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烽火︰重溫《南昌起義》史詩畫卷

來源︰美術報責任編輯︰柳晨
2017-06-01 15:35

黎冰鴻 南昌起義 200×259cm 布面油畫 1960年 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藏

近日,“繪心藝魂——黎冰鴻藝術回顧展”在北京中國美術館舉行。黎冰鴻(1913-1986年)是在救亡戰火中成長起來的藝術家,早年作品多為戰地寫生、宣傳畫、人物素描、漫畫等,後多作油畫,探索油畫民族化之路,將繪畫技巧歸納為“意、章、形、色、筆”五字訣。

木心曾說,作品就是藝術家公開的隱私。今天,我們除了對《南昌起義》史詩畫卷的重新審視和梳理,面對黎冰鴻先生一生藝術生涯的回顧,我們該如何還原一個真實立體的黎冰鴻在中國現當代藝術教育譜系中的位置?

歷史畫的藝術性是一個耐人尋思的話題。同樣地,我們感受到了黎冰鴻的歷史畫中的獨特與創新,往日里這些被遮蔽的藝術內質,又從何而來?如何被發現?

黎明烽火︰重溫《南昌起義》史詩畫卷

《南昌起義》在人物形象的塑造刻畫、歷史場面的調度、整體色調的處理等方面均極見匠心。它不僅是黎冰鴻本人的油畫代表作,更是新中國黎明時刻的歷史見證。

黎冰鴻的一生,曾經三次創作《南昌起義》。1959年,在新中國成立10周年之際為中國革命歷史博物館(現中國國家博物館)創作第一幅;1960年,為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創作繪制第二幅,與第一幅基本一致,只是色調略有差別,表現了黎明前的夜晚,領導南昌起義的幾位領導人做最後部署的場景,畫面中五位起義領導人周恩來、朱德、賀龍、葉挺和劉伯承處于靠左的位置,在燈光與台階的烘托下,居于畫面的視覺中心。周恩來位于整個畫面的黃金分割點上,左手叉腰右手舉起,顯示了對起義勝利的堅定信心。周圍的革命軍則手里持著武器,神情堅定,畫面整體色調偏冷,烘托出嚴肅而緊張的氣氛。畫面中,遠處正微微亮起的天空,預示著起義即將給中國帶來一片光明。

中國美術學院教授全山石先生在《黎冰鴻先生的繪畫藝術》中寫道︰“作者在創作《南昌起義》之前,對歷史人物的造型、服裝、道具都作了深入細致的研究,畫了大量的素描和油畫寫生,甚至對起義時的夜色、燈光的色彩和光影效果也作了分析研究,嚴謹的創作態度和樸實的畫法使作品更具有說服力和感染力。”

中國美術學院教授翁誕憲先生也回憶說,“他的《南昌起義》,我們學畫的時候就非常關注。當時佔主導地位的還是蘇派風格,一般在暗部畫得比較整,沒多少內容。黎先生的藝術風格比較獨特。他的風格是在暗部的內容很多,信息量大,暗部、亮度、質感都有,陰影畫得很透氣、很透明。高光的表達也是很獨特的方式。當時給我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1976年“文革”結束後,黎冰鴻應南昌八一起義紀念館的邀請開始進行第三次創作。他特意到了南昌、井岡山地區體驗生活,訪問了老紅軍、老赤衛隊員及其親屬,收集了當年起義領導者各個時期的照片和資料。畫了數十張8開、16開,以至24開大小不等的油畫習作和速寫、素描等畫稿。起先他以飽滿的熱情創作了一幅尺寸相對較小的紙本油畫《南昌起義》,並參加了1977年春天舉辦的“全國美術作品展”,這次的畫面中增加了人群中幾面迎風飄揚的紅旗,反映了勢不可擋的革命力量。

為南昌八一起義紀念館創作的《南昌起義》正稿于1977年才繪制完成,他在正稿完成前還創作了一批小稿。中國美院美術館原館長楊樺林談到了根據主題性繪畫作品來推斷相關的小稿和素描稿的創作年代的問題。“油畫《南昌起義》的情況稍微復雜,因為原先的小稿和素描稿均被定為1959年所作。我們經過反復比對,發現僅有4幅素描稿與1959年所作的油畫《南昌起義》相關,可定為1959年所作,其余的均可在1977年創作的油畫《南昌起義》中找到對應的人物,遂都改定為1977年所作。”據悉,黎冰鴻先生听取當時黨史專家的建議修改了1976年的小稿,去掉了1976年紙本小稿中一面被扔在地上、被折斷、殘破的國民黨黨旗,依然突出表現了起義勝利後的場景,所以這幅作品又名《歡呼勝利》,這也構成了中國現代美術史上的一段佳話。

除《南昌起義》外,黎冰鴻的軍事題材作品創作,貫穿其畢生。從新中國成立初期的《燒地契》《秋收起義》《我們為正義而戰》、連環畫《白衣戰士李蘭丁》、宣傳畫《抗美援朝、救鄰自救》等,到晚年的《黃昏出擊》,每一幅作品,無不殫精竭慮,充分顯示出作者對于人民軍隊的深厚情感和高超的繪畫技巧。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