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軍嫂的自述︰從你的“國防生時代”路過

來源︰中國軍網責任編輯︰楊紅
2017-06-23 08:03

“國防部明確今年起不再從普通高中畢業生中定向招收國防生,也不再從在校大學生中考核選拔國防生。”陳先生,這條消息讓我的心咯 了一下。看到你在朋友圈里寫下的《再見,我們的時代》,提及你的戰友、老師,還有專屬我倆的過往,我便知道你心中戚戚、百感交集。

腦海中,浮現出2006年的秋天。母校華南師範大學文學院招了10名國防生,分到我們班兩名。鶯鶯燕燕的女生堆中突然來了幾個兵哥哥,仿若殺入幾道“刀光劍影”,教室里的脂粉氣和書卷氣亦陽剛了幾分——畢竟班里42個人僅有5名男生啊!不瞞你說,包圍著你們國防生這個群體的都是獵奇的眼光,當時我還詫異兵哥哥居然還要學文學。

我們的故事也沒有走出古今中外文學作品的戀愛套路︰偶遇、拌嘴、萌生好感、相知、相戀……記得那天我和你牽手走在校園里,迎面走來的05級師姐大聲驚呼︰“天哪,你們竟然在一起了!”在周圍“不明真相吃瓜群眾”的圍觀中,我正式成為文學院的第一位準軍嫂。

我愛看出完早操的你,踩碎一地朝陽走下操場;愛听隊伍中的你喊著嘹亮的口號,穿過濕寒冬日里依舊茂密的樹叢,直抵宿舍。我知道,你以“奔北京、迎奧運”的名義,在芒果飄香的季節里不知疲倦地狂奔5公里;我還知道,畢業那天,你和戰友在北亭村的大排檔聚餐,喝光了幾十箱啤酒,大聲喊著︰“攜筆從戎志在沙場,此去一別長歌當哭……”

最終,你被分配到桂林山溝蹲山守庫,而我在深圳當了光榮的人民教師——本是眉眼下的你儂我儂,轉眼是屏幕里的天各一方。

時間的沙漏在掰著指頭數日子的節奏中不斷翻轉倒騰。終于,你用努力拉近了我們之間的距離,從桂林調到廣州,和深圳就差最後的150公里!

面對現實中此岸彼岸難以逾越的空間,魯迅和許廣平用一封封書信集聚而成的《兩地書》見證愛情與牽念,而我和你的“兩地書”,卻是一張張往返廣深的高鐵車票。在這趟不知何時是終點的列車中,我們結婚了,並且有了可愛的女兒----。

一家三口的生活剛剛開始1個多月,你休假結束,再次步入了周末廣深奔波的正軌,而我的生活徹底改變了。每天除了工作,我幾乎用盡了所有的能量來哺育我們的孩子。什麼“含辛茹苦”“拉扯養大”“養兒方知父母恩”之類的話,如今我算是體會到了其真正的含義。不過我總想著︰累點沒事,再扛過幾天,周末你就回來了。

現實有時候可真無情。2016年8月,孩子才5個月,由于軍隊改革,你接到了重回桂林的一紙調令。軍令有多急,我和孩子的不舍就有多濃,但是家國大義、服從改革的道理不用贅敘。在你邁出家門前往桂林的時候,女兒依舊酣睡,我別無他想,只是希望下次開門能看到你背著行囊,頂著走廊筒燈的逆光,站在門口說:“我回來了。”

陳先生,你去桂林快1年了。時間就是這樣,將我們的青春年華濃縮在這1000多字里,讀完即止,但日子卻是每天24小時一分一秒都少不了的經歷。待經歷久了,我們的愛,一定更醇厚了吧?

(黃/口述 黃翊/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