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白鹿原》經驗能否突破文學改編怪圈

來源︰北京青年報作者︰楊文杰責任編輯︰張莎莎
2017-06-23 15:47

電視劇版《白鹿原》前晚收官。這部命運多舛,歷時17年才得以完整呈現的電視劇作品,終于在塵埃落定時獲得了它應有的尊重︰該劇最終實現了收視率破一及全國同時段排名冠軍,業內外評價也逐漸轉向肯定其在名著改編上的成功。

在昨天舉行的專家研討會上,包括經歷了電影版和兩版話劇改編的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仲呈祥在內的與會專家,一致認為《白鹿原》電視劇版的改編在文學名著改編上提供了大量新鮮經驗,從敘述語言到影像語言的轉換,可以說都是做了加法,值得高度重視。反觀當下國劇市場大部分作品均來自文學作品改編,原創劇本已經極少,因此電視劇《白鹿原》的經驗更值得復盤。

“尊重電視劇特殊規律進行的改編”

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仲呈祥總結,電視劇版的改編能夠成功,主要原因就是這次的改編者,他們是站在小說家的肩上去對待這部作品,而不是匍匐在小說家的膝前,當小說忠實的翻譯者。是一次“力求站在當代思維的高度,尊重電視劇的特殊規律進行的改編”。

陝西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李震直言,大家一般對大眾傳媒上傳播的東西都不會用經典這個字來說,因為大家有個潛在話語,就是大眾傳播的東西都是爛東西,都是快餐,都是一次性的東西,這個看法應該糾正。

文學改編怪圈 對編劇心理造成傷害

“四大名著當然是古典文學的經典,那麼四大名著的改編至少我認為《紅樓夢》和《西游記》是電視劇中的經典,而且這個經典的程度和我們四大名著的經典基本上是匹配的,為什麼就不敢承認呢?我們好多人說壞話不敢說,好話也不敢說,這個文藝批評就出問題了。 面對《白鹿原》我覺得至少它是一個接近經典的東西。” 李震的依據是,當下文學改編基本上形成了一個怪圈,又離不開它,又不能改它,所以對編劇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但是這個怪圈怎麼解除?“我覺得是大家對這個怪圈沒有理解清楚,現在的改編一般是把小說拿過來,然後改編,好像小說是至高無上的範本,其他影像的東西再怎麼做都是對它的褻瀆,這個觀念首先是有問題的。因為小說是一種媒介產品,影視劇也是媒介產品,不同媒介制作的產品是完全不一樣的,是獨立存在的兩個作品。我們的錯誤就是老是拿小說的標準要求影視劇,但是如果一個影視劇拍得像小說一樣,一定是失敗的影視劇,而不是成功的影視劇。”李震說。

《白鹿原》的改編路線︰尊重原著與媒介

李震總結《白鹿原》改編成功而接近經典,是因為它找到了一條正確的改編路線︰ 尊重原著的同時尊重媒介。

李震認為電視劇還有一個要領就是把所有該娛樂化的細節全部娛樂化,幾場好戲,豐富有趣,而人物性格邏輯不但沒有變而且加劇了。“鹿子霖跟鹿兆鵬兩代人觀念上的差異,在小說里面就是說鹿子霖想讓鹿兆鵬跟別人結婚,這樣敘述一下就完了。但是劇中是鹿子霖拿著鍋到學校里面,沖進去叫鹿兆鵬回家結婚,這種視覺可以說是一種奇觀了,這種娛樂化發揮到了極致。只有這樣,兩代人的沖突才能凸顯出來,如果像小說那樣講門兒都沒有。所以他這樣改是尊重媒介自身的規律性,電視劇、視听媒介必須這樣做。”李震說。

堅持就是勝利

電視劇《白鹿原》歷經17年,其中7個月的拍攝,總容量80多集,總投資2.2億,有94位主演,400多位工作人員,4萬人次的群眾演員,以及拍攝期間的十多次重大的轉場。創下影視行業很多的“第一”。

陳忠實先生長子陳海力昨天也在研討會上發言,他頗為感慨地講,家里現在還保存著一份2001年父親與電視劇《白鹿原》總制片人趙安簽署的改編協議,“但是這個協議應該不是我父親簽的第一份,也不是最後一份。在後來的20多年里,有許許多多的影視劇公司都跟我父親聯系過,最後都是無疾而終。我父親在這種情況下,已經對改編從開始的充滿期待,到最後就無可奈何了,甚至再有人找他,他好像已經不太關心這個事了。但在這十幾年來,趙安先生一直在堅持,一直到把這個立項拿下來,改編完,最後是到現在播完。”陳海力說,“我父親曾經說過,所有的改編他最期望的就是電視劇,書現在出版20多年了,今天能夠播映,我覺得這本身就是一種成功,謝謝所有為這部劇付出努力的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