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人民的名義》︰應有好戲在後頭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譚曉明責任編輯︰柳晨
2017-04-18 14:57

電視劇《人民的名義》——

應有好戲在後頭

■譚曉明

反腐劇《人民的名義》在湖南衛視“金鷹獨播劇場”播出以來,引起觀眾熱議。據網上統計,豆瓣網友曾給出9.1的高分,收視率最高達3.287%,全網視頻播放總量已破15億。觀眾稱其是對充斥熒屏已久的玄幻、穿越、神劇的有力反撥,是現實主義回歸電視劇創作的力作,勇敢地展現了反腐劇的最大尺度。同時,也有很多批評的聲音,諸如︰人物臉譜化、沒有擺脫清官戲的窠臼、編創思維落後于這個時代等等。

仔細閱讀這些評論,在這些看似對立的話語里,我們其實能看到一種共同的態度,那就是觀眾對《人民的名義》所表現出的現實主義創作方法的欣賞,贊譽者是贊其真實地表現了生活 , 批評者是苛其表現的深度與力度之不足。

確實,《人民的名義》讓我們看到了在電視劇創作中久違的現實主義方法之回歸,它以結實的細節、真實的人物和力求全面概括生活的氣度傳遞著一種關注現實生活,介入道德人性,並力圖改變社會歷史走向的現實主義美學觀,這在奇幻穿越惡搞歷史充斥的當下熒屏顯得彌足珍貴。所以,《人民的名義》配得上觀眾的贊譽。

雖然聚焦于官場反腐,但是該劇編導通過頗具匠心的情景設置描繪了一個主題集中、視野開闊的社會風情畫卷。圍繞大風廠拆遷、副市長丁義珍外逃這個核心,《人民的名義》以層層剝筍、一波三折、懸念迭起的情節展現了漢東省檢察院反貪局與各級腐敗分子的斗智斗勇,展現了副國級貪官趙立春、省政法委書記高育良的落馬過程。在這個主線情節的展開中,作者舉重若輕地把裸官、裙帶關系、夫人用權、官商結盟、貪官外逃,以及大齡剩女、孩子教育等等當代中國耳熟能詳的社會現實包容進一個線索復雜、脈絡清晰的結構之中。

可以看出,作者有巨大的“野心”,要為反腐敗故事構建一個龐大的社會風俗背景,把反腐從一個單純的政治話題擴展成一個社會風俗的綜合展示,從而不僅讓觀眾看到執法部門如何整治貪官,更想展示生成腐敗的人性、制度和文化的緣由。

更有意味的是,編導以扎實的生活積累為基礎,以工筆般的細致筆法把中國獨特的政治制度運作方式和性質特點形象地展現在觀眾面前。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在中國人民在長期的歷史與現實實踐中逐漸形成的一套適合中國國情的獨特的治理體系,這是一個還在完善過程中的文明創造,是對人類現代化道路的有力補充。我們迫切需要通過客觀地表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運行方式和性質特點來構建“制度自信”的具體內涵。

通過開篇敘述逮捕趙處長和丁義珍出逃事件中漢東省委領導對于“規”與“捕”的爭論;通過敘述漢東省檢察院、京州市公安局在不法商人蔡成功的處理問題上對辦案權的爭奪等等,該劇形象地展現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體系中權力的運行邏輯和制衡機制。劇中對“1•16事件”的情節設置則展現了這個制度的“人民性”這個特點。在所有國家的危機處理中,在形勢不明的情況下,行政執行者有天然的暴力沖動,“1•16事件”中,當不明真相的市委書記李達康在維穩思維和祁廳長不懷好意的慫恿下欲粗暴行動的關鍵時刻,老干部陳岩石依托自己良好的口碑和“以民為主”作風形成的道德優勢實現了對這種沖動的有效制約,這個段落精彩展現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下“一切為了人民”這個權力運作的底線。

除了這種正面的展示,《人民的名義》也通過人物關系的設置不動聲色地批評了在干部任用中的裙帶風等種種不良風氣。比如,京州檢察院反貪局局長的父親是前檢察長,省公安廳長的老師是省政法委書記,反貪局偵查處處長的母親是退休處長,京州銀行副行長的丈夫是市委書記等等。

上述總體性把握生活、解釋生活的視野和把體制運作方式作為審美觀察對象的敘事聚焦使得該劇有一種理性思辨的崇高風格,是《人民的名義》最值得稱道的藝術成就。

當然,《人民的名義》也要勇于接受觀眾的批評。

首先是與反腐主線所體現出的深厚現實主義功力相比,主創者對人物的感情生活和家庭戲這些副線的處理略顯拖沓而散亂,戲劇的情景合理和人物的心理真實都失之偏差。其實,把這些副線上多余的東西去除,故事就會更加緊湊有力。

相比于網上的某些“湊集數”等聲音,我更願意相信這或許是主創者處理龐大的綜合性結構時筆力不逮造成的遺憾。

本劇更值得商榷的地方是它的人物塑造。

在這個50多集的龐大結構中,作者塑造了十多個人物。除了李達康比較有個性之外,其他人物基本是一種類型化的處理,甚至像主要人物如反貪局局長侯亮平完全是一個道德政治正確的概念化身。難怪有人戲言《人民的名義》的人物可以歸納為︰光明正大沙瑞金,理想化身侯亮平,人民公僕陳岩石,GDP衛士李達康,滿嘴胡話蔡成功,“農民兒子”趙德漢,一心副省祁同偉。

確實,在這個人物畫廊中,陳岩石代表了紅色傳統,一種革命時代的風格;沙書記是一個黨的優秀代表;侯亮平是新文化觀念下的“清官”形象……人物塑造過于功能化,完全服務于情節的推進,個人內心的展示不夠,性格心理的東西太少。這種過于類型化的人物塑造方式讓人物容易成為某種概念的標簽,人物具體的內心活動無法得到有效的揭示,會給人一種好人與壞人的簡單判斷,反貪故事也就成為“好人抓壞人”的游戲,本來可以通過人物心理的細膩描寫表達的制度和文化的內在緊張,被人物心理的扁平化遮蔽掉,把大量篇幅浪費在了辦公室貧嘴和無聊的家庭情感上,讓故事失去了回應當代制度建設這個時代主題的機會。

真正的現實主義方法不僅要展現生活的實然,更要表現生活的應然。 可以說,《人民的名義》在反腐題材的影視劇創作中開了一個好頭,但還遠遠不能代表這個領域的高峰。我們有理由相信在強調制度建設與道德力量並舉的今天一定會有更加優秀的作品誕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