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支“不吃百姓隻果”的連隊今何在?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李佔恆責任編輯︰柳晨
2016-11-23 08:29

我與隻果的三次對視

■李佔恆

很早前的一天下午,牛頓在花園里散步,不知不覺又陷入了沉思。突然,一只熟透的隻果從樹上掉下來,不偏不倚,正好打在牛頓的頭上。這不輕不重的一擊,似乎給了牛頓某種啟示,他的眼楮不由地一亮,思考起隻果的問題︰隻果為什麼不在天上“飛”,也不橫著“跑”,偏偏垂直地落到地上呢?

這天,我在武警355團,也被一只隻果吸引,它金燦燦的,透著歲月的光芒。剛好,我的目光與面前政委韋國輝的目光都落在這只絕對重量級的隻果上。

那是1948年10月24日,東北野戰軍3縱8師22團參加錦州攻堅戰。部隊奔襲四晝夜,來到九間房子,9連奉命隱蔽在一個隻果園里,等待入夜佔領386高地,阻擊向燒鍋營子運動的國民黨軍隊。

已經10多個小時沒吃沒喝,干部戰士堅毅地忍著,可是140人中有17名傷病員啊!連長楊炳元、指導員趙雲朋召開支委會,商議湊錢,買百姓的隻果,但沒有全票通過。有的支委提出,我們身處國民黨佔領區,百姓不了解我們,這一舉動容易被百姓誤解。支委會最後做出結論,這個隻果還是不買為好。

隱蔽在隻果樹下,頭上是隻果,地上也是隻果(瓜落兒),140個饑渴難耐的解放軍戰士,一個隻果未吃,硬挺了13個小時!

入夜,佔領陣地的命令下達,9連的干部戰士如猛虎一樣,迅捷沖出果園,直撲386高地,勝利完成阻擊任務。硝煙散去,回歸家園的父老鄉親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樹上的隻果未動,地上的瓜落兒也未動!

消息風一樣散布開來,兩相比較,百姓斷言,這天下非是共產黨的不可!情況被毛主席知道了,在黨的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講話中,毛主席表揚了9連︰“錦州那個地方出隻果,遼西戰役的時候,正是秋天,老百姓家里很多隻果,我們戰士一個都不去拿。我看了那個消息很感動。在這個問題上,戰士自覺地認為︰不吃是很高尚的,而吃了是很卑鄙的,因為這是人民的隻果。”

當年的3縱22團就是現在的武警355團,韋政委自豪地說,那個“不吃百姓隻果”的連隊就是我們團的9連!他說話的時候,眼楮一直沒有離開那只隻果,而我的目光已經穿越到時光里另一只隻果上。

那是發生在我當新兵的時候,有一天晚上,我們全連緊急集合在操場上。司務長犯了貪污罪,保衛干事把他帶到連隊,當著全連的面,宣布對他的逮捕令。接著進行一個莊嚴的程序——摘掉司務長頭上的帽徽與領章!那意思是明確的,你偷拿了公家的“隻果”,你不配革命軍人的稱號。那晚,皎潔的月光,傾瀉在大地上,光是光,影是影。

我對隻果的第二次深度對視,發生在我當青年干事的時候。那天,政治處主任交給我一個任務。他說,某連副連長在駐地搞對象,你去了解一下情況,如果真有這麼回事,找他談話,問他要對象,還是要軍籍?

這位副連長冷靜地選擇要軍籍,但是,說話間,他掉下了眼淚……我尚未婚配,不久也要面臨同樣的問題,我要搞明白這是“土政策”,還是有“紅頭文件”?我翻出厚厚的政治工作文件匯編,看到一份相關的文件,那是總政治部轉發西北某地的一個調查報告,那里發生一起嚴重事件,原因是駐軍在當地找對象,影響了當地青年的婚配。據此總政治部做出規定,干部不許在邊遠地區,少數民族地區,貧困地區找對象——姑娘的臉蛋似隻果,但這個“隻果”不許當兵的吃。

我和韋政委這麼聊著,發現隻果的歷史蘊含如此豐富。

就這樣,又一只金色的隻果從時空隧道中現身。

“文革”期間,我所在的內衛團負責撫順戰犯管理所的軍管。這里正關押著國民黨戰犯,赫赫有名的黃維等也關在這里。撫順戰犯管理所以改造日本戰犯、改造末代皇帝溥儀,聞名世界。

有幾位軍人忘記了“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吃了戰犯的“隻果”——動了那些做了俘虜的國民黨將軍帶在身上的珍寶、錢財。著名一例,是有人偷偷把放在倉庫保管的戰犯的金條割去一塊,裝進了自己的口袋。這事鬧大了,直抵中央,周總理做了嚴肅的批示。

那些日子,上級工作組一撥撥到團里。一直到今天,許多出去的戰犯寫回憶錄,都不忘寫上這件丑事。而此前,日本戰犯吃大米,我們的干部吃高粱米;三年“自然災害”期間,國民黨戰犯吃豆腐,我們的干部吃豆腐渣。戰犯對共產黨人和共產黨所領導的軍隊佩服得五體投地。

听我講述完,韋政委為我的故事做了升華,他說︰“毛主席說的這個隻果,不是一般的隻果,它是認識共產黨,認識人民軍隊的試金石,毛主席是用‘不吃百姓隻果’塑造共產黨人和革命軍人的形象和靈魂。”

我知道,355團執行機動執勤任務,征戰大半個中國,任務完成得相當出色,其錦囊妙計有千條萬條,萬用萬靈的一條就是毛主席表揚他們的那一條——“隻果樹下不吃百姓隻果”的鐵律。

不知不覺,越來越多的干部戰士加入“故事會”,給我講了一串官兵不吃“隻果”的故事。指導員張明說,我們政委一篇“不吃百姓隻果”的論文剛剛得了總部金獎。

我問︰“什麼內容?”

韋政委謙遜地說︰《新形勢,“不吃百姓隻果”當從戰略高度思考》。我們看著隻果,隻果也看著我們。隻果沒有眼楮,心就是它的眼。

(作者系軍旅作家)

(《解放軍報》2016年11月23日 09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