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英雄吉鴻昌︰恨不抗日死

來源︰新華社責任編輯︰李東航2018-09-02 14:10

吉鴻昌,字世石,1895年出生于河南省扶溝縣呂潭鎮一個清貧之家。其父吉茂松在鎮上開了一座茶館,由于水陸交通方便,商旅雲集,靠著碼頭的地利人和的優勢,一家人勉強糊口。1913年秋,北京政府的京衛軍招募新兵以擴充軍事勢力,其左翼第一團團長馮玉祥親自帶隊到河南郾城一帶招兵。吉鴻昌成為了馮玉祥麾下一名新兵。

1914年初夏,吉鴻昌所在的部隊奉命移駐西安。馮部奉命改為第十六混成旅。

1918年6月,第十六混成旅在馮玉祥的率領下進駐湖南常德。吉鴻昌已升任連長,參加軍官教導團受訓,系統地學習了軍事理論,如戰術、兵器、地形等學科,受益匪淺。

1921年,吉鴻昌升任營長。轉年他探視父病,吉茂松在病榻上,以“做官即不許發財”作為新增加的一條家訓告誡吉鴻昌,並囑他時刻牢記。吉鴻昌謹遵父訓,覺得最好的辦法是向全營官兵表明心跡,以便得到大家的監督。于是,他手書“作官即不許發財”七個字,燒制在500多個瓷碗上。在向士兵們贈碗的儀式上,他說︰“……我吉鴻昌雖為弟兄們的官長,但我絕不作威作福,誓與士兵們同甘共苦。欺害民眾,搜刮民財,是一種犯罪行為,必須在我軍中杜絕。宋朝的範仲淹尚能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社會在發展,人類在進步,20年代的我輩豈不更要自省自勵,跟上時代前進的步伐……”

1922年,馮玉祥調任陸軍檢閱使,所部進駐北京南苑。同年9月,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了,馮玉祥借此機會發動了北京政變,部隊改稱國民軍。

1925年1月,張作霖與吳佩孚達成了向馮玉祥的國民軍發起進攻的默契。不久,國民軍即開始了南口守衛戰。

1926年5月間,吉鴻昌受命組建第三十六混成旅,並任該旅旅長。其任務是經過短期訓練,作為增援部隊,兵發蘭州。此時在甘肅,盤踞隴東的張北鉀、盤踞隴南的孔繁錦這兩個鎮守使,擁兵自重,覬覦省城蘭州,成為馮玉祥部將劉郁芬的肘腋之患。劉郁芬希望援軍早日到來。第三十六混成旅在吉鴻昌的率領下,經過艱難的長途跋涉,于6月下旬到達蘭州,使國民軍很快從被動守勢的局面轉為主動攻勢。反擊戰開始後,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將割據力量打垮。至此,甘肅的局面大體安定。而吉鴻昌旅作為參戰的主力部隊經受了考驗,得到了鍛煉。

1926年9月17日,馮玉祥在五原舉行誓師大會,接受共產黨人李大釗的建議,即通過甘、陝入豫,與南方北伐軍會師中原。這時期,劉伯堅、鄧小平、南漢宸等共產黨人先後進入西北軍,從此這支隊伍走進國民革命行列。

這時,劉鎮華統率號稱十萬大軍圍困西安。劉鎮華惟吳佩孚馬首是瞻,不拔除這顆釘子,不僅不能解西安軍民于倒懸,更不能如期會師中原。國民聯軍總司令馮玉祥在五原誓師之後,即開始援陝行動,他規定的戰略要旨是︰“救援陝西,東出潼關,直搗洛陽,會師中原,與各友軍一起消滅軍閥,完成國民革命。”

1926年11月28日,被圍困8個月之久的西安城終于解圍了。

西安解圍後,吉鴻昌所率第三十六旅擴編為第十九師,吉鴻昌升任師長,率部移防潼關。在這里,吉鴻昌與宣俠父時相過從,並且如饑似渴地閱讀宣俠父推薦的政治理論書籍,遇到不懂的問題,隨時向宣俠父請教。吉鴻昌說,這個時期的讀書與交往為他思想上開竅、政治上進步打下了基礎。

1927年4月下旬,吉部作為先鋒部隊出潼關東進,向河南靈寶攻擊前進,一路勢如破竹,5月30日國民軍佔領鞏縣,同日與南方北伐軍實現了鄭州會師。

1929年,吉鴻昌任寧夏省主席兼第十軍軍長。吉鴻昌的志向是開發西北,以實現其為民造福、救國救民的夙願。但是他接到了開拔的命令,極不情願地率部向中原大戰的戰場奔去。結果是,包括吉鴻昌在內的馮玉祥所部遭到慘敗。1930年10月,吉鴻昌所部接受了蔣介石的改編,他任二十二路軍總指揮並兼第三十師師長。總指揮部設在潢川,部隊分駐光山、潢川、商城、羅山一帶,形成了與鄂豫皖蘇區對峙的局面。蔣介石意在讓吉鴻昌當先鋒攻打鄂豫工農紅軍,這樣可消滅紅軍又能消滅異己。但吉鴻昌決心不為蔣介石所用,巧與周旋,使蔣介石的陰謀難以得逞。蔣介石剝奪了吉鴻昌的軍權,令他“攜眷出國考察”。不久,九一八事變發生了,吉鴻昌提出國難當頭,非出國考察之時機,願意犧牲一切到前線抗日,以自己的七尺之軀,效命沙場。但是遭到了蔣介石的拒絕,只得揮淚登舟離開了國門。

1932年2月底,吉鴻昌從法國回到祖國。同年秋,他加入中國共產黨。

一個共產黨員的責任感和使命感,使吉鴻昌時時刻刻在關注著時局的發展。蔣介石對內“剿共”,對外忍辱苟安。日本揚言熱河是“滿洲國”的一部分,長城為“滿洲國”之國界。民族危機日趨嚴峻。吉鴻昌清楚地意識到,華北已成為這一危機的前哨。

1933年3月25日,吉鴻昌乘火車抵達張垣,與先期從泰山到張家口秘密進行武裝抗日準備工作的馮玉祥見了面。吉鴻昌說︰“我很高興有機會追隨總司令履行抗日的諾言,這也是自九一八以來我的想法,這一天終于來了。”馮玉祥說︰“這次發動抗日,我想重點應放在民眾上,名稱就叫民眾抗日同盟軍。雖然暫無人無錢,只要不斷努力,絕對是會有成果的。”吉鴻昌說︰“我相信‘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這句至理名言,我們是不會孤立無援的。我也願意傾其所有,拿出來作抗日之用,雖是杯水車薪,果能濟燃眉之急,我心亦安。”隨後,吉鴻昌同夫人胡洪霞商量,打算把能夠拿到手的錢都拿出來,作為抗日之用,得到夫人的大力支持。吉鴻昌決定用這幾萬塊錢,請王崇仁到北平購置急需的電台,另外請夫人在天津打通關系,買一批新武器——沖鋒槍及數萬發子彈,改善一下陳舊的裝備。很快,這兩項任務都完成得非常漂亮。

5月26日,民眾抗日同盟軍成立大會召開了。上午10時,一面紅色的四方絨旗冉冉升起,上面繡著“察哈爾民眾抗日同盟軍”十個黑色大字。大會宣布馮玉祥為民眾抗日同盟軍總司令,並向全國發出通電。會後總部公布吉鴻昌為第二軍軍長和張家口警備司令。繼而在6月15日,抗日同盟軍第一次軍民代表大會在張家口開幕。大會通過了抗日同盟軍綱領,軍事問題、財政問題、軍隊政治工作與協助民眾運動、軍委會組織大綱等決議案,大會選舉軍事委員35人,吉鴻昌為11人常委之一。接著馮玉祥發出了恢復察東失地的命令,任命吉鴻昌為北路軍前敵總指揮,即日率部出征。

6月21日,吉鴻昌向北路軍發布了進軍命令,22日向壩上進發。經過連續作戰,抗日同盟軍相繼收復被偽軍佔領之康保、寶昌、沆源等縣城。接著,準備攻打多倫。

7月9日晚11時,攻城戰斗開始了。經過5晝夜鏖戰,失陷72日之多倫,終被抗日同盟軍光復,重見天日。

7月下旬,蔣介石派來圍攻察哈爾抗日同盟軍的部隊已達16個整師。隨著國民黨政府在軍事上、政治上不斷施加壓力,馮玉祥宣布下野。

在此逆境中,吉鴻昌決心堅持斗爭,並且得到了方振武的支持與合作。但是,在國民黨軍的重兵圍攻下,抗日同盟軍失敗了,吉鴻昌潛回天津家中。當時,國民黨的白色恐怖籠罩著整個天津城,中共天津地下黨團組織及一些革命進步團體相繼遭到國民黨特務的破壞,大批共產黨員和革命者被捕入獄。吉鴻昌沒有被腥風血雨所嚇倒,堅信這滿天烏雲是會被勁風吹散的。他回到天津找到黨組織,第一件事就是要求投入新的戰斗。

1934年年初,吉鴻昌與宣俠父又聯系上了,而且一同到上海見到了中央特科的王世英,向其匯報了察北抗日的情況,特別是從獨石口南下準備攻打北平,招致失敗的教訓。王世英听了匯報以後指示他們︰回天津籌備組織反帝同盟,發動各種愛國力量,組織抗日武裝,迎接北方抗日高潮的到來。

5月間,吉鴻昌與南漢宸出面,在天津成立了中國人民反法西斯大同盟,吉鴻昌、南漢宸、宣俠父等人擔任中央委員會及大同盟內的中共黨團領導成員。為了進行抗日宣傳,黨組織決定編輯出版《民族戰旗》作為反法西斯大同盟的機關刊物。另外,吉鴻昌以自己的住宅作為地下工作聯絡站,不分晝夜開展工作,成績顯著。但是他的活動進入了敵特的視線,11月9日將他逮捕。

吉鴻昌被關進法租界工部局監獄,後又關進國民黨第五十一軍拘留所。11月22日,吉鴻昌又被秘密地押解到北平。11月24日,是吉鴻昌殉難的日子。行刑前,他給妻子和他為貧窮子弟辦的學校校長們留下了遺囑。在刑場上寫下了就義詩︰“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國破尚如此,我何惜此頭。”然後對劊子手厲聲道︰“我為抗日而死,不能跪下挨槍,我死了也不能倒下,給我拿張椅子來,我得坐著死!”他安坐在椅子上,怒視著兩腿發抖的劊子手又說︰“我為抗日而死,死得光明正大,不能背後挨槍,你在我眼前開槍吧,我要親眼看著敵人的子彈是怎樣打死我的!”

槍聲響起,時年39歲的中國共產黨黨員、抗日民族英雄吉鴻昌英勇犧牲了。但他至死也沒有在敵人面前倒下。

(中華英烈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