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下,邊海防前哨陣地該如何作為?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陳建文責任編輯︰王俊
2018-01-19 11:04

作為邊海防前哨陣地,民兵哨所曾為維護國防安全作出突出貢獻。進入新時代,廣西憑祥軍地以“邊防監控窗口、國防教育基地、穩邊固防尖兵”為目標,銳意進取——

展示新時代民兵哨所的擔當與作為

■中國國防報特約通訊員 陳建文

1月14日,凌晨,山色如墨,寒霧彌漫。一聲哨響,廣西憑祥鳳尾山國防民兵哨所哨長陳春術帶領哨員成戰斗編組快速加入邊境防衛戰斗演訓。

“戰場”就在鳳尾山古炮台附近。這座建于1885年中法戰爭後的古遺跡如今滿是銅�斑駁,旁邊的石刻碑文依稀還能辨清“護國守疆”的字樣。

回望歷史,古炮台不僅記錄了一茬茬哨兵守邊護邊的平凡歷程,更見證著新一代哨兵在偉大新時代奮進追求、渴望建功的清晰光影。

傳承使命——追尋歷史的足跡,才能不忘初心、不忘本來,立牢守土戍邊的腳跟

1月3日晚間,陳春術和其他年輕哨兵圍在電視機前觀看習主席上午在全軍開訓動員大會上發布訓令的新聞聯播。“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戰斗精神,刻苦訓練、科學訓練……”訓詞簡短有力,哨兵們振奮不已。

這一幕,怎麼看都與青年“王者榮耀們”的畫風不搭,但在哨兵劉海洲眼里卻是再熟悉不過。

去年年末,憑祥市首次把市國動委會暨武委會定在鳳尾山國防民兵哨所舉行。那天,山崖間寒風呼嘯凍得人不禁直打哆嗦,全市46個成員單位和市領導坐在小板凳上圍成一圈。市委書記邱明宏的發言簡短卻意味深長︰“追尋歷史的足跡,才能不忘初心、不忘本來,立牢守土戍邊的腳跟。”憑祥因邊而立、依邊而興,但千萬別忘了邊境和平穩定才是我們安身立命、興旺繁榮的根本。

哨所後山一片荒蕪的雷場旁,首任哨長黃振龍講述邊境排雷經歷。面對新隊員“不戴軍銜的哨兵哪來的勇氣和力量沖上一線”的提問,他的回答沒有一點遲疑︰“是信念!是對黨的忠誠。”

信仰如光,標注了理想刻度,也詮釋了追求韌度。民兵哨所立哨25年,兩次榮立集體三等功,被國防部評為“全國民兵預備役工作先進單位”,117名曾在此值守的青年中,63人參軍入伍,成為部隊骨干。2017年征兵期間,哨兵劉海洲因體能不達標遺憾未能入伍,但他選擇再留哨一年,他堅信︰“哨所上孤燈苦火的艱難考驗就是自己逐夢成長最肥沃的精神土壤。”

對接時代——民兵哨所不僅是邊境線上的釘子,更有其不可替代的社會價值

與劉海洲不同,黃振龍是以大學生村干部的身份“當兵”駐哨,在這里完成他的“國防課學分”。

2012年,憑祥市下發“軍地基層人才融合式發展實施意見”,決定選調優秀大學生村干部擔任國防民兵哨所哨員,提升其能力素質和國防意識,為加強邊境基層政權建設打下堅實基礎。“民兵哨所不僅是邊境線上的釘子,更有其不可替代的社會價值。”崇左軍分區政委潘雷文告訴筆者,4年間憑祥市依托鳳尾山國防民兵哨所等,先後組織基層青年黨政干部、中小學生共21批1309人次開展以“愛國、戍邊、建哨”為主題的愛國主義教育,讓民眾在耳濡目染中涵養家國情懷,感受戍邊使命。

水打山崖,風過林海。每每抬頭凝望山巔上的哨樓,家住鳳尾山腳下的壯族邊民劉仲謀心里總有說不出的感動。劉仲謀一輩子沒走出過深山,但還是希望女兒劉靜能出去看看。“和平時期,邊民的生活不僅需要安全感,更需要幸福感和獲得感。”第一批駐哨大學生村干部朱繼宗回憶說,哨員們連續三年下山上門接力為劉靜義務輔導,終于成就了這個大山女孩的大學夢。

“哨所跟當地邊民的關系早已如榫卯一般緊密相扣不分你我。”憑祥市扶貧辦主任梁中高介紹,哨員們近些年還通過扶貧幫困、科技種養宣傳與幫帶、擔任村小校外輔導員、參與社會管理,先後幫助11戶村民脫貧走上致富之路。

籌謀未來——以全新思維審視“穩邊固防”含義,立體拓展民兵哨所多元基點建設

寒冬悄至,一堂“防區經典戰例復盤研討”培訓課在哨所拉開帷幕。人武部部長尹保國挑選了一場發生在臨近鳳尾山地區的經典戰例作為模型,同時穿插偵觀報知、巡邏潛伏、抓捕押解和防襲擾等課目進行實地戰術推演,在“戰場環境”下對哨所民兵配合邊防部隊軍事行動預案逐一“過篩子”。

哨樓上,兩名哨兵正密切關注防區邊境動態;哨所內,兩台接入內網電腦不間斷地向防區武警和邊防部隊實時傳輸相關視頻數據。去年,崇左軍分區立足信息共享和統一行動,以鳳尾山哨所為試點建立了軍地聯席會議、情報信息共享等機制,初步形成軍警民各層次、多節點高效連接的大邊防管控格局。

“要以全新思維審視‘穩邊固防’含義,立體拓展民兵哨所多元基點建設。”在崇左軍分區司令員習曉軍看來,鳳尾山哨所不僅是管控邊防的力量支點,它還應該具有鞏固邊疆基層政權的政治功能。

去年金秋時節,十九大剛閉幕,陳春術就分批次帶領部分哨員深入鳳尾山一線邊境地區走家串戶宣講十九大精神。他們走訪的22戶邊民大多分散在手機信號覆蓋不到的大山村屯和少數民族聚居區,信息閉塞。“像蚯蚓一樣深入土壤,分解養分肥沃土地。”他們經常利用報紙、邊民趕集、村民板報、手機發信息等方式向附近邊民及時傳達黨的聲音,宣傳邊境政策和民族政策,凝聚邊民自覺愛邊、守邊的意識,促進了邊境地區民族團結。

陽光下,壯家小院、田間地頭、小河漁船都是他們宣講的場所。星夜間,一杯清茶、一碗玉米糊、老幼滿院歡聲笑語也永遠定格成了邊民與這些“山崗上戰士”最常態的溫情畫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