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學生士兵到人民日報評論員,他說︰選擇當兵,是我最正確的決定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桂從路責任編輯︰喬夢
2018-04-23 10:17

在中國,每24個人中就有一名退役軍人。在數以千萬的老兵中,有這樣一個人,他一直心系軍營,以士兵的本分來要求自己,堅持在自己的崗位上不改本色,听听他的故事……

請關注《解放軍報》帶來的詳細報道——

征兵宣傳季寄語高校學子

青春該如何度過?將所學和實踐結合起來,在知行合一中體驗“男兒何不帶吳鉤”的壯志豪情,體察歲月靜好背後的另一種人生,無疑是最令人心潮澎湃的方式。新時代的大學生們,軍營一定有你們的向往之處,義無反顧就能抵達!

——退役士兵、人民日報評論員  桂從路 

選擇當兵, 是我最正確的決定

■桂從路

退役5年,每當看到與軍隊有關的新聞,思緒總會飄回那些穿軍裝的日子。平凡的生活、易逝的時光,如流水一般從生命中悄然滑過,但軍旅生涯不斷提醒我,不能辜負那些激動人心、熱血沸騰的歲月,不能丟失那份汗水磨礪出的堅定和執著。

“當兵,是一生一次的旅行。”于我而言,這次旅行不僅是成長過程中最難忘的經歷,更是一個映照初心的起點,在回憶往昔時提醒我來的方向,向未來出發時告訴我去的地方……

青春該如何度過

時至今日,依然清晰記得2011年12月12日那個上午,北京的氣溫已降至零攝氏度以下,我在中國人民大學北區食堂門口,一一作別前來送行的老師和同學,登上前往北京西站的汽車。那時,尚不知如何敬禮的我,面向從千里之外趕來的父親和就讀3年的校園,將右手舉到眉前。對未知的軍旅生活,我沒有擔憂,只有期待。

做出從軍的決定並不難。我就讀的高中雖然只是大別山區的一個縣級中學,但在革命建設年代便確立了“天下己任”的校訓。我就讀的中國人民大學,以培養“國民表率、社會棟梁”為目標。大學3年,在國際關系學院政治學系的課堂上,我收獲了許多有關國家的教益。如同種下種子總有一天要破土而出,選擇當兵,選擇以戰士的身份感受這片國土的美麗,是我最正確的決定。

青春該如何度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把時間用來求索知識,是一個學生的本分;去嘗試、去感受、去遠方旅行,是豐富眼界和胸懷;而將所學和實踐結合起來,在知行合一中體驗“男兒何不帶吳鉤”的壯志豪情,體察歲月靜好背後的另一種人生,無疑是最令人心潮澎湃的方式。

猶豫和徘徊終將錯過最精彩的綻放。做出當兵決定後,我寫下一篇日記,剃了一個發長3毫米的板寸,把幾箱書籍托付給朋友,暫別大學生活並堅信——在南國密林之中,一定有我向往的地方,義無反顧就能抵達。

“當一個好兵”

經過20多個小時火車、4個多小時汽車的顛簸,我們這批“新兵蛋子”終于在一個凌晨時分,齊刷刷地站在大山深處的某個新兵營里。等待我們的,除了炊事班端來的面條,還有新兵營營長的訓令。“當一個好兵”,是我那天夜里听到的最響亮的一句話。

像所有的新兵一樣,我們在立正、稍息的口令中,完成了對軍營最初的認知;在一次次齊步正步、低姿匍匐中,實現了從身體到心理的蛻變。濕冷交加的冬季,清晨出操總是在一片漆黑之中,傍晚時分的“鴨子步沖坡”、五公里越野,也免不了流下許多汗水。3個月下來,原本體形偏瘦、力量不足的我,在“一咬牙、一堅持”中實現了各個課目的突破,逐漸有了兵的模樣。

我所服役的部隊,是戰略導彈部隊。與大山為伴,軍營生活少不了單調和寂寞,但更多的是拼搏中的熱情似火。猶記得我第一次走進發射陣地時的震撼不已,第一次摸到導彈時的夜不能寐。導彈部隊千人一桿槍,講究的是團結協作,追求的是精益求精。作為一名導彈操作號手,熟練掌握崗位技能,必須學習大量專業知識,這對一個文科生來說並不容易。我拿出高考復習時的勁頭,白天照常訓練,晚上加班加點,從基礎物理知識學起,一點點把導彈操作規程弄清摸透。付出總有回報,在幾個月後的專業考核中,我取得了義務兵第一的成績。

半年之後,我被借調到機關從事新聞報道工作。新聞工作對我來說是一個陌生的領域,雖然挑戰不小,但也給了我更多接觸部隊的機會。在采訪基層官兵的過程中,在參與全軍重大典型宣傳報道的任務中,我了解了許多鮮活的基層故事、感人事跡。隨著這些故事在自己筆下變成100余篇文章發表在《解放軍報》《火箭軍報》等媒體上,我對部隊的理解也更加深入。

兩年從軍之路,“優秀士兵標兵”的榮譽承載了組織的認可,三等功軍功章的榮光寫滿了成長的收獲。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兩年,對于人民軍隊來說不過是很短暫的歷史片斷,對我個人而言卻是最難忘的人生經歷。或許,和那些常年堅守在大山深處的戰友、戰斗在一線流血犧牲的將士相比,我不能說自己是一個好兵,但流淌在身體里的軍人血脈,將會伴隨我一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