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舍的軍旅與鄉愁,且看小說家筆下的滄海桑田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劉常責任編輯︰柳晨
2017-04-17 10:51

難舍的軍旅與鄉愁

——略論宋世奎的長篇小說創作

■劉 常

小說家總是以自己的方式來觀察和表現這個世界,在他們的筆下,人物的內心被洞察,幽隱日常的情感在環境中夸張放大;故事的情節被裁剪,似水而逝的流年在矛盾中跌宕起伏。盡管如此,小說家用藝術的手法為我們還原出更加真實的世界,在這個藝術的世界里,寄托著小說家的率真與灑脫,珍藏著小說家心底的美好與感動。宋世奎正是這樣一位小說家,他用自己的思索與創作,有意無意地記錄了滄桑的歷史,折射出人性的光輝。

小說《武裝部》(解放軍文藝出版社)書寫的是一段軍人的成長史。故事從野戰英雄團團長吳天成被安排到地方人武系統工作開始,這一安排不僅成為吳天成這個小說人物軍旅生涯的分水嶺,同時也寓意著一個“軍人”的人生轉折。作者在小說中沒有回避矛盾。吳天成的人生轉折並非自願,而是客觀環境變化強加于個體命運使然。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吳天成直面命運挑戰的毅然決然,這不僅是小說人物的性格特點,更是小說作者主觀意志的強烈表達,這種表達的所指是一名軍人在面對角色轉換時的勇氣、責任與擔當。吳天成的重生之路從武裝部這個新的起點展開,一系列人物開始躍然紙上,出現在小說人物吳天成的軍旅生涯和小說作者宋世奎近乎自傳式的敘事當中。

人民武裝部作為地方同級黨委的軍事部,是國防動員力量構成的重要組成部分,選取人武部作為小說創作的題材,具有拓展當代軍旅小說視野範圍的重要意義。在人武部這個新的戰場上,小說的主人公開啟了軍旅生涯又一段奮斗的歷程。與前半段成長史不同,軍人吳天成在人武部這一成長環境中面臨的矛盾更加復雜,多變的事態、糾結的情感、錯綜的關系、交織的利害,使吳天成這位直爽果斷的軍人在前進的道路上磕磕絆絆、阻力重重,以至最後也學會了“走直路拐活彎”的工作方法。表面上看,在一系列沖突和懸念過後,作者筆下的吳天成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了改變,深入解讀便不難發現,主人公吳天成在變化中總有不變,那就是軍人正直的品質和純潔的底色。原則的堅定性和方法的靈活性使吳天成這一人物血肉豐滿,切實可感,也襯托出整部小說在藝術風格上的真實和崇高。正是這份真實和崇高,讓吳天成在經歷了一番世路的歷練後,依然在軍事演習中彰顯出一名軍人的血性和本色。這份真實和崇高,讓吳天成在最後面對轉業到地方工作這一人生再次轉折時釋然而從容,升華出軍人心中那份質樸淡泊的家國情懷。

如果說《武裝部》書寫的是一個軍人的成長史,浮現著作者自身的從軍之路,那麼《發小的夢》(花山文藝出版社)就是作者的一部心靈成長史,這段歷程中律動著作者濃濃的鄉愁。《發小的夢》從燕趙平原一處典型的村落展開故事,敘事的起點是小說主人公的童年。村頭的牲口棚、村里的大槐樹、鄰家的老奶奶、同街的小伙伴,這些具有濃厚北方農村特點的小說環境構造將作者和讀者帶回到“自然”“土地”“故鄉”“離愁”這些人類共有的文化符號和心靈體驗。小說中,作者在人物的對話中使用了原生態的地方語言,這種來自民間的語言使小說人物更加活靈活現,同時也增強了小說整體的地域性特點。值得一提的是,在文學史中,地域性不僅常常成為小說家風格流派的標識,更常常成為小說家發揮想象力和創造力的靈感之源和心理空間。地域性也使小說的風貌各異、小說家風格各異,具有記錄某一地域社會發展和時代變遷的典型意義。

《發小的夢》中,作者筆下的一群少年都是同村沾親帶故的鄉鄰,相伴著這些“發小”的成長,改革開放恢弘的社會歷史圖卷在小說中漸次展開。而這一切變化的背後,是歷史和時代在變。時代對命運的影響、集體與個體的關聯,都通過小說家微觀的視角和筆觸被深刻地呈現在讀者面前。在《發小的夢》中,作者的筆觸是舒緩的,他有時似乎是有意放慢敘事的節奏,讓讀者在城市化的歷史進程中體味鄉土的溫暖。作者的心境是平和的,雖然心靈的成長經歷了是非愛恨的磨礪,但心靈的成熟最終突破了個體悲歡的局限。這部小說的意義在于,它揭示了個體生命在面對歷史變遷、世路際遇時應當如何選擇與揚棄。心靈的成長需要真、善、美的滋養,更需要與偉大的時代合拍共鳴。從這個意義來講,《發小的夢》其實是每一位與時代同行者追尋夢想的心路縮影。

《武裝部》和《發小的夢》不僅寄寓著作者自己的軍旅人生和心靈成長,更透視出大多數軍人心中難舍的軍旅和鄉愁。對軍旅與鄉愁的這份執念是軍人相伴一生的深情,也是軍人奮然向前的動力。在這個改革強軍的偉大時代,身為歷史的參與者與親歷者,我們應該靜靜地讀一讀這兩部小說,去體味軍人投身變革時的欣然與自信,去感受時代強音在個體心底的震動與回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