晚飯,一輛小車在團部門口嘎的剎住,車上下來的兩個日本軍官,快步到了湯景延面前。一個軍官說︰“湯旅長,我們小林長官有請!”

“什麼事?”湯景延冷冷地問。

“不知道,請跟我們上車吧!”

湯景延感到苗頭不對。一般情況下,小林和自己不直接發生關系。今天來得這麼突然,必定凶多吉少。汽車飛馳,田野、村莊、小橋一晃而過。湯景延在車內左思右想,覺得打入虎穴幾個月來沒有什麼不慎之處。便暗暗告誡自己;要沉著、冷靜,見機行事。寧可犧牲個人,也要保全全團630名同志的安全。想到這里,他心里踏實多了。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後,汽車在南通市郊狼上附近亂石崗邊停下來。湯走出汽車,見四周都是持槍的日本兵。這時小林來到他的身旁,氣勢洶洶地說︰“你的,演員的是,今天,死拉死拉的!”

“太君,你的話我不明白,我不怕死,但要死個明白。”湯景延沉著地說。

“你的騙人的干活,搞假投降。把我的情報的交新四軍,我的清鄉計劃連遭失敗的。”小林的目光透出殺氣,他揮揮手,對一個日軍軍官說︰“按計劃執行!”

那個日本軍官喝令湯景延︰“向後轉,朝前走!”

湯景延默默地朝前走,四周一片寂靜,涼風陣陣襲來,心里泛起一絲遺憾之感,覺得自己正是為黨多做工作的時機,然而卻要和同志們永別了。

這時,他身後響起了拉槍栓的聲音。他剛想振臂高呼︰“共產黨萬歲”“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的口號,突然,一種預感提醒了他︰不能喊,一喊,就等于承認自己是共產黨員,是假投降,全團同志生命安全就毀于一旦。于是,他靜靜地站在那里心潮起伏,不管敵人是下毒手還是試探行動,都要按著黨的要求辦。隨著日本軍官一聲“開槍”的命令,一排子彈從湯景延耳邊呼嘯而過。頓時,他完全明白了,敵人是在考驗自己。只听小林哈哈大笑,走到湯景延身邊,拍著湯景延的肩膀說︰“湯旅長,你受驚了,這是為了皇軍和貴軍的利益,迫不得已啊!走,別生氣,我給你壓壓驚!”

車上,湯景延十分氣憤地對小林說︰“我一片忠心,竟遭到如此待遇,太不公平了!”小林笑嘻嘻地說︰“湯旅長,別誤會,你的大大的好。”在日軍小林司令部,擺了一桌豐富的飯菜,宴請湯景延。半夜時分,湯景延被送回部隊。幾位領導都沒有睡,見他安全歸來,懸著的心才放下來。湯景延把發生的情況說了一遍。顧復生說︰今天的事並不奇怪,敵人連吃敗仗,當然對我團產生懷疑。我猜想這僅是個開頭,他們還會有新花招,我們要提高警惕,做好準備。湯景延要大家先回去休息,明天開個會研究一下。

次日上午,湯景延和顧復生正在召集營以上干部開會,一名偽軍通信員送來通知︰張北生、姜頌平下午2點多到團點驗。湯景延趁開會對大家說︰“不出所料吧?!敵人緊鑼密鼓活動的目的是想查清我團人員裝備,進一步控制我們。我們要作好充分準備,絕不讓敵人陰謀得逞。”會後他又部署把機槍等精良武器藏一部分,以防他們借口抽調走。

午後2點,驕陽似火。操場上,一陣陣熱浪撲面,烤得湯團干部戰士喘不過氣來。張北生、姜頌平在湯景延陪同下,進行了點驗。戰士們精神飽滿,秩序井然。張北生、姜頌平沒有看出什麼破綻,遂悻悻而去。

湯景延、顧復生等團領導剛松口氣,第三天上午又接到調防的命令。要湯團當天下午啟程,移至金沙鎮、金余鎮駐防,不得延誤時間。湯景延接到命令,心急如焚。因為行程中要通過第四分區根據地,時間緊迫,來不及通知沿途我鄉政府和地方武裝,萬一發生誤會,打了起來,怎麼辦?湯景延同幾位領導踫頭,斬釘截鐵地說︰“不能給敵人留下可疑之處,調防命令要執行,用緩兵之計拖延時間,等到天黑出發,可避開同我地方武裝相遇。”于是,湯景延以中午幾十個士兵吃了不衛生的食物拉肚子為由,請示推延到了晚飯後出發。張北生不知是計,同意了他的請求。

移防後,湯團面臨著新的考驗。他和政治委員顧復生十分注意加強黨對部隊的領導。把全團38名黨員緊緊團結在一起,與日偽巧妙周旋。團領導、干部和共產黨員與戰士之間日日見面,夜夜踫頭,嚴格管理部隊,保持對打入日偽軍內部的六個連隊630余名官兵,以及所帶武器裝備的控制。利用個別談心,講戰斗故事和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民族英雄岳飛、文天祥等愛國事跡,教育部隊身處險境,而氣節不敗,入污泥而不染,保持高度的革命警惕性。就這樣,他們一一挫敗了敵人妄圖化掉湯團的陰謀。

湯景延身在龍潭虎穴,卻始終不忘記在配合反“清鄉”斗爭中打主動仗。在此期間,他利用開辦協記商行,為部隊解決給養的名義,組織收集軍事情報、秘密輸送彈藥給分區部隊。利用與偽方軍政頭面人物的關系,分化瓦解敵軍。他以商行經營運輸糧食、禽畜、蔬菜為理由,控制了駐地沿江各港口,暗中護送根據地黨政軍干部進出據點,並為根據地采購、轉運了大批軍需物資。僅這年的6月底、7月初,第四分區領導就多次得到湯景延送出的情報(日偽出征“清鄉”的人數、時間和地區),及時派出少數兵力在啟東附近擾亂敵人,而將主力集中在如皋、南通等地區,開展大規模的破擊戰、襲擊戰,聲東擊西,弄得敵人東奔西跑,丟盔棄甲,“清鄉”未成,卻損失了1500多人馬。

9月下旬,蘇中第四分區軍民取得反日偽第一期“清鄉”的重大成果,群眾性的抗日游擊戰爭形成高潮。中共蘇中區委審時度勢,決定“湯團”舉行軍事暴動,狠狠打擊日偽軍,完成任務後迅速脫離敵人,回歸原建制。湯景延與顧復生等團領導對此做了周密部署。為把敵人100公里的據點一掃而光,順利返部,決定團領導在行動中及時與部隊保持密切聯系;按定好行動暗號,規定統一行動;與周圍偽軍廣交朋友,以便行動時減少阻力。

9月29日晚上,湯景延假借“結婚”機會,把團部附近周圍的敵偽大小頭目一個不拉地都邀請來入席。湯景延等團領導干部和新郎新娘舉杯頻頻勸酒、夾菜,日偽頭目狼吞虎咽,猜拳行令聲,粗魯的嬉笑聲,此起彼伏。大廳里煙霧繚繞,酒桌上杯盤狼藉。湯景延掏出懷表一看,時間正9點。他剛咳嗽兩聲,說時遲那時快,屋內伏兵四起,當場抓獲日偽頭目。將金沙特工組長翟光耀等多人擊斃,摧毀了日偽行動大隊隊部和偽區公所。與此同時,分駐在石港、金余、九門閘等六個據點里的各連,也同一時間暴動成功。湯團在南通警衛團等地方部隊的接應下,凱旋而歸。

歷時五個多月的“湯團”行動,在蘇中反“清鄉”戰斗中起了重大的作用。它以日本山本大隊長受處分、偽“蘇北綏靖分署”主任張北生被撤職,宣告日偽第一期“清鄉”徹底失敗。蘇中軍區和蘇中第四分區先後為“湯團”召開祝捷慶功大會,表彰“湯團”在執行特殊戰斗任務中所建立的功績。

1944年初,湯景延率部以新四軍第一師“獨立團”的番號,參加了蘇中第二分區反對日偽“掃蕩”的戰斗。隨後,湯部編入蘇中軍區“抗聯”部隊,他擔任“抗聯”副司令員,協助黃逸峰司令員指揮戰斗。他還率部配合蘇中主力部隊,討伐勾結日偽、殘害人民的國民黨稅警總團陳泰運部,給予重創。1945年,日軍投降以後,湯景延積極參加對偽軍的策反工作。經黨組織指派,以他個人名義向偽軍投寄“私誼信”,對他們曉以大義,規勸他們幡然歸來;還重印過去由他署名、在根據地報上發表的《告和平軍書》,送入偽據點散發,向日偽展開攻心戰。9月21日,如皋縣解放,湯景延被任命為城防司令。

1946年初,湯景延任華中軍區海防縱隊司令員,為組建“海縱”機關和海防第一、第二、第三大隊,竭盡全力。他以開辦“海縱”的貿易公司為掩護,在東台三倉、如東兵房、啟東呂四、上海浦東等地設立魚行、鹽行和商行,秘密采購彈藥、醫療用品、布匹、棉花、糧食、紙張、鋼材等軍需物資,源源不斷地運往蘇北、山東解放區。同時負責接運干部、傷員,保護漁民下海捕魚,為支援解放戰爭做了大量工作。

1948年初,中共華中工委、華中軍區組建中國人民解放軍蘇浙邊區游擊縱隊,任命湯景延為政治委員兼副司令和參謀長,派他和司令員丁錫山,盡快進入浙西北山區,召集1945年新四軍北撤時留下的一批分散的游擊隊員,在太湖與天目山之間開闢根據地,配合我軍正面戰場開展對敵斗爭。

2月9日,正是農歷除夕,湯景延與丁錫山率部屬65人,從江蘇省大豐縣斗龍港揚帆啟程,經過海上的連日顛簸,于12日午夜在奉賢縣柘林登陸。由于敵人已先期獲悉湯將南下的消息,遂動用了兩個旅的正規軍和奉賢、松江、青浦等六個縣的保安團,周密布置阻擊、“兜剿”。湯景延與丁錫山率部時而繞道,時而闖險,行軍五晝夜,突破了敵人的一層又一層封鎖堵截,于18日上午進入青浦縣許巷,在繼續向澱山湖進軍的途中,陷入敵人重圍。從早及夜,連續奮戰八個小時,終因敵我力量懸殊,丁錫山等14人犧牲,湯景延被俘。

湯景延被俘以後,把監獄作為戰場,任憑敵人軟硬兼施,始終守口如瓶。在敵人利誘威逼面前,他教育被俘戰友保持威武不屈的革命氣節。他對同獄的難友,從各方面給以無微不至的關懷,經常以“為革命戰斗、為革命獻身無上光榮”來激勵大家,難友們都很尊敬他。當時,因參加工人運動而被捕的上海電力工人王孝和和他同坐一間牢房,他們互相鼓勵,互相支持,成了知交。他對王孝和說︰“革命是一定要流血的。就是在革命勝利前的一秒鐘,也還會有一批同志為革命流血,我們就是在上海快要插上紅旗前流血的人,這是光榮的。現在我們更得充分利用我們的生命與時間,在死之前為革命做更多的工作。”

敵人對湯景延雖然耍了許多花招,施用了各種手段,卻沒有得到一點他們需要的東西。終于露出了凶殘的本性。

1948年5月14日下午,霪雨霏霏,烏雲籠罩著申城上海。

初夏,大上海失去了往日的繁華氣息,只有軍警密探幽靈似地游蕩在前往江灣的大街小巷。街上的行人感到十分恐怖。就在這個時候,湯景延身著藍色服裝,腳穿黑色布鞋,被押出國民黨上海警備司令部看守所。他雖被折磨得瘦骨嶙峋,但臨難不苟,從容鎮靜,傲視著敵法官。當詢問其有何遺言時,他僅稱家在解放區,在滬並無親友。在解向江灣刑場的途中,他高呼“打倒國民黨反動派”、“中國共產黨萬歲”的口號,高唱雄偉悲壯的《國際歌》,面無懼色。罹難時,拒不下跪,被敵槍彈擊中,仍挺立不倒……

一抹晚霞染紅了申城,明天的大上海仍將是晴朗的天。黃浦江的波濤在為“勝利前流血的人”哭泣,江上拉起的無數汽笛聲在為英雄志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