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清華生,為什麼要去當兵?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伍廉榮 等責任編輯︰楊凡凡
2018-06-03 21:22

穿上迷彩,還你一個彩虹般的人生

我很幸運,真真切切當了兩年自己夢想中的“兵”——特種兵;但不知道算不算“不幸”,在部隊那兩年我可以說把這輩子甚至下輩子能吃的苦都吃了。

像大多數男青年一樣,當兵是我的一個夙願;我的父母也像不少大學生家長一樣,在我做出參軍決定時表示了反對,特別是那時我還有一年就將畢業,大好前程擺在眼前,為什麼要去吃那份苦?但我知道,過了24歲或離開大學,我就再沒有這個機會了。經過多次“談判”,我和父母達成了一個協議︰我去當兵,還他們一個不一樣的兒子。

我又何嘗不想還自己一個全新的我?實不相瞞,原本我的性格有些過于倔強和自我,我期待經過軍營的淬煉能有所改觀。沒成想,到了部隊後不久,“清華光環”很快就成了一把“磨刀石”。在戰友們眼里我這個清華生應是“無所不能”,大家踫到不認識的字、不會做的事時都會最先想到我。最初大家讓我做這做那時,我就實話實說自己不會,但他們會立刻反問一句︰“你不是清華的嗎?”我只能硬著頭皮去做。漸漸地,我練就了寫材料、鋪磚、砌牆等各種本領技能,甚至在電話里幫戰友解決家庭糾紛,成了大家的“知心大哥”。

當然,軍營對我的“顛覆”不止于此,更多的是在訓練場上,在意志品質的鍛造上。很多人覺得特種兵非常酷,但成為特種兵後,才知道是非常苦。2016年3月全旅選拔人員參加赴俄羅斯國際偵察兵比武集訓,我雖然是一年兵,但有幸入選。我只記得頭一天就跑了50個全副武裝400米,之後又進行了4個小時力量訓練,晚上頭沾枕頭不到3秒就睡著了。這樣高強度的集訓一直持續了4個月,其中的艱辛現在想來都“不堪回首”。第二年我又參加了赴哈薩克斯坦狙擊手大賽比武集訓,為了研究狙擊我心急之下得了斑禿,食指一層又一層掉皮。但最終,我成了一名優秀狙擊手。

回到校園後,有時我會很恍惚,那兩年就像發生在昨天,好像什麼都沒改變。但我知道,有些變化或許看不到,但已經深深烙在我的身體和心里。我練就了吃苦耐勞的品格,感受到真切的戰友情,更明白沒什麼是通過努力得不到的。

兩年後,我還給父母一個不一樣的兒子,也鑄就了一個不一樣的自己。

(趙金龍,2011年考入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2015年入伍,服役于原第40集團軍某旅)

人生中只有一次機會的事,一定要勇于嘗試

回顧兩年的軍旅生涯,一個信條我恪守始終,那就是入伍前學校老師對我們的囑托,在部隊“要忘記自己是一個清華人,也要時刻記得自己是一個清華人”。如今回想起來,套用這句話,“要忘記自己是一個大學生,也要時刻記得自己是一個大學生”,對所有有志于獻身國防的大學生來說,這既是一句忠告,也是一種激勵。

入伍之初,我是一名清華人,但我更時刻提醒自己,我是一名剛剛入伍的軍人,和其他戰友處于同一起跑線。我的軍營生活不算波瀾壯闊,更不像大學生活那般豐富多彩,但我一直相信把平凡的事做好就是不平凡的道理,軍人也正是在這種平淡中才能磨礪和提升自己。所以,我很快適應了自己的新身份和新角色,與來自五湖四海的戰友們做一些普通但並不簡單的事,甚至去墾荒、種菜、壘牆,但收獲的是一種腳踏實地的感覺。

我是一名軍人,但從沒忘記自己是一名清華人,可這一點我用了足足半年的時間才得以證明。因為我看上去沒什麼書生氣,很多戰友知道我來自清華後都一臉驚訝。其實他們不知道,我這個清華人又是多麼有幸能在這里鍛煉,獲得寶貴的經驗。體能和動手能力是我的“軟肋”,體能訓練沒有進步,說明鍛煉不夠,我就利用休息時間加練;事情做得不好,說明經驗不足,我就多找老班長請教。一點一點的積累終于讓我逐漸在連隊站穩腳跟,也展現出清華人的“行勝于言”。

年輕就該多一些經歷,對于當兵這種人生中可能只有一次機會的事,一定要勇于嘗試。清華帶給我的是觀念和知識上的改變,軍隊提升的是我的能力和社會認知。雖然大學生士兵這個群體如今還很小,但保家衛國永遠是每個青年應該履行的義務。我們在走“少有人走的路”,期待未來這條路能成為所有同齡人都想走上的道路,一條光榮的坦坦大路。

(王昊,2012年考入清華大學社科學院,2015年入伍,服役于原第38集團軍某師)

天上的士兵

雖然考入了清華,但我自認為做不了科學家,也當不了大國工匠,對我這個有著濃濃愛國情結的人來說,能想到的讓愛國不淪為一句空話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去軍營為祖國站崗。

所以,我選擇了去西藏,在祖國的邊防一線守衛國門。那里的環境艱苦自不必說,但也有別樣的樂趣。每天出早操我們都要在營區的後山跑10公里,又累又缺氧,但跑到半山腰,很多時候能看到茫茫雲海,宛如置身仙境。文工團來慰問演出時,就說我們是“天上的士兵”。這種形容真貼切,算是戍守邊疆的我們得到的一份自然饋贈,也只有抱著這種信念,才能在雪山之巔堅守下去。

在西藏兩年艱苦的軍旅生活並不如雪域高原的景色那般美好,但回到清華園後,當生活逐漸恢復多彩又忙碌的狀態時,我會更加珍惜,也越發感受到,能將青春熱血揮灑在祖國的邊防線,必定是我人生中最驕傲的一段經歷。

(李欣陽,2011年考入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2015年入伍,服役于西藏軍區某旅)

一朝受閱 終身光榮

閱兵那天早上,我們4點起床,6點列隊。經過無數次彩排,心里其實已經很淡定。周圍萬籟俱寂,耳邊只有戈壁灘刮起的風沙聲。9點,當听到“開始”的那一瞬間,我突然感受到什麼是血液沸騰。

我站在坦克方隊第一排第五名,一個比較顯眼的位置。從檢閱車駛入到離開視線,我幾乎沒有眨眼,努力想展現出自己最好的狀態,腦子里是一片空白,卻又有很多思緒飛過,幾個月來魔鬼訓練中的笑與淚像風沙般沖進我的眼眶,令我鼻頭酸澀。

在那之前,我從未想過有朝一日自己能身披戎裝、手持鋼槍,以一名戰士的姿態站在第一排,接受國家元首的檢閱。現在回想起來,那真是人生中最難忘的兩分鐘。這輩子很多事情可能會有第二次,但沙場閱兵的經歷就只有這一次,我會牢記一輩子。

一朝受閱,終身光榮。感謝清華,能給我這樣的機會!感謝軍隊,讓我的人生更加豐富,更加精彩!

(李濤,2011年考入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2015年入伍,服役于原第38集團軍某師,參加過2017年建軍90周年朱日和閱兵)

(本文原刊于6月2日解放軍報“老兵天地”專版;圖片︰清華大學2018年征兵海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