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是幸運的︰世間絕美景色在,最天才的詩人也在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譚萍責任編輯︰柳晨
2017-04-17 08:35

在古詩詞中詩意行走

■譚 萍

中國是一個詩的國度,秀麗的山川孕育出詩的靈氣,勤勞的百姓培育出詩的魂魄。幾千年來,歷代詩人為我們留下了數不清的美妙詩篇,從《詩經》到《楚辭》,從《唐詩》到《宋詞》,無數騷人墨客為後人描繪了一幅幅鐘靈毓秀的詩意山河。

山川之美

中國詩詞中描寫名山大川的極多,人們耳熟能詳的有杜甫的《望岳》、李白的《望廬山瀑布》、蘇軾的《題西林壁》等名篇,其中的名句諸如“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等更是婦孺皆知。詩人在美麗的大地詩意行走,為我們留下了無數浪漫的篇章。

中國山水詩的開山鼻祖是南北朝時期的謝靈運,這位唯美、浪漫的詩人有著頗為顯赫的身世。唐代詩人劉禹錫寫過一首《烏衣巷》︰“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今天看來,謝靈運應該是位標準的“烏衣郎”。公元422年,謝靈運被貶到荒遠的永嘉擔任太守,這位政治抱負落空的世家子弟寫下了“將窮山海跡,永絕賞心悟”的詩句,走向山水,回歸自我的心跡初露端倪。

永嘉地處浙東南楠溪江畔,風光旖旎,作為一郡太守,謝靈運醉心山水,游蕩于奇山異水間。在永嘉一年多的時間,是謝靈運山水詩創作的巔峰期,其現存的40余首詩歌,永嘉時期的便有20多首。

無獨有偶,在謝靈運逝去幾百年後的唐代,浙東又迎來了一個詩歌的春天,“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謝公宿處今尚在,淥水蕩漾清猿啼。腳著謝公屐,身登青雲梯。半壁見海日,空中聞天雞。”李白在夢中重溫了當年謝靈運的足跡。據學者考證,除李白外,在唐一代還有王勃、杜甫、王維、溫庭筠、杜牧等400多位知名大詩人在此徜徉,他們擊節高歌,留下了1500多首膾炙人口的詩歌,形成了一條史無前例的唐詩之路。

與浙東齊名的另一條唐詩之路是長江三峽。提起三峽,我們能夠憶起的第一首詩一定是李白的《早發白帝城》︰“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公元759年春,李白因永王李案流放夜郎(今貴州一帶),取道四川赴貶地,行至白帝城忽聞赦書,驚喜交加,隨即放舟東下江陵(今湖北荊州)——今讀此詩,詩人當時那種喜悅暢快的心情仍能撲面而來。

三峽是幸運的,上蒼不僅將世間絕美的景色集中于此,更將最天才的詩人賜給了這塊土地。據統計,在《唐詩三百首》中,描寫長江的有54首,而直接描繪三峽的就有12首——想中國地域之廣,300首唐詩中竟然有12首專寫三峽,可見三峽在中國人心目中的地位。

情感之美

詩詞是情感的產物,與其它藝術形式相比,詩詞更注重情感的表達。

美學家朱光潛在《談美》一書中說︰“詩和散文不同,散文是敘事說理,事理是直截了當、一望無余的,所以它忌諱迂回往復,貴能直率流暢。詩遣興表情,興與情都是低回往復,纏綿不盡的,所以它忌諱直率,貴有一唱三嘆之音,使情溢于辭。”朱光潛還舉例說,比如看見一個年輕姑娘,敘事只需說“我看見一位年輕姑娘”,而說理則需說“她年輕所以漂亮”,但如果你一見就愛上了她,就需要一種纏綿不盡的形式來表現,朱光潛以古詩《華山畿》為例,表示應該這樣說︰“奈何許!天下人何限?慊慊只為汝!”

朱光潛的表達非常“迂回往復”,其實說白了很簡單,他的意思是詩詞最擅長表現人的情感。

想起了那首傳唱千古的《釵頭鳳》。陸游與愛人唐琬被迫分離後各自成家,幾年後陸游在沈園與唐琬夫婦相遇。面對青梅竹馬的唐琬,陸游感慨悵然,不能自已,題《釵頭鳳》于壁間,極言離索之痛︰“紅酥手,黃滕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唐琬讀後也依韻和之,情意淒絕︰“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干,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闌。難,難,難!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相愛卻不能相聚,陸游“錯,錯,錯”“莫,莫,莫”和唐琬“難,難,難”“瞞,瞞,瞞”的感嘆,既蕩氣回腸,又有慟不忍言、慟不能言的情致,令人不忍卒讀。據說此次相遇不久,唐琬即抑郁而終,而陸游直到晚年還常到沈園游園,其意不言自明。

唐詩中描述相思之情的作品也不在少數,其中以王維的《相思》最為知名︰“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采擷,此物最相思。”今天《相思》已成為男女之間的情詩,紅豆也成了愛情的象征。其實,詩中抒發的原本是思念朋友之情,與今天的理解有異。

李龜年是唐玄宗時期著名的宮廷樂工,深得玄宗寵愛,與王維、杜甫等人也非常熟悉。天寶之亂後,杜甫輾轉漂泊到潭州(今湖南長沙),“疏布纏枯骨,奔走苦不暖”,晚景極為淒涼。而此時李龜年也流落江南,經常演唱王維的《相思》曲,據《明皇雜錄》記載︰“每逢良辰勝景,(李龜年)為人歌數闕,座中聞之,莫不掩泣罷酒。”這對故交在這種情景下相見,杜甫感慨萬端,寫下了《江南逢李龜年》︰“岐王宅里尋常見,崔九堂前幾度聞。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

這一幕與《紅樓夢》中“陋室空堂,當年笏滿床;衰草枯楊,曾為歌舞場”又是何其相似。

變幻之美

吟詠清明的詩詞不勝枚舉,但流傳最廣的當屬杜牧的《清明》︰“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小杜用白描手法為我們勾勒出一幅動人的清明春景圖,也為這個傳統節日注入了豐富的文化內涵,千余年來深受人們的青睞和喜愛。

後來有人進行二次創作,《清明》搖身一變成了一曲情趣盎然的小令︰“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這曲小令如電影的分鏡頭,幾幅畫面依次切換,別具一格,味道全新,極富音韻美感。還有人將其改為五言詩和三言詩——“清明雨紛紛,行人欲斷魂。酒家何處有,遙指杏花村。”“雨紛紛,欲斷魂。何處有,杏花村。”如此雖然也別有風味,但讀來總讓人覺得少了詩的節奏和韻律,缺了原詩那種朗朗上口的神采和情趣。

對《清明》最令人稱奇的再創作,是不增減一字就將其改編成人物、地點、背景、表情、動作、對白和情節俱全的史上最短獨幕話劇︰

(清明時節)

(雨紛紛)

(路上)

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 牧童︰(遙指)杏花村!

類似的故事還有很多,相傳晚清某書法家為慈禧太後書一紙扇,錄唐代詩人王之渙的《涼州詞》︰“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不料匆忙之中漏了一個“間”字。慈禧發現後大怒,指為欺君,欲將其問斬。書法家忙說︰“太後息怒,這不是王之渙的《涼州詞》,而是臣據《涼州詞》填的小令。”隨即朗聲誦道︰“黃河遠上,白雲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慈禧為他的機智所動,不但沒殺他,反而重重加賞,巧妙斷句,救了這位書法家一命。

這種變幻之美,非潛心把玩是不足以領略其中之妙的,這也正是中國詩詞和傳統文化的魅力之所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