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數字化時代,如何跳出“淺閱讀”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責任編輯︰楊凡凡
2020-11-28 06:50

數字化時代,如何跳出“淺閱讀”

——東部戰區陸軍某海防旅官兵關于提高閱讀質量的討論

武警廣西總隊來賓支隊定期組織“多讀書、讀好書、好讀書”活動,豐富官兵業余文化生活,提高官兵文化素養。圖為11月3日,象州中隊官兵分享讀書體會。 果志遠攝

對每一名軍人來說,在逐夢強軍的征程中,讀書學習是必不可少的“加油站”。隨著智能手機等電子產品在軍營有序使用,官兵閱讀習慣悄然改變,以手機、電子閱讀器為主要載體,以瀏覽網頁新聞資訊、刷微信微博、看網絡小說等為主要方式的“屏閱讀”受到歡迎。

“屏閱讀”看似減少了時間、空間的限制,但受到電子設備硬件和網絡信息傳播特性的影響,以快餐式、跳躍式、碎片化為特征的“淺閱讀”成為閱讀的新方式。如何提高閱讀質量,培養閱讀興趣,破解“淺閱讀”帶來的諸多問題,東部戰區陸軍某海防旅官兵展開了一場關于閱讀的討論。在此,我們摘選部分戰友的觀點看法,希望對大家有所啟發。

各有千秋︰“屏閱讀”VS“紙閱讀”

上士許瑞龍︰“屏閱讀”是數字化時代的產物,改變了人們從“紙閱讀”中獲取知識的方式。連隊駐在海島,圖書室圖書品種不多,交通不便更新周期長,官兵自購圖書數量有限,加上海島氣候潮濕,紙質圖書容易發霉,不宜長期保存,難以滿足官兵閱讀需求。“屏閱讀”方便快捷,讀物資源豐富,內容獲取和存儲方便,還可以與他人即時分享與互動。“屏閱讀”拓展了閱讀的時間、空間、內容、渠道的邊界,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官兵閱讀的積極性。我也經常在休息時間用手機閱讀電子圖書和微信公眾號的文章,遇到喜歡的內容,可以即時分享給親朋好友,交流閱讀感受,這是在“紙閱讀”過程中比較難實現的。

上等兵邵宇豪︰很多青年人都是在網絡環境下成長的,已經習慣了“屏閱讀”。還有的人認為“紙閱讀”是對資源的浪費,不利于環境保護。全媒體時代信息海量豐富、渠道多元便捷,“屏閱讀”能夠獲得最新、最快的信息,而“紙閱讀”獲取信息的時間相對滯後。“屏閱讀”逐漸成為青年人閱讀的主要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形塑了青年人的生活方式和行為習慣,也成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比較愛好寫作,每當遇到學習或寫作的問題時,我就在網上搜索相關問題的解答、範例文章以及寫作方法等,比在圖書報刊中翻閱資料效率高很多,對提高自己的寫作能力幫助很大。

下士叢天宇︰和“紙閱讀”相比,讀者在“屏閱讀”時更傾向于跳讀和略讀,而且很容易受到其他因素的影響和干擾,閱讀效率會大打折扣,更談不上與作者進行心靈上的對話。“紙閱讀”不僅是單純的獲取知識信息,還是一種思想上的交流,讀者可以強烈地感受到作者的喜怒哀樂和想要表達的思想內涵,從而獲得啟迪。紙質書本的溫潤厚重能讓人趨于理性,“紙閱讀”更像是一個安撫社會浮躁心緒的文化空間,在閱讀過程中給人以文化體驗和高層次的精神享受。“紙閱讀”給讀者帶來的愉悅體驗,是“屏閱讀”所不能企及的,在“屏閱讀”時代,要想實現有深度的閱讀,還是要以“紙閱讀”為主。

指導員孫斌︰“最是書香能醉人”,獲之為勝,棄之為殤。雖然“屏閱讀”似乎已成為今天閱讀的主流方式,但也不必過分夸大“屏閱讀”的便捷優勢。“屏閱讀”與“紙閱讀”兩種方式並存,相得益彰,共同構成了多元化的閱讀時代。有人在紙版書中嗅到了書香,感受到了閱讀之美;也有人將視線凝聚在方寸之間,在手指翻飛滑屏中獲取信息,同樣找到了閱讀的樂趣。可能不同讀者會選擇不同的閱讀方式,也可能同一個讀者在不同時段會選擇不同的閱讀方式,無需將“屏閱讀”與“紙閱讀”割裂,乃至對立起來。無論“屏閱讀”還是“紙閱讀”,讀書的要義在讀,“腹有詩書氣自華”,唯有熱愛閱讀,精神才能挺立。每個人的心懷都是一道河水,“再卑微的骨頭里也有江河”,多閱讀多吸收,方能心靈豐沛,奔流向前。對青年官兵來說,只要熱愛閱讀,從“紙”到“屏”,無非是載體的變化而已。

跳躍式、碎片化︰“屏”帶來的“淺”

上士王昌洲︰現在戰備訓練任務比較重,各項工作交織,官兵們每天能夠自行安排的學習時間並不多。我是一名炊事班長,閑暇之余喜歡用手機看看新聞,增長見識、了解世界,有時還用手機搜集一些菜譜和烹飪技能,為戰友們改善伙食。由于時間關系,用手機閱讀只能見縫插針,閱讀的內容也是東一榔頭西一棒槌,經常是看到哪兒算哪兒,沒有代入自己的思考。對想提升文化素養的人來說,這種快餐式的“屏閱讀”,不是最佳的閱讀方式。

中士胡金虎︰社會生活節奏快,人們對手機等電子產品過于依賴,大街上低頭族比比皆是。相較于“紙閱讀”,讀者在“屏閱讀”過程中,眼楮停留在電子屏幕上的時間短暫,很多內容都是囫圇吞棗、一覽而過,容不得過多的思考。這樣,刷到什麼看什麼,漫無目的地閱讀,不僅浪費了大量時間,而且閱讀質量實在不高。我在閱讀中體會到,很多時候並不是閱讀的數量越多越好,與其走馬觀花式地閱讀10篇文章,不如靜下心來認認真真地讀透一篇文章。

上等兵陳嘉誠︰部分戰友沒有養成勤于閱讀的良好習慣,經常拿時間緊、任務重的借口推脫,說很難拿出大塊時間來靜心閱讀,偶爾閱讀獲取的信息也都是零零星星。“時間就像是海綿里的水,只要願擠,總還是有的!”這句話同樣適用于閱讀。作為一名義務兵,入伍一年多來,我一直保持閱讀的習慣,每天早飯前、午飯後都抽出5-10分鐘時間,閱讀書中或網上的文章,簡單記一些筆記,晚上睡覺前再把白天閱讀的內容回顧一遍,日復一日地堅持下來,感覺很充實。

教導員葉晴安︰移動互聯網時代,“屏閱讀”順應了當下社會生活節奏快、工作壓力大、閑暇時間少的趨勢,可以在短暫的時間內迅速獲得豐富的信息和娛樂資源。常常可以看到,人們在乘坐公交車、地鐵或者排隊的時候,手捧手機,低頭閱讀。而這種“屏閱讀”的內容大多是跳躍式、碎片化、娛樂化的信息,很多人只是快節奏地翻看一下,幾乎不會有深入思考。身邊戰友不少也是這樣,經常在閱讀新聞時,被網絡推送消息牽著四處瀏覽,過後卻往往想不起來看了什麼內容。時代發展,“屏閱讀”的存在是不可阻擋的趨勢,同時我們也要清醒認識到“屏閱讀”帶來的“淺閱讀”效應,不要讓“淺閱讀”把自己的學習帶偏了方向。

“深閱讀”︰無關載體,有關追求

四級軍士長陸小旺︰想要通過閱讀提高自己的能力素質,養成閱讀的好習慣、掌握閱讀的好方法非常重要。我給自己制訂了一份詳細的閱讀計劃表,同時也是一張成長路線圖,可以直觀地呈現自己的讀書情況和成長進步,以此來督促自己保持良好的閱讀習慣。我把午飯後、晚上熄燈前的一些零碎時間作為每天相對固定的閱讀時間,采用打卡的方式進行讀書,如果哪天沒有完成閱讀打卡,心里就會產生內疚感。這些年,不論工作再忙、任務再重,我每天都抽出時間來讀書,不給惰性以可乘之機。

排長陳志豪︰忙碌緊張的生活里有很多碎片化的時間,見縫插針式的閱讀,也是一種閱讀方式。古人把馬上、廁上、枕上等小塊時間用來讀書,我們也可以利用好每一段零散時間。比如,訓練間隙、飯後、集合之前,每次雖然只有幾分鐘,但集中算起來是一筆很寶貴的時間資源,用于讀書再合適不過了。一天訓練間隙,一名戰友掏出一本小冊子認真地看了起來,我走近一看,上面密密麻麻地寫滿英文單詞。原來,這名戰友想考軍校,給自己安排每天的學習計劃,利用點滴時間復習文化知識。這給我很大觸動,也催生了我利用零散時間學習提高的動力。

排長範佳順︰在訓練任務緊張時,能夠用來讀書的業余時間就更少。有目的地閱讀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讀到即可能用到,不僅能夠化解部分戰友認為讀書反饋慢的問題,還可以讓讀書直接推動工作生活,這樣讀書興趣就會更加濃厚。讀書貴在學以致用,這是讀書的重要目的之一。我經常結合工作,閱讀一些黨史軍史、軍事科技、軍事理論、心理服務、視頻圖片制作等方面的圖書,在擴充自身知識面的同時,也可以很好地運用到日常工作之中,為更好地開展工作奠定基礎。

連長王海保︰人在漫長的學習過程中,從來都不能滿足于自己已經擁有的知識。而獲取知識,提升自己最主要的途徑是閱讀書籍,以深化自己的思想、豐富自己的精神世界。獲取知識信息的方式多樣,無論是“屏閱讀”,還是“紙閱讀”,“深閱讀”的習慣不能丟棄。作為新時代的革命軍人,與備戰打仗密切相關的專業書籍,必須潛心鑽研下去,哪怕再晦澀難懂、高深抽象,也要反復閱讀思考。同時,閱讀還需要一個良好的環境氛圍,讓官兵尋找一些志趣相投的讀書伙伴共同學習,可以共讀一本書來開闊視野,還可以定期舉行“讀書交流會”,通過交流心得突破閱讀的瓶頸和障礙。

(齊永輝、曹 良、解放軍報記者李懷坤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