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不會忘記——懷念陳光同志

來源︰肥城雙擁網責任編輯︰張兆國2015-07-31 10:10

《人民日報》一九八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星期四•回憶錄版

每當我們翻開中國人民解放軍將帥名錄,看到那麼多老戰友的熟悉面孔時,就會想起我們一一五師的老領導,老戰友陳光同志。今年是陳光同志不幸去世三十五周年,我們深切地懷念他,同時感到有責任將這位對中國革命作出重要貢獻的高級將領一生的業績介紹給人們。    

一九五年,陳光出生在湖南宜章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里。父親給地主當長工四十余年,母親迫于生計賣奶六年,所生養的十二個子女只活下兩個。陳光童年只讀過三年私塾,十四歲起就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

一九二六年的大革命中,陳光參加了農民協會。任農協會委員,赤衛隊長。一九二七年五月“馬日事變”後,陳光同志遭反動派通緝,被迫逃亡。這年冬天,在血雨腥風的白色恐怖中,陳光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一九二八年初,朱德、陳毅同志率領的南昌義保存下來的隊伍,開進陳光的家鄉,發動農民,準備暴動。陳光根據黨的指示,挖出大革命中藏匿的十二條槍,參加了湘南暴動。此後隨朱德、陳毅上了井崗山。在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陳光同志先後擔任排長、連長、支隊長、師參謀長、師長、代理紅一軍團軍團長等職務。在創建井崗山根據地和反圍剿的頻繁戰斗中,他堅決執行命令,身先士卒,機智勇敢,屢建功勛。一九二九年十月,在梅縣戰斗中,他率領一個營頑強阻擊敵人四個團的輪番攻,掩護紅四軍主力安全撤退。一九三年二月,在水南、值夏戰役中,他冒著犧牲自巳的危險,救過林彪的性命。在這些激烈的戰斗中,陳光同志光榮負傷達十次之多,他的英雄事跡曾兩次受到紅四軍傳令嘉獎。在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召開的第一屆中華蘇維埃代表大會上,他被授予二級紅星獎章。陳光同志在槍林彈雨的戰場上,在同敵人生死博斗中,在中國革命武裝斗爭的頻繁戰斗中,在毛澤東人民戰爭軍事思想仍哺育下,從一個普通農民走向革命,參加紅軍,逐步鍛煉成長,成為優秀的紅軍高級指揮員。  

在舉世聞名的二萬五千里長征中,陳光同志迸發出他生命中最燦爛的火花,出色地完成了黨給予的一�列關系革命成敗的重大作戰任務。一九三四年十月長征初期,在突破第四道封鎖線湘江激戰中,擔任紅二師師長的陳光,沒有辜負中革軍委的期望,堅決完成了阻擊任務,掩護中央軍委縱隊渡過湘江。十二月三十日,紅二師發揮猛打猛追的作風,神速進抵烏江,並在江界首先突破烏江天險,又一次保證了軍委縱隊順利過江,此後,紅二師六團智取遵義,四團攻佔婁山關,打開桐梓城,佔領牛欄關。在新站擊潰敵兩個團佔領松坎,打亂了敵人追剿堵截的部署。隨後二師向西北方向警戒,與只弟部隊一道保證了遵義會議的勝利召開。遵義會議後,在毛澤東同志稱之為“得意之筆”的四渡赤水戰役中,紅二師出色地執行軍委大踏步機動作戰的方針,佯攻貴陽,調出滇軍,威逼昆明,使我軍得以巧渡金沙江,跳出了幾十萬大敵軍的圍追堵截和重重包圍。五月下旬,紅軍先頭部隊來到大渡河畔。這一帶曾是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當年為全軍覆沒而抱恨終天的古戰場。紅一師一團十七勇士在安順場強渡大渡河成功。之後,紅二師受命奔襲瀘定,五月廿九日,紅二師晝夜兼程二百四十里,沿途打了三仗,打垮敵人三道防純,按預定時間到達瀘定橋並立即向對岸守敵發起強攻。四團二連的二十二個勇士冒著敵人炮火的熊熊烈焰攀沿著鐵索,滔火前進,進行了中外戰爭史上一場驚心動魂的壯烈戰斗,終于取得了強奪瀘定橋的勝利,徹底粉碎了蔣介石讓紅軍重蹈石達開覆轍的命運。六月,陳光率二師為先導部隊翻越人跡罕至的夾金山,與四方面軍勝利會師。八月以紅二師為前衛的部隊又勝利穿越了渺無人煙的茫茫草地。九月十六日紅軍來到長征途中的最後一道天險臘子口。在二師四團正面強攻一整天末能攻下的緊要關頭,陳光親自率領部今戰士于半夜自絕壁攀岩而上,突然出現在敵後,有如神兵天降,有力地配合正面四團奪取了臘子口,保證了紅軍最後渡出險境。

陳光這位人民的忠貞的兒子,自血戰湘江到突破天險臘子口,他沒有負中央軍委及軍團領導的重托,率領著紅二師一路披荊斬棘,搶關奪隘,勝利地完成了黨交給的每一項任務。為中國革命事業作出了不可磨滅的卓越貢獻。陳光在長征中表現出的對革命事業對黨和人民的赤膽忠心,奮不顧身,勇于犧牲的大無畏精神,勇于壓倒一切敵人的革命英雄主義氣概,贏得了廣大指戰員的欽敬與信任。

1937年8月,中國工農紅軍改編為八路軍,陳光任115師343旅旅長,蕭華為政委。9月25日,在平型關戰役中,陳光率685、686兩個團擔負主要作戰任務。經浴血奮戰,殲滅了日寇□垣師團一個後尾連隊,取的了全國抗戰以來第一個殲滅戰的重大勝利,打擊了日本侵略軍的囂張氣焰,鼓舞了全國人民戰勝日本法西斯的信心。11月4日,陳光同志率部廣陽伏擊戰殲滅日軍近千人。1938年3月2日,林彪被友軍誤傷、離開部隊後,八路軍總部任命陳光同志為115師代師長。同年9月,他與羅榮桓同志一起指揮部隊作戰,取得了汾離公路參戰參捷的勝利。

1938年底,陳光、羅榮桓奉命率115師主力由晉西出發,跨越同蒲、平漢鐵路,挺進山東敵後。1939年3月3日,首戰樊壩消滅偽軍800余人,配合地方黨打開了我軍在魯西建立根據地的局面。115師挺進山東,引起了日本侵略者的極大恐慌。5月,日軍從濟南、泰安、肥城、汶上調重兵及大量汽車、火炮分九路合圍“掃蕩”泰西地區,妄圖一舉殲滅我115師主力。當時,我軍只有3000余人,除一部分戰斗部隊外,還有師直機關,中共魯西區黨委等黨政機關人員,5月11日被日軍包圍于肥城西南陸房一帶。羅榮桓同志因去泰西東汶支隊不在師部,突圍的重擔全部落在陳光肩上。在這次嚴峻的考驗面前,陳光分析了敵情後,當即決定依托陸房周圍的山地發揮我軍山地作戰的特長,控制陸房以西肥豬山、岈山及鳳凰山等制高點,命令686團不惜一切代價,堅守陣地。我686團及津蒲支隊的指戰員們打退敵人一次又一次的沖鋒,戰斗急烈時陳光親臨前沿陣地指揮,一直堅持到黃昏。夜幕降臨後,陳光下令連夜突圍,從敵人間隙中跳出了包圍圈,安全到達東平南地區。我軍在陸房戰斗中雖傷亡300余人,但斃傷日偽軍大佐聯隊長以下近千人。陸房突圍後羅榮桓同志回到師部召開了干部會議,表揚了全體指戰員英勇頑強的戰斗精神,高度評價了陸房突圍的勝利,保存紅軍建軍以來的一大批優秀骨干,對發展革命力量堅持敵後抗日戰爭,具有重大意義。陳光也在會上講了話。會後他指定張仁初和特委領導同志去陸房一帶安置傷病員。陸房戰斗後不久,陳光羅榮桓又指揮了被八路軍總部稱之為“殲滅戰的典範”的梁山戰斗,全殲日軍一個大隊300余人,俘虜了13名官兵,繳獲兩門野炮,擊斃日本長田敏江少佐,沉重打擊了日本侵略軍的氣焰。為此,日軍有關部門專門撰寫了《陳光部作戰研究》的小冊子發至部隊,供其作戰使用。1940年陳光在魯南指揮了白彥、天寶山等戰斗,消滅了勾結敵偽的土頑分子和叛匪,使魯中魯南聯成一片。1941年3月,親自率部功入濱海區青口敵人據點,拔掉周圍敵偽據點10余處,進一步擴大了我根據地。1942年12月,陳光又親臨前線指揮甲子山戰斗,1943年1月,陳光親率教二旅,攻打日寇據點郯城,一舉攻克郯城全殲守敵,並乘勝拔除郯城周圍敵偽據點18處之多。

自1938年至1943年春,在抗日戰爭的5年多時間里,陳光同志在黨的培養和戰爭環境的鍛煉中,取得了比較全面而豐富的戰斗經驗,發揮了他杰出的指揮才能,對開闢和創建山東抗日根據地作出了重大貢獻。

一九四三年春,陳光奉調赴延安,出席了黨的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日本投降後,他奉命與林彪等人回山東工作,途中又接到中央命令轉赴東北,參加東北根據地的創建工作。在東北解放戰爭時期,陳光先後擔任東滿軍後副司令員,遼吉軍區副司令員,第六縱隊司令員,松江軍區司令員兼哈名濱衛戌司令員,為開闢東北根據地和奪取東北戰場的勝利作出了應有貢獻。1946年4月,蘇聯紅軍撤離長春,陳光率領遼吉軍區部隊迅速抵近長春,即向城內偽滿“鐵石部隊”(偽滿精銳)發起攻擊。經過三天的激烈戰斗全殲敵二萬余人,第一次解放了長春。取得了四平會戰中的個重要勝利。5月,我軍從長春、吉林撤退後,國民黨88師一個加強團跟進到新站拉法一線,繼續對解放區進犯。為了阻止敵人的進攻,溝通我軍北滿與東滿的聯�,陳光指揮原山東部隊1師2師,用夜戰和近戰全殲守敵3個營。

1949年春,第四野戰軍南下,陳光被任命為四野副參謀長,不久又任命為廣東軍區副司令員兼廣州市警備司令員。陳光同志從一個貧苦農民成長為我軍的一位高級將領,經歷了中國革命戰爭的各個歷史階段,他把自已的全部生命都奉獻給了偉大的共產主義事業和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他對黨和人民忠心耿耿奮不顧身,在艱苦卓絕的戰爭年代他奉獻了自已的才能和鮮血。他身為黨的高級干部,始終保持著艱苦樸素的光榮傳統,聯系群眾的勞動人民本色。他十分勤奮地學習馬列主義理論,毛澤東思想和黨的方針政策,他十分重視深入實際進行調查研究,他秉性耿直,剛正不阿。人無完人,金無足赤。陳光同志也有他的缺點、失誤,他的缺點、失誤屬于人民內部矛盾,卻遭到不應有的誣陷和打擊,致使陳光同志1954年6月含冤逝世。1987年,中紀委、中組部、總政治部和軍紀委聯合調查陳光同志案情後呈報中共中央,1988年4月經中共中央批準,恢復了陳光同志的名譽。撤銷原定他“反黨”的結論,正式恢復了陳光同志的黨藉。時間己過去了30多年,他的名字現在年輕的人很少知道,他的業績在建國後的回憶文章中也絕少提及。但歷史是公正的,黨的政策是公允的,在我軍中國革命戰爭的光輝篇章中人們不會忘記作出過重要貢獻的這位忠誠的共產主義老戰士,我們也不會忘記我軍的這位杰出將領。我們永遠記著他。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