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學生士兵到人民日報評論員,他說︰選擇當兵,是我最正確的決定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桂從路責任編輯︰楊凡凡
2018-04-23 10:17

像士兵一樣突擊

離別總是伴隨著傷感。卸下軍銜、脫下軍裝前,我最後一次和戰友用力擁抱,最後一次向軍旗敬禮,把淚水灑在軍營。但當踏上離別的火車,我深知行囊中已裝滿軍營的饋贈,在未來的每個日子里,我還會像一名士兵那樣去奮斗、去突擊。

退役返校後,我完成了本科學業並保送研究生。從戰士回歸學生身份,讓我對讀書學習多了一分思考。有人說現在的大學培養“精致的利己主義者”,而軍隊教給我的恰恰是,讀書學習還有更為重要的意義,不應僅僅滿足于找一份工作、實現生活的富足。

2014年8月31日,在研究政治學理論之余,我和同樣從部隊退役的校友周曉輝一起創辦了微信公眾號“一號哨位”。我們當時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一號哨位”能成為軍營和社會對話的一個窗口,讓更多人了解軍人群體,了解軍營生活,並為有志入伍的大學生提供幫助。時至今日,“一號哨位”已經成為頗具影響力的新媒體品牌,持續推出正能量的優質內容,全網粉絲達數百萬,為軍事文化傳播、新時代軍隊形象塑造貢獻了力量。

當然,做這件事並不容易。猶記得起步階段公眾號的關注量寥寥無幾,我們既面臨著較大的學業壓力,對新媒體運營也不甚了解。但我們從未懷疑這件事的意義,像一名士兵那樣堅持到底是團隊的共識。我們白天上課,晚上學習新媒體知識並制作推送,常常熬到凌晨兩三點。我們知道,“一號哨位”的粉絲都是熱愛軍營的人,因此每天的推送不僅是一種儀式,更是對粉絲的承諾。天津港“8•12”特大火災爆炸事故發生當晚,得知有消防戰士犧牲,我心痛不已,凌晨3點鐘爬起來寫文章推送。

“一號哨位”帶給我們許多關注和榮譽,但我想,能夠為軍隊做點事情,是每名士兵的職責。脫下軍裝,我們依然和這支軍隊有不解之緣,她的每一次進步都讓我們自豪,她的每一次精彩都令我們鼓舞。

書寫,也是一種戰斗

研究生畢業後,我被人民日報社評論部錄用,成為一名“黨報評論君”。巧合的是,無論是我就讀的大學、服役的軍隊,還是我工作的報社,都有“人民”二字。記得畢業前夕,在學校組織召開的畢業生座談會上,我曾這樣和大家分享心情︰當我以及像我一樣的人大學子選擇參軍入伍,在泥濘之中低姿匍匐,在冰雪哨位獨自站崗,頭頂的軍徽告訴我們,保家衛國不是一句空話,人民並不抽象。

選擇新聞領域的工作,和我曾在部隊從事宣傳報道的經歷密不可分。做一個有益于人民的人,這是軍旅生涯給我的啟迪,也是我在人民日報社崗位上工作最大的動力。作為中共中央機關報,在一個“人人都有麥克風的時代”,人民日報評論員手握的無疑是“金話筒”。作為黨報評論事業的一分子,在書寫一篇篇文章中見證時代進步,這不僅是一份職業,也是一種追求。當兵站崗,是一種身體力行的保家衛國;“傳遞黨心民意、建構理性思想、凝聚社會共識”,同樣也是為了保家衛國。在這個意義上,書寫,也是一種戰斗。

成為人民日報社評論部的編輯後,軍隊的建設發展是我最為關注的內容之一。圍繞軍隊改革、軍人權益保障等話題,我撰寫、編輯了一些評論文章。今年2月,民政部就落實退役士兵安置啟動“清零行動”,我在《不落一人,給老兵溫暖擁抱》一文中提出了一些建議,刊發在《人民日報》上。前不久,中央軍委在南海海域舉行海上閱兵,我撰寫評論《走向大洋,呼喚現代化的中國海軍》在人民網發表,為改革強軍鼓與呼。

在中國,每24個人中就有一名退役軍人。在數以千萬的老兵中,我只是普通的一個。像他們一樣心系軍營,像他們一樣在自己的崗位上不改本色,這,也是一名士兵的本分!

照片由作者提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