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戰女兵吳昌潔︰“特種兵就是特別有種的兵”

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章正責任編輯︰喬夢
2018-03-08 14:54

吳昌潔 資料圖

“當你跑著800米,我們跑著8公里;當你在宿舍吃著瓜,我們在訓練場吃著沙;當你在飯店里吃雞肉,我們在叢林里喝雞血”。這段順口溜生動地道出了特戰女兵與同齡人生活的不同。

全國人大代表、第75集團軍某特戰旅指揮通信連戰士吳昌潔忘不了自己第一次喝雞血時的感受︰“雞血滑膩腥臭,入口就讓我想吐,咽下去後一股血腥味兒就從喉嚨躥了出來。”

她和戰友還練習過殺豬、殺蛇,這些課目除了考驗膽量,更是為了訓練特種兵在極端惡劣的野外環境中生存下來。

“我小時候就是個‘熊孩子’,整天和男生一起玩,還和男孩子打架。”吳昌潔笑著說,“父親給我買的玩具都是玩具槍。”

可當她真的入伍來到特戰旅,才發現當個好兵並不容易。早晨起床就要跑8公里,時不時“加餐”進行定向越野,每天都累得精疲力盡。她們還會進行傳遞炸藥包訓練,22秒內,冒煙的炸藥包在戰士之間快速傳遞,距爆炸還有3秒時,將它迅速扔進水坑中,跑上三步臥倒。

女生都很愛美,可特戰女兵天天待在訓練場,個個曬得黝黑,她們很少敷面膜或者涂防曬霜,因為再好的護膚品也擋不住烈日暴曬和汗水浸泡。除了毒辣的太陽,考驗她們的還有“丫頭片子也就撐撐場面,打仗還得靠男人”的偏見。

吳昌潔的身體協調性不錯,但有的課目,比如牽引橫越,一直是她的“攔路虎”。這個課目要求在一根繩索上徒手攀爬二三十米,她常常到了中間就“卡殼”,死活過不去。有一次,一個男兵和她開玩笑說她不行,“我不服氣,和他打賭,誰輸了,誰買水!”吳昌潔撂下這句話。

“到了中間,我都快掉下來了,但一直告訴自己不能放棄,最後花了20分鐘才到終點。”吳昌潔大腿都磨出了血,到達終點時哭了,和她打賭的男兵有些不知所措,但在吳昌潔看來︰“我付出了努力,終于通過了,哭是一種情緒宣泄。”

其實,私下里特戰女兵和同齡女孩一樣愛漂亮,請假外出時她們會化上淡妝、穿上裙子,然後發現“自己也可以很美”,允許使用手機時,她們也會打開美顏相機,自拍“賣萌”。

但作為特種兵,吳昌潔和戰友的生活里更多的是使命和責任。攀岩、偵察、格斗、泅渡、爆破、射擊……這些嚴酷的訓練才是她們生活的主旋律。

被選為全國人大代表後,吳昌潔肩頭的責任更重了。今年全國兩會,她帶來了《關于傳承紅色基因、賡續優良傳統》的建議。隨著自己的成長,吳昌潔愈發覺得傳承革命精神非常重要,“比如‘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換成網絡上流行的說法就是,‘特種兵就是特別有種的兵’。”她說自己就是這種精神的受益者。

2017年8月,吳昌潔作為中國陸軍代表隊的一員,赴澳大利亞參加“科瓦里-2017”中澳美三軍聯合訓練。

“科瓦里”聯合訓練旨在提升中澳美三國軍方合作、友誼和信任。來自三國的30名參訓官兵在極具挑戰的環境中接受爬山、海上皮劃艇、溪降和激流勇進等課目訓練,共同完成任務。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