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跨越萬里的視頻答辯,讓每名援外軍醫沒有“科研困難”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何雷責任編輯︰柴瀟
2017-05-22 14:55

“報告各位評審專家,今天我的畢業答辯題目是——sEXPAR-SPR構建與膜聯蛋白 A1在HPS相關的PASMCs炎癥表型及增殖中的作用研究。請求答辯開始。”北京時間5月20日下午15點,而萬里之外的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則是上午10點,一場跨越萬里的博士畢業答辯正在第三軍醫大學西南醫院和中國人民解放軍援埃醫療隊駐地同時進行,答辯人何靜和評審專家組正通過遠程視頻系統進行現場問答。

2017年1月,西南醫院手術麻醉科的主治醫師何靜作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援埃軍醫專家組成員,遠赴萬里之外的非洲大地,開始在該國陸軍總醫院執行為期1年的醫療幫帶任務。

在這4個多月的時間里,何靜不停的忙碌著,為埃軍陸軍總醫院帶去了多項新技術,如圍手術期危重病人的處理方法、中心靜脈穿刺置管技術、新生兒全身麻醉技術、高齡病人麻醉工作要點、危重病人搶救麻醉手則、神經定位刺激器引導下外周神經阻滯技術等等。

不僅如此,2014年11月至2015年1月,何靜還作為中國人民解放軍首批援利抗埃醫療隊隊員,遠赴利比里亞抗擊埃博拉出血熱疫情。

在治療病區醫生的工作崗位上,他負責確診、治療埃博拉患者,兩個月的任務期中,他和戰友們累計接診患者112名,收治疑似、可能和確診埃博拉患者65名,其中5名確診患者經治療痊愈出院3名,實現了“打勝仗、零感染”的目標,用優異成績向世界展示了中國軍醫的風采。

但何靜心里還是有一塊大石頭,那就是他已經持續了4年多的博士學業。由于日常工作繁忙和執行各項任務,他已經延期畢業一年,現在又到畢業答辯季,但他卻在萬里之外的非洲執行任務,難道今年只有再次延期嗎?

絕不能讓戰斗在一線的戰士默默付出,又犧牲掉自身成長的機會。在獲知何靜這類在國外、邊遠藏區、海島邊疆執行幫帶任務的醫療隊隊員“科研困難”後,西南醫院黨委特別組織召開了援外醫療隊隊員科研服務對接會,要求機關相關科室及時協調,幫助在外“戰斗”的醫療隊隊員既完成好工作任務,又能兼顧好自己的科研工作。

在詳細的調研和論證後,該院為外出執行任務人員建立了近10余項措施,如定期的科研信息推送及收集機制、科研“私人定制服務”措施、醫療隊員所屬科室主任負責制以及“一對一”科研工作幫扶機制等。

據介紹,從1月份外出開始執行任務後,何靜所在的手術麻醉科就指派了一名研究生專門負責他博士課題以及答辯方面各項準備工作,協助他盡快了解到答辯的具體要求和相關注意事項。同時,醫院的專家教授、科研助理,還定期固定時間與何靜進行科研活動視頻連線,幫助他開展科研學術研究。

5月18日,為了何靜答辯順利進行,中國人民解放軍援埃醫療隊還在駐地組織進行了一次論文預答辯,醫療隊的專家教授們一起為他的答辯提建議。醫療隊隊長、西南醫院腎內科副主任劉宏教授不僅主持了預答辯會,還就何靜在預答辯中出現的一些問題,進行了詳細的指導。

5月20日15點整,遠程視頻答辯正式開始,雖然答辯雙方遠隔萬里,但答辯還是嚴格按照規範操作。視頻那頭的何靜對著屏幕侃侃而談。視頻這邊,評審專家組幾位教授認真听取著他的報告,並不時在論文上作批注。問答階段,幾位專家還分別對何靜的研究提出問題,而他也現場給出解釋和答復。最終,在評審專家組的商議後,答辯專家組主席、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實驗醫學科主任兼臨床免疫實驗室主任王蘭蘭教授宣布何靜的博士畢業答辯通過。

“非常感謝學校和醫院能給我這次遠程答辯的機會,我一定會在今後的幫帶工作中繼續努力,為中國軍醫爭光。”遠程答辯結束後,何靜在視頻中說,想再次感謝這麼多為他答辯操心的領導和同事們,雖遠隔萬里,但仍讓他感受“大後方”帶來的溫暖。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