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沂蒙母親”那句話︰做一個中國人該做的事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周小敏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07-19 17:33

【中央媒體“走轉改”主題教育】

重溫“沂蒙母親”那句話︰做一個中國人該做的事

中國軍網記者 周小敏

任何能夠傳世的精神都不是單純靠總結和概括就能得以形成,它必須是優秀的歷史文化基因和時代脈搏相結合而成的產物。沂蒙精神也不例外。

泰山巍巍,黃河滔滔,東海茫茫,沂沭飄帶。40余名青年編輯記者剛一踏上沂蒙這片紅色大地,便深感華夏精神的廣度和深度。東夷文化博物館中,中華民族最早的先祖——東方上帝太昊(伏羲氏,風姓)的故事還在傳頌;古典園林式建築中,書聖王羲之的洗硯池里仿佛還能嗅到筆墨的香氣;臨沂銀雀山上,古典軍事文化遺產《孫子兵法》依舊閃爍著瑰寶的璀璨;沂蒙紅嫂紀念館里,雕塑與照片講述著抗日烽火燃遍中華大地,沂蒙人民毀家紓難書寫擁軍支前的壯烈史卷……

臨沂東夷文化博物館。

臨沂,革命老區舊貌換新顏。

一種精神的形成,需要經歷時間的考驗,需要一個個普通人、一代代熱血兒女前赴後繼,去經歷血與淚的悲,去堅守柔與剛的壯。

“奶奶1888年生,1989年去世,活了101歲。她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我們是中國人,要做一個中國人該做的事。”講這句話的人叫于愛梅,是“沂蒙母親”王換于的孫女。在抗大一分校紀念館里,以《沂蒙母親和她的兒女們》為題的事跡報告會把記者的思緒帶到了歷史的烽煙之中……

“新紅嫂”于愛梅作《沂蒙母親和她的兒女們》事跡報告。

沂蒙紅嫂紀念館王換于展廳。

于愛梅的奶奶從小家境貧窮,19歲時嫁了人。舊社會里,婦女們身受重重壓迫,出嫁後連個名字也沒有,婚後就把夫家與娘家的姓氏合在一起,稱為于王氏。

抗戰爆發後,性格直爽、辦事干練的于王氏被當地的黨組織培養成了抗日積極分子,號召婦女走出家門和男同志一起抗日。1938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後不久,她又被選為婦救會長和艾山鄉副鄉長。入黨不能沒有名字,當時有個八路軍干部就琢磨,從王家嫁到了于家,又是用兩斗米換來的,干脆就叫王換于吧。就這樣,年過半百的于王氏終于有了自己的名字。

記者們參觀沂蒙紅嫂紀念館。

有句話叫“一個黨員一片天”。1939年,為了照顧八路軍和抗日干部的孩子,王換于提議在艾山鄉設立托兒所。第二年秋,鬼子瘋狂掃蕩,所有的機關都進行了轉移,托兒所的孩子當然也需要轉移。王換于主持召開緊急家庭黨員會,作出了把這些孩子轉移到自己家的決定。第一批轉來的就有27個,可孩子多、目標大,安全不能保證。為解決這個問題,王換于的兩個兒子在本村的後嶺壘了大地窖,挖出了小山洞,隨時準備藏孩子。孩子們進了地窖後很不適應,有一個哭的,其他的就都跟著嚎啕起來。每到這個時候,大人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萬幸的是日本鬼子沒找到洞口,有驚無險。

隨著抗日形勢的發展,進入臨沂一帶的八路軍和抗日干部越來越多,寄養在王換于這里的孩子也跟著多了起來,最多時達到了40個。在那個糧食稀缺的年代,大人們吃不飽飯,也就沒有多少奶水喂孩子,有些孩子因為先天營養不良,體質很差。王換于就帶著兒媳婦挨家挨戶給這些孩子找奶媽,誰家的孩子不幸夭折了,就動員這位母親撫養一個需要哺乳的抗日將士的孩子。稍大一點兒的孩子,就委托抗日“堡壘戶”來照料。就這樣,這個村三個,那個村兩個,安排下去20多個孩子,而王換于自己家里撫養的孩子最少的時候也有十來個。為了照顧好八路軍的孩子,她給自家的孩子吃一些雜糧推碾出來的面糊,有一點兒白面就都留給八路軍的孩子吃。王換于對兩個兒媳說︰“咱自己家的孩子沒了不要緊,有你們在還能生養。同志們為咱出生入死,孩子要是死了,就沒有了血脈,咱不能讓他們斷了根呀。”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