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醫陳薇︰願這里不再有埃博拉孤兒!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曲鳴明 曉莊責任編輯︰李丹妮
2018-09-11 03:08

“別人因為埃博拉走了,中國人卻因為埃博拉來了。”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員陳薇,曾帶領團隊4赴塞拉利昂。她有著這樣一個心願——

“願這里不再有埃博拉孤兒!”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陳薇和塞拉利昂的兒童在一起。

今年5月,剛果(金)爆發埃博拉疫情,中國迅速派出防疫專家組赴剛果(金)協助疫情防控。讓我感到欣慰的是,我們團隊研發的重組埃博拉疫苗,為當地群眾提供了來自中國的技術支持,並獲得剛果(金)國家疫苗委員會主任姆萬巴博士的高度評價。

回溯重組埃博拉疫苗的研發歷程,我深深感到,我們之所以能夠獲得非洲人民認可,是因為自始至終懷著一顆援助非洲人民的赤誠之心。

2014年,埃博拉疫情在西非塞拉利昂大規模爆發。此前,我和我的團隊已經對埃博拉病毒開展了多年的前瞻性研究。針對這次疫情,我們團隊經過連夜討論,做出兩個重要決定︰首先,引發此次疫情的埃博拉病毒已經發生重要變異,要抓緊研發針對此次疫情的新基因型疫苗;其次,非洲疫區普遍缺乏可靠的公共電力系統,難以滿足一般疫苗冷鏈存儲、運輸的條件,因此我們要研發可在常溫下穩定存儲的凍干粉劑型疫苗。這兩個決定,無疑增加了疫苗研發的難度和風險,但對有效應對疫情卻有著重要意義。

在這場不分國界的戰斗中,我們團隊憑借著中國軍人的血性和智慧,只用了短短4個月時間,就將世界首個2014基因型埃博拉疫苗推進到臨床試驗階段。Ⅰ期臨床試驗顯示,疫苗安全性、有效性良好。此前,我們堅持走國際合作路線,聯合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做疫苗評價,達到了國際平行評價、相互驗證的效果。我們的臨床試驗結果,在全球著名醫學雜志《柳葉刀》全文發表,獲得了國際同行的高度認可。

為研發重組埃博拉疫苗,我先後4次帶領團隊赴塞拉利昂開展臨床試驗。在非洲開展臨床試驗困難重重,特別是要面臨與埃博拉患者零距離接觸的危險,但是團隊里沒有一個人退縮。

功夫不負有心人,臨床試驗取得了令人振奮的結果。去年10月19日,經國家有關部門批準,我們研發的疫苗成為全球首個獲批新藥的埃博拉疫苗!

在塞拉利昂,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別人因為埃博拉走了,中國人卻因為埃博拉來了。”無獨有偶,在與非洲朋友的交流中,我還了解到這樣一個故事︰早在上世紀60年代,我國就有一個由十幾人組成的醫療隊來過剛果(金)姆班達卡的比科羅,在這個偏僻的小村莊里,用中國傳統醫學為當地民眾治病。50多年過去了,這里的人民一提到中國,依然發自內心地敬佩、感激。讓我倍感自豪的是,如今,我們這一代軍人可以讓這份友誼締結得更加緊密!

在塞拉利昂開展臨床試驗的間隙,我和團隊訪問了位于首都弗里敦的一家孤兒院,這里收留了49位被埃博拉病毒奪去雙親的孤兒。我也是一位母親,被這些可愛的孩子們簇擁著,注視著一雙雙渴望關注和愛護的大眼楮,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真希望不再有孩子因為埃博拉而成為孤兒。為了這個目標,我和團隊成員還在繼續努力!

(曲鳴明整理)

危難之際見擔當

■曉 莊

生存與健康是人類最基本的需求,傳染病是人類共同的敵人。當埃博拉病毒肆虐非洲大地的危難之際,中國軍人急非洲人民之所急,毅然伸出援助之手。

在應對埃博拉病毒的挑戰中,陳薇和她的團隊發揚中國軍人敢戰、能戰、善戰的優良作風,立志用最短的時間、最先進的技術,做最安全的疫苗。第一個2014基因型埃博拉疫苗,第一個凍干粉劑型埃博拉疫苗,一項項成果問世的背後,飽含著中國軍人對非洲人民的真情厚誼,彰顯了中國軍人的大愛擔當。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