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鼓勵退役兵二次入伍 並給予經濟獎勵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李林帥 嚴浩責任編輯︰喬夢
2017-07-07 08:56

二次入伍士兵,到部隊就是骨干,對部隊來說是件好事,但對個人而言,在不多的經濟獎勵面前貌似有點吃虧。究竟是何情結,讓許多退役士兵選擇二次入伍?請看《中國國防報》的報道——

二次入伍 續寫榮光

■李林帥 記者 嚴浩

“鼓勵符合條件退役人員二次入伍,為二次入伍人員開通綠色通道,並按不低于本科學歷入伍青年獎勵標準給予一次性經濟獎勵。”在雲南省出台的《2017年征兵工作措施》中,這一條格外引人關注。

二次入伍士兵,到部隊就是骨干,對部隊來說是件好事,但對個人而言,在不多的經濟獎勵面前貌似有點吃虧。究竟是何情結,讓許多退役士兵選擇二次入伍?6月下旬,記者聆听3位采訪對象的心聲,似乎找到了答案。

“二次入伍,圓了我重返軍營的夢想。”記者與遠在西藏高原的雲南籍戰士李發有通電話,他對自己的選擇頗感自豪。李發有2013年高中畢業後應征入伍,在原成都軍區某部服役。服役期間,他勤學苦練,成為一名出色的偵察兵,多次參與部隊重大軍事行動,被評為“優秀士兵”。

李發有立志在部隊大干一番,然而家中變故阻擋了他在軍營前進的步伐。入伍那年,父親離開了人世,之後姐姐出嫁,家中只剩下母親一人。為此,李發有放棄了選晉士官的機會,選擇退伍回鄉照顧母親。

李發有人回到故鄉,心卻留在了部隊。訓練場景時常在他腦海閃現,對軍營生活的眷戀時常讓他夢回連營。為此,他主動申請加入楚雄某預備役部隊,成為一名預備役士兵。去年征兵開始後,了解到符合新兵征集條件的退役人員可以二次入伍,加之母親身體和精神狀況也較之前有了明顯改善,李發有萌發了再次報名參軍的念頭。

“他那麼痴迷,我當然不能阻攔他實現夢想。”李發有的母親在電話里告訴記者。在母親的支持下,李發有再次穿上軍裝,成為一名光榮的高原軍人。二次入伍的他,在新兵營便憑借過硬的軍政素質,被選為副班長。

“綠色軍營,是續寫光榮和夢想的好地方。”記者與在北海艦隊服役的雲南籍士兵朱森通話,他道出了許多選擇二次從軍士兵的共同心聲。來自文山市的朱森,2012年曾入伍到武警西藏日喀則支隊服役。兩年軍旅生涯,讓他從一名弱不禁風的學生,蛻變成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退伍後,當兵的情景時常出現在夢里,有時候半夜醒來還以為自己在部隊。”朱森對部隊的思念,非但沒有隨著時間推移逐漸淡化,反而愈發強烈,“離開部隊時間越長,越感覺不舍。忘不了訓練場上的摸爬滾打,忘不了站崗執勤的酸甜苦辣,忘不了親如兄弟的戰友情懷……”去年7月,得知可以二次入伍後,他毫不猶豫地報了名。

那時候,朱森的工作剛剛穩定下來,家人都勸他不要再去當兵,並擺出各種理由給他潑冷水,可他卻像“吃了秤砣鐵了心”,說︰“工作可以再找,但當兵只有最後一次機會了。如果不去,我會遺憾一輩子!”

“第一次入伍上西藏高原,這次入伍到北海艦隊。一個武警,一個海軍,這種難得的經歷,是多少財富都換不來的!”電話里,朱森自豪地對記者說道。

在雲南大學校園里,記者見到了就讀于公共事業管理專業的女大學生張永歡。“軍營這所大學校,教會我如何規劃自我。”她開門見山,一語中的。

張永歡曾在火箭軍某部服役兩年,當兵第二年時因帶集訓班錯過了報考軍校的時機,便選擇退役回校復學。

經過軍營兩年的歷練,曾經生活自由散漫、學習缺乏主動的她,學會了自我安排課余時間,並給自己確定了各階段的小目標,然後一步步去努力實現。“當過兵就是不一樣!”張永歡的同學告訴記者,她總是會理智地對待每一件事、每一個人,比起同齡的同學們,顯得更成熟穩重。

退伍復學後,張永歡依舊每天堅持看軍事新聞,時刻關注部隊建設。听說雲南省出台了鼓勵二次入伍的政策,她重返軍營的激情迅速被點燃︰“真的嗎?我做夢都想回部隊。畢業後,我一定再去當兵!”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