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溝地震發生那天,3位女兵連夜打起了背囊……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良 田鴻儒 孫啟龍責任編輯︰喬夢
2017-08-24 23:31

“那是子夜,是子夜里即將出征的戰士!我呆住了,腦袋里‘嗡’地一聲……軍人,軍人!軍人就該是這個樣子的!我頭一次那麼強烈地感受到了軍人的榮譽感……”第77集團軍“猛虎旅”大學生女兵馮笑雨的回憶,把記者帶回到勇士出征的那個子夜……請關注《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勇士出征的那個子夜。劉同周

那一天,3位女兵連夜打起背囊

■解放軍報記者 張良 田鴻儒 通訊員 孫啟龍

8月10日,九寨溝,當第77集團軍“猛虎旅”修理二連一班班長孫遠征向副旅長周海峰遞交請戰申請書時,數百公里開外的營區,他的副班長梁禮官正在挨批。因為想上救災一線而不得,他一口氣做了100個單杠引體向上,掌心磨出兩個血泡。

“你就那麼想去救災?”

“嗯。”

“為什麼?”

“……連我們旅的女兵都想去!”

跟隨運送救災物資的車隊出發前,記者一行到該旅作戰值班室采訪,在一牆之隔的文印室見識了這3位女兵。

馮笑雨,大學生新兵,再過二十多天入伍滿一年;李霞,大學生上等兵,再過二十幾天就要退伍;董笑笑,則是一名大學生直招士官。

“為什麼想上一線?”

“因為軍人價值。”

李霞直抒胸臆,說她想在退伍前再履行一次軍人的職責,再體驗一下只有軍人才有的價值感成就感,這樣軍旅才更完整更過癮。馮笑雨則眼楮里閃著光,講起了她那一晚看到的“震撼而永遠難忘”的一幕。

從文印室回宿舍的那條路,馮笑雨移防以來已走了一個多月。一個個夜晚,她走在靜悄悄的營區,想起過去一年來走過的路,想起未來的軍旅路,心里總有些茫然。

但那晚不一樣。馮笑雨像往常一樣走到操場前方的主干道時,被眼前的一幕定住了——

只見幾十輛軍車首尾相銜排成一條烏黑的長龍,一盞盞車燈交匯疊加成兩道蒸騰的光柱。車輛轟鳴著,顯得夜愈加安靜,戰士們背著背囊穿梭在光柱之中,鏤刻出忽明忽暗的剪影……

“那是子夜,是子夜里即將出征的戰士!我呆住了,腦袋里‘嗡’地一聲……軍人,軍人!軍人就該是這個樣子的!我頭一次那麼強烈地感受到了軍人的榮譽感……”

馮笑雨沉浸在當晚那一幕中,把我們帶回了勇士出征的那個子夜。那一夜,無論是臨危受命的,還是原地待命的,“猛虎旅”無人入睡。而董笑笑一听到外面有風吹草動,就從蚊帳里鑽出來趴到窗戶前看一陣子。

第二天一早,這3位女兵背起連夜打好的背囊排成一路縱隊行進在營區。她們“騙”連隊的戰友和一路踫到的戰友,說要跟機關趕赴前線去了……

“背囊還在嗎?”

“在!”

“咋還不放回去?”

“萬一還有機會上去呢!”

3位女兵眼神灼灼。在文印室的牆角,我們看到了那3個並排矗立的背囊。而在救災一線,我們看到了一個個背著背囊沖鋒的戰士,听到“軍人的價值感、榮譽感”從這些靠在樹上就能睡著的年輕戰士嘴里說出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