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談如何突破軍旅文學瓶頸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莫言責任編輯︰楊紅
2015-12-21 08:21

(原標題︰熱愛軍旅文學)

●在我看來,其實生活中並不缺讀詩的人,缺的是能把詩寫到人們心坎里的詩人。

●軍旅作家寫什麼?我想寫真實也好,寫生活也好,最終還要歸結到寫人上來。生活環境、社會背景都是人在其中活動的一些後台背景,作家應該時刻盯著人,描述人來寫。

●這是一個有生活的詩人的作品,她不滿足于眼觀六路耳听八方,不滿足于一般的觀念和思索,一直試圖撥開浮萍一樣的生活表層去揭示真實和本質……

 

收到軍事誼文出版社王毅同志的大作︰《水玉小集》(六卷),很高興。王毅是我的山東老鄉,曲阜人,曾在軍藝文學系就讀,和我又是校友,又都在總參工作過。讓我作序,欣然受命。

我在部隊工作、生活了22年,離開部隊後,也一直關注著軍隊,關注著軍隊的作家。他們中很多人執著堅守內心的精神高地,用文字表達對人類社會和軍隊的深層思考,其成就和造詣令我由衷贊嘆。

近年來,在市場經濟的大潮中,軍旅文學也出現了創作瓶頸,中老年作家不了解年輕官兵,年輕官兵又不願意進入這行業,突破這個瓶頸難度很大。

軍旅作家的前景怎樣?詩人比作家處境似乎更加尷尬。

都說寫詩的人比讀詩的人要多,寫詩和讀詩的人都越來越少了。但對于大多數人而言,遇到好的詩,寫到心坎里,引起了共鳴,還是會情不自禁地看下去。在我看來,其實生活中並不缺讀詩的人,缺的是能把詩寫到人們心坎里的詩人。作家同樣如此,需要真正了解讀者的心理,才能真正走進其心里。

王毅的詩創作于生活,寥寥數語,情感真摯充沛,容易引起共鳴。像《兵者》里的“英雄”“禮贊”等篇章,用詩歌記錄汶川大地震,就是對部隊官兵最高的禮贊,尤其是那些參與過抗震救災的官兵一定深有同感。

軍旅作家寫什麼?我想寫真實也好,寫生活也好,最終還要歸結到寫人上來。生活環境、社會背景都是人在其中活動的一些後台背景,作家應該時刻盯著人,描述人來寫。軍旅作家就應該盯著軍隊的人來寫。在王毅看來,當作家就是要像她在《光明日報》用一個版面來采寫胡可那樣“為人民服務”,追求科學精神和人文精神。而這一點,恰恰是她創作的核心理念,抓住了人來寫,就抓住了關鍵。

怎樣寫好軍隊的人?作家需要對人物的深刻理解,要有閱歷,要廣泛接觸社會,頭腦里面要有形形色色的人物,然後匯合成一個典型的人物。

現在對于我們這個年紀的作家來講,一個最大的困難,是對當代社會了解不太夠。最近20多年我生活在北京,盡管每年拿一定時間回到我的故鄉生活一段時間,但由于社會地位發生變化,變成一個所謂有身份的人,了解生活、深入生活實際上也有很大困難。

每一個時代有每一個時代的作家,我們這一代作家現在也許永遠突破不了瓶頸,作家老了以後就應該認輸,因為無法代替年輕人,就應該讓現在年輕人寫他們自己。

王毅18歲當兵,從戰士、班長、護士,到干事、副教導員、副主任、副總編輯,一刻也不曾離開,熟悉軍隊又深深地熱愛著軍隊,丈夫曾是部隊的飛行員,兒子年紀輕輕又被她送進了部隊。這一閱歷對于軍旅作家是無可比擬的優勢,有利于創作出軍隊的典型人物。

實話說,她的詩文我並沒有完全讀,即便如此,她一些作品還是引起了我的共鳴。她思想的尖厲、觸覺的敏銳、包括表達的獨特,都讓人很有感觸。讀這些作品我首先就會想,這是一個有生活的詩人的作品,她不滿足于眼觀六路耳听八方,不滿足于一般的觀念和思索,一直試圖撥開浮萍一樣的生活表層去揭示真實和本質,這是當下非常難能可貴的,是一個作家應當恪守的本分。縱觀整部作品,無論是小說、人物對話、評論,還是采寫,大都圍繞著軍營生活、愛情和生命體驗,她一邊觀察、描摹它們,同時也在探索它們之間生命本質的關系。說起來,以上幾點也都是作品創作中的常見題材,但王毅通過自己獨特的視角,沒有因循守舊或落入窠臼地進行表達,而是融入了自己的生命體驗,用優雅有時又非常質樸直白的方式,令她的詩文閃爍一種獨有的光澤和質地。

應當說,王毅的努力與成績值得肯定,尤其是她身居京城鬧市,工作業務繁忙,還能偏居一隅,靜下心來創作這麼多佳作,其勤奮令人贊賞。

祝王毅與軍旅文學事業進步!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