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曉康筆下的“最美淚珠”是怎樣的?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薛曉康責任編輯︰柳晨
2016-12-07 08:51

啊,美麗淚珠

■薛曉康

在薛作者的印象中,坐落在青藏高原山溝深處的這個彈藥倉庫,似乎是專門制造一種幽靜的地方。當然,偶爾也會有熱鬧的場景出現,而每一次“偶爾”都成為兵們軍旅生涯的一段鮮亮篇章。

趕得早不如趕得巧,“偶爾”出現在眼前,幾十面彩旗在微風中搖曳熱烈的情緒,但這並不是因為薛作者的到來,而是這一天正是退伍老兵告別軍營的日子。

兵們歡聲笑語集體會餐以後回到各自宿舍,一個個心情復雜地興奮交談,有的互贈照片,有的互贈筆記本,還有的互贈香煙之類,以作戰友情誼的長久紀念……薛作者不禁回想起多次送別戰友的情景,忍不住上前跟那些退伍兵攀談,盡量用過濾的言語安撫他們有些依依不舍的心,並且很賣力氣地幫他們把行李往汽車上搬。

不料,薛作者的體力已不如從前,再加上高原反應,只覺手腳一軟,一大件眼看就要被推到車廂里的行李翻滾到他“龍蝦”一樣的軀體上,癱坐在地上的薛作者便扶住行李說︰“看來它挺有個性,很懂感情,它是真舍不得離開軍營呀!”這話頓時引來兵們的集體哄笑,薛作者有些狼狽地跟著笑。就听倉庫的段主任在一旁發感嘆︰“唉,每回送退伍兵的場面都是大家在一起抹眼淚,搞得我心里怪難受,像這樣高高興興的場面簡直太難得了,看來還是大作家有高招呀,今後我也應該在這樣的場合來幾招搞笑的動靜才行。”

薛作者慚愧地解釋︰“這不算啥高招,只是無意間出了點小洋相,搞笑的動靜是那些小品演員的專長。”

段主任把手堅定地一揮︰“不,帶兵干部學點小品演員的招數也沒啥不好,關鍵時候也許有用,團結緊張嚴肅活潑,活潑嘛,沒啥不好嘛。同志們!”段主任提高嗓門,“我想臨時下達一個命令,哦,不算命令,是建議。今天,我們大家在送別戰友的時候,都不要掉眼淚,男兒有淚不輕彈是吧,要笑,喜氣洋洋地笑,歡天喜地地笑,把最美麗的笑容留給戰友,留給軍營,留給高原,好不好?”

“好!——”

兵們的聲音踫撞著四周的山,而四周的山則以永恆的姿勢將兵們的聲音回蕩成氣勢磅礡的戰歌。

薛作者猛然看見,倉庫一側的山脊上有一串人影,細看,有十多個藏族群眾匆匆行走在山道上,他們也趕來送行。

道別的時候到了,兵們在倉庫大門外的壩子里列隊,藏族群眾依次給每個退伍兵獻哈達,遞青稞酒。營區里的喇叭在播放歌曲《送戰友》。這個簡短而富有民族特色的送行儀式結束後,意猶未盡的藏族群眾又跳起了“鍋莊”渲染氣氛,熱情地將退伍兵一個個“旋”上了汽車。

汽車啟動了。就听段主任高聲大喊︰“都听好了,大家一起揮手一起笑,把我們最美麗的笑容露出來啊,笑啊……對對,就這樣,笑起來啊,笑啊……”

薛作者听出來了,段主任的聲音有些哽咽,簡直哽咽,哽咽無聲了。再看,段主任的臉上已掛滿了淚珠。

汽車漸漸遠去,段主任朝前方一邊揮手一邊緊跑幾步,猛然停住,端端站立著,許久不回頭,就是不回頭。薛作者心里明白,段主任是不想讓兵們看見他的眼淚。

薛作者回身看,揮著手的兵們和藏族群眾全都面露笑容,但臉上竟然也掛滿了淚珠,他們的淚珠很美麗。的確,那淚珠是如此的美麗,是無法形容的那般美麗,從淚珠里反射出來的光芒跟帽徽閃耀的光芒同樣鮮艷。一串串淚珠把金色陽光稔成了碎碎的金黃。剎那間,淚珠在薛作者凝固的笑臉上刷刷滾落……

(《解放軍報》2016年12月7日 09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