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蒙六姐妹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傅家德責任編輯︰張兆國
2017-07-05 18:31

【人物小傳】

蒙陰縣野店鎮煙莊村居住著全國著名支前模範、共產黨員“沂蒙六姐妹”。在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時期,她們帶領全村婦女為部隊籌集草料、烙煎餅、做軍鞋、送彈藥、救傷員,1947年6月10日《魯中大眾報》載文盛贊她們的事跡,稱之為“沂蒙六姐妹”。現在,她們除公方蓮、楊桂英、冀貞蘭已故外,84歲的張玉梅、87歲的伊淑英、86歲的伊廷珍的仍把愛國擁軍當作一生的追求,多次受到黨、國家和軍隊主要領導人的親切接見,遲浩田將軍曾欣然題詞︰“沂蒙六姐妹,擁軍情不忘”。2007年、2008年分別被授予“山東省十佳兵媽媽、“三八”紅旗手、全國十大愛國擁軍模範新聞人物”等榮譽稱號。

巍巍沂蒙山逶迤綿延,滔滔汶河水奔流不息。沂蒙老區這片貧瘠的熱土, 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哺育了英雄的人民。作為沂蒙兒女的杰出代表——“沂蒙六姐妹”,你們烙的煎餅,曾經養育了中國革命,你們縫制的軍鞋軍衣,支援了革命戰爭的勝利……“沂蒙六姐妹”,每一位姐妹都是一座山,每一座山都默默地支撐著人民軍隊,你們的豐功偉績,人民不會忘記、歷史不會忘記、共和國更不會忘記!

——題記

上篇

1947年5月初,孟良崮戰役即將打響,150多戶人家的煙莊村,成年男子都隨部隊到前線了,連那六七十歲的老漢,也給解放軍當向導去了,這個小小的山村便成了“女人國”。

我軍為了創造圍殲敵整編第七十四師的戰機,在這一帶頻繁運動。慰勞部隊,安排食宿,需要有人張羅;區上經常派下任務,需要有人操辦。當時村里留下主持工作的指導員,因有腿疾,行走不便,而且,鄉親們為避敵機轟炸,都疏散到山溝里去了,下個通知要跑遍幾座山,工作很難完成。

“沂蒙六姐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們一商量︰眼下前方正緊,村里人手少、任務重,我們都是黨員,為了前線的勝利,村里的工作咱應當擔起來。大家經過合計,張玉梅當村長,伊廷珍當副村長,其他人分別擔任文書、財糧員、公安員等職務,共同挑起了領導全村的任務。

大軍到了莊頭,她們主動迎上前去,部隊的管理員和司務長給她們敬了個禮,說︰“請問你們的村長在哪兒?”

六姐妹,六張笑臉兒“格格”地笑出了聲,齊刷刷地回答︰“我們都是村長。”

管理員和司務長帶著驚疑,尷尬地看著這群姑娘媳婦。

“同志們辛苦了!”張玉梅代表姐妹們說︰“有多少人,快說吧!”于是500、1000、2000地報出數來,戰士們需要支鍋做飯、添米購菜、歇腳住宿……她們都一一辦理得順順當當、貼貼切切,受到指戰員們的敬佩,“沂蒙六姐妹”的名字便在解放軍隊伍中間傳開了。

她們上任的當天,區上的通信員就送來了一份緊急通知。姐妹們將通知打展開一看,原來是區上要她們村給解放軍的騎兵戰馬湊草料5000斤,並要火速送往指定地點。

全村百十戶人家,平時不用10分鐘就可集合,可眼下都潛伏在山溝里,村里冷落寂靜,湊草料就得翻山越嶺。那時,雖然她們正當年輕力壯,但畢竟都是纏過腳的,爬山越來越嶺實在不便。尤其是伊淑英,身懷有孕,行動更是困難,過思駭嶺的時候,她直覺得兩腿像灌了鉛似的,怎麼也抬不起來了,就坐下來,想歇息一會兒。張玉梅了解她的難處,讓她返回村里干些別的工作。伊淑英剛往回走了幾步,听到遠處戰馬嘶鳴,放眼一看,大路上正開過來一隊騎兵。她立刻又折回頭,繼續往山上爬,姐妹們問她為什麼又回來了,她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隊伍正在開進,我怎麼能往回走呢?!”

一道道山梁,爬上爬下;一戶戶村民,進行動員。短暫的幾天,一擔擔谷草、一袋袋料豆運到了指定地點。

她們完成了任務,拖著疲憊的雙腿,剛走回村公所,又接到緊急通知,要她們在兩天之內將5000斤糧食加工成煎餅再運往前線。

看罷通知,“沂蒙六姐妹”都凝神靜思︰全村除了軍屬和老弱病殘,能烙煎餅的不過70人。兩天內每人要烙70多斤糧食的煎餅,其中要經過運輸、分配、碾磨、烙成等七八道工序,能完成嗎?可是,又轉念一想︰前方戰士正在沖鋒陷陣、流血犧牲,為得誰?決不能讓親人餓著肚皮打仗!于是決定分頭到四處山溝里發動。

婦女們都從山溝里趕回家來。入夜時分,煙莊村人氣陡增。碾滾磨轉,各家各戶的屋里又亮起了燈火,六姐妹除了完成自己應攤的一部分外,還主動把十幾戶軍屬所攤的任務也包了下來。

張玉梅分派任務、組織運糧,一天沒有顧上吃飯,暈倒在鏊子邊,大家把她抬到床上,她醒過來後,喝了幾口水,吃了幾口飯,又開始烙煎餅。公方蓮由于連夜勞累,烙著煎餅的時候就磕睡起來,手烙傷了還堅持把煎餅烙完。

“沂蒙六姐妹”的精神感動了眾鄉親,大家齊心協力,硬是想方設法把5000斤糧食的煎餅按時運到前線,送到了戰士們的手中。

5月15日,東方一抹朝霞剛剛冉起,村里就開進一隊解放軍,接著,擔架隊、傷員也紛紛到來。一時間又忙壞了六姐妹和婦女們。正當她們為傷員包扎傷口、給戰士們發慰勞品時,區上又連續下發了3份緊急通知,下達了3批軍鞋任務,總計245雙,要求5天完成。煙莊村婦女們毫無怨言,又默默地拿起了針線。

眼明心細的冀貞蘭,做得一手好針線活。她忙活了一整天,幫著姐妹們打鞋殼、弄鞋幫、紡線捻繩。夜深了,她又坐在昏暗的油燈下納鞋底。一只鞋底至少要納120行,一行要扎30多針,每針要經過錐眼、穿針、走線、拉緊等多道工序。針針線線都寄托著姐妹們的無限深情,沂蒙山人的心都納進了這鞋底里了!

納好了鞋底,要納鞋幫,冀貞蘭犯了難。鞋面布不夠了,她翻了針線筐,找了櫥子櫃,旮旮旯旯擺弄了遍,就是沒有找到合適的布料。她想了想,便把自己正穿的衣服大襟撕下來做了鞋面布。這時,冀貞蘭又想起了村里最窮的楊化彩。楊化彩家里只有她和剛滿4歲的兒子,生活拮據。今天到她家分派做軍鞋任務時,雖然楊化彩沒有吱聲,但看她緊縮的眉頭和那空徒四壁的破房子,怎麼能不作難呢?于是,冀貞蘭就拿起剩下的一塊衣襟直奔楊家。

楊家的燈亮著,冀貞蘭悄悄地扒著窗欞向里一看,只見楊化彩也正用牙咬著撕自己的衣服大襟,冀貞蘭知道楊化彩沒有替換的褂子,心頭一熱,推門進屋,熱淚止不住地流,她趕緊制止了楊化彩,把自己的大襟布給她做鞋面布。

第二天下午湊鞋時,楊化彩第一個交出來4雙軍鞋,她的兒子抱著軍鞋,穿著蓋不過肚臍的小褂,依偎在媽媽的身旁,許久不願把鞋放下。村里的人誰不知道,這孩子長這麼大,還沒穿過一雙鞋哩!

孟良崮戰役打得最激烈的時刻,“沂蒙六姐妹”又接到往前線運送彈藥的任務。她們都知道這是比較危險的任務,必須由自己承擔。她們沒有挨戶動員,而是以她們6人為主,聯絡了幾個骨干,翻越20多里的崎嶇羊腸小道,一直送到前沿炮兵陣地。前線將士看著這群婦女運輸隊,一趟又一趟地運彈藥,無不感動萬分。這無疑更加鼓舞了前線將士勇猛作戰的斗志。“

完成了運彈藥的任務,回到村里,映入她們眼簾的是一片忙亂景象。駐煙莊一帶的部隊要轉移,敵人很快要佔據這一帶。向北轉移的群眾扶老攜幼,絡繹不絕。部隊首長找到她們,命令盡快轉移,並委托她們找8套便衣。六姐妹迅速借來衣服、帽子等,又幫助戰士進行化妝。她們還沒有走出村子,敵人已經佔領了南山,一顆炮彈打來,把楊桂英的4歲孩子耳朵震聾了。她們為了革命事業,付出的不僅僅是勞累和汗水!

在整個萊蕪戰役和孟良崮戰役的日日夜夜里,六姐妹和她們的鄉親們都是這樣忙碌著,操勞著。據不完全統計,這期間,她們帶領全村為部隊烙煎餅15萬斤,湊集軍馬草料3萬斤,洗軍衣8000多件,做軍鞋500多雙。

下篇

英雄模範今安在?愛國擁軍譜新篇!

新中國成立後,“沂蒙六姐妹”依然心系國家大事,十分關注國防建設。“心系長城勵新兵,披紅戴花送軍營”是她們在新形勢下對人民子弟兵親切關懷的真實寫照。“每年新兵入伍,我們都邀請‘沂蒙六姐妹’為新兵講述革命傳統故事,教育新兵苦練本領,為沂蒙爭光。”采訪中,蒙陰縣人武部部長邵玉河說。

時間回溯到1996年9月,楊桂英的外孫鄭偉高中畢業回到村後,從小就听著外婆講革命故事長大的他,嚷嚷著楊桂英領著第一個在鎮上報了名,而後,順利地通過了體檢、政審。新兵起運那天,楊桂英親自將外孫送上了汽車。

1998年冬季征兵時節,蒙陰縣人武部院內出現了一幕感人的場面——伊廷珍風塵僕僕地領著兩個孫子從煙莊村趕來報名應征。伊廷珍家可謂是“軍人之家”,三代人相繼參軍報國。昔日,她堅決支持丈夫去當兵,後來又把兒子送往部隊。今兒個又把兩個孫子交給了軍隊。她是這樣說的︰“俺家是老革命,過去我送丈夫和兒子當兵,今天又把兩個孫子送來了,只要他們在部隊好好干,俺就心滿意足了。”

“沂蒙六姐妹”進京看“孫女”的故事在首都北京傳為美談。2001年4月5日上午10時,原解放軍第二炮兵通信總站全體官兵敲鑼打鼓,用最隆重的儀式歡迎來自遠方的貴客——“沂蒙六姐妹”。沒等她們走下車子,三連女戰士彭悅早已激動地奔向前去,攙扶著仰慕已久的革命老奶奶。早在1998年中秋節,從沂蒙山區入伍的彭悅利用探親的機會專程拜訪了“沂蒙六姐妹”。當這白發蒼蒼的老奶奶見到穿軍裝的彭悅時,比見到自己的親孫女還要高興。回到部隊後,彭悅牢記著“沂蒙六姐妹”的教導,扎實工作,奮發進取,榮立了三等功。“沂蒙六姐妹”聞訊後,決定進京看看兵孫女。祖孫兩代在一起,說不完的話,敘不盡的情。在宿舍里,彭悅與“沂蒙六姐妹”共同唱起了革命歌謠——“正月里來是新春/捻著那豬羊出了門/豬羊送到哪里去/送給那英勇的八路軍/八路軍是自家人/他和咱們是一條心/堅持了抗戰有功勞/赫赫大名天下聞……”

“俺姐妹幾個經常在一起嘮叨,回想過去一天烙800斤煎餅也挺能的。”冀貞蘭向我們說道。是啊!“沂蒙六姐妹”盡管年事已高,但在有生之年依然想著為黨和政府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那年,確切地說是1995年榴花盛開的五月,她們與民兵呂永春、吳楠聯營,成立了“沂蒙六姐妹煎餅公司”。公司辦起來了,當時健在的五位老大娘都擔任了名譽經理。“大娘,我聘請您為名譽經理,每月向您支付800元的報酬。”公司經理脆聲聲地說。

“俺不要錢,你用俺的名字,就得干好,掙了錢多給國家上繳利稅就行了。”“沂蒙六姐妹”異口同聲。接下來的日子,她們一有空閑就去公司轉悠轉悠,跟員工們傳授自己當年烙煎餅練就的“絕活”。時下,沂蒙六姐妹煎餅公司發展日益壯大,產品遠銷北京、上海、東北等20多個省市,品類也發展到了20多種,光去年一年就銷售500噸。

情系災區,奉獻愛心,“沂蒙六姐妹”的慈善之心在軍地雙方留下了婦孺皆知的口碑。1998年8月,長江流域特大洪災牽動著“沂蒙六姐妹”的心,她們在生活並不寬裕的情況下,每人向災區捐款500元,並繡制了幾十雙鞋墊,連同一封慰問信寄往抗洪第一線。“沂蒙六姐妹”對東北嫩江流域的災情更是牽腸掛肚,當她們得知受災群眾亟需御寒衣被的消息後,她們馬上和捐贈辦公室聯系,要求捐獻衣被。8月28日,她們幾位把剛剛套好的新棉被捐獻了出來,楊桂英說︰“這幾年,俺幾個姐妹得到了全國各地的關心,今天捐獻幾床棉被,讓東北災民暖和暖和身子,這是俺應該做的。”

不測風雲掠巴蜀,驚天橫禍襲汶川。2008年“5.12”四川省汶川縣發生特大地震後,“沂蒙六姐妹”自行開展了“交納特殊黨費,捐獻一顆愛心”的活動,每人捐款600元。當她們從電視上看見子弟兵在一線不怕流血犧牲,冒著生命危險參與抗震救災的情景時,心疼得直掉眼淚,就發動兒媳、孫女和全村婦女經過十幾個晝夜加工,趕制了500雙“千層底”寄給了抗震救災一線的子弟兵。讓子弟兵穿上它,在地震災區再立新功。

“沂蒙六姐妹”60多年擁軍報國的先進事跡,激勵著全縣人民。在她們的帶動和影響下,蒙陰縣擁軍優屬活動廣泛深入地開展。繼1996年榮獲“全國擁軍優屬模範縣”之後,又連續6年被山東省人民政府、山東省軍區評為“全省雙擁模範縣”。

時間荏苒,滄桑巨變,60多年悄然已逝,歲月的留痕已把“沂蒙六姐妹”的臉龐印滿了歷史的滄桑。她們在革命戰爭年代和和平建設時期做出的突出貢獻,黨和政府也始終沒有忘記。多少年來,從衣、食、住、行等方面都給了她們無微不至地關懷。她們先後多次受到黨、國家和軍隊主要領導人的親切接見。遲浩田將軍曾欣然題詞︰“沂蒙六姐妹,擁軍情不忘”。更令人欣慰的是總投資800萬元,以她們為原型,山東省唯一一部新中國成立60周年的獻禮片——電影《沂蒙六姐妹》近期在沂蒙山區開拍,預計今年7月份就與全國觀眾見面。

采訪結束,握手告別,只見她們眼含熱淚,顰眉凝望著遠方的山崗,從她們欣慰的笑容中,一首支前歌曲在煙莊村的上空回響——“裹著布的腳兒咚咚響/肩扛著軍糧送前方/前方部隊打勝仗/後方咱要多幫忙/多幫忙來送軍糧/送軍糧來多幫忙/不怕山高水又深/不怕路遠千里長/前方同志吃得飽/保衛好咱家鄉……”這悠揚動听的旋律不正是對“沂蒙六姐妹”風采的注腳嗎?!“沂蒙六姐妹”的豐功偉績,將永遠銘記在齊魯大地及全國人民心中!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