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參軍|這家企業4次拐"彎"給我們的啟示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朱容 張良 李佳豪責任編輯︰楊帆
2018-05-21 10:03

這是一家從事水聲數據處理技術及其相關應用研發的民營企業。自創業至今,一直同相關技術部門有著頻繁的業務聯系,從最初的下游產品外包研發,到如今引領行業發展,他們探索出民企“參軍”的寶貴經驗。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企業“民參軍”要拐幾道“彎”

——請看“四個一線”如何助力這家民企從跟跑者向領軍人“轉身”

■朱 容 解放軍報記者 張 良 特約記者 李佳豪

從“身入”到“腦入”

這是一家從事水聲數據處理技術及其相關應用研發的民營企業。自創業至今,一直同相關技術部門有著頻繁的業務聯系,從最初的下游產品外包研發,到如今引領行業發展,他們探索出民企“參軍”的寶貴經驗。

軍民融合,貴在深度;轉型發展,贏在深入。由“跟跑者”到“領軍人”,這家企業4次拐“彎”啟示我們︰民企參軍“半個兵”,只要真正貼近現實需求、對接部隊實際,弄清戰爭規律,就一定能在軍民融合深度發展中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1.研發在一線︰從亞軍一句不經意感慨中思考——

仗要怎麼打,產品就怎麼研發

去年,海軍組織潛艇部隊聲吶兵“海豚杯”業務技能比武,企業工程師謝東方作為技術人員全程參與技術保障。

“真可惜,明明听清了信號特征,卻怎麼也回憶不起听到的究竟是什麼目標!”比武結束後,以一題之差屈居亞軍的選手懊惱不已。

幽遠的大洋深處,如果說聲吶是潛艇的“眼楮”,那麼聲吶兵就是處理這雙眼楮“看”到信息的“大腦”——聲吶兵要做的,就是在嘈雜水聲信息中判斷出目標信息。亞軍選手一句不經意的感慨,讓謝東方陷入思考︰“听力再好,好不過傳感器;記憶再強,強不過存儲器;人腦再快,快不過處理器。能否利用大數據智能識別技術,像手機軟件‘听音識曲’一樣,讓計算機輔助聲吶兵工作?”

其實,早在幾年前,海軍一位領導就有類似想法︰先敵發現一秒,就多一分勝算,然而把“寶”全都押在聲吶兵個人能力高低上,終究不可靠。

“仗要怎麼打,產品就怎麼研發。既然‘民參軍’,部隊的作戰需求就應該是企業科研攻關的沖鋒號!”作為專注于水聲數據處理技術的企業,負責人蔡惠智拐過這道“彎”後,與海軍相關技術部門一拍即合︰自己的科研團隊在水聲數據樣本上有著得天獨厚的數量優勢,正好可以填補軍隊空白。于是,一個水聲大數據工程與應用項目很快啟動。

短短一年間,一套基于大數據技術的水下目標輔助識別系統已初步研發完成,可幫助聲吶兵快速進行情報篩選及輔助決策。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軍事智能化發展,關鍵在于科技興軍思想需樹立起來,行動要落下去。對“民參軍”企業來說,一只腳落在市場,另一只腳要落在戰場,只有把落腳點落到一線,把研發放在一線,市場才能聯通戰場,真正研發出得到官兵認可、滿足戰場需要的技術產品。

2.測試在一線︰從艇長的雷霆怒吼中認清——

不是企業認為先進的,就是戰場需要的

“魚雷來襲還有疑似一說?你這是在拿全艇官兵的生命開玩笑!”一次某型處理機隨艇測試中,艇長對聲吶兵怒不可遏的呵斥讓測試員劉雲濤驚出一身冷汗。

出現這樣的情況是企業研發人員始料未及的。世界主要國家的聲吶技術水平差距更多在于數據處理能力高低,而非聲吶設備本身,但數據處理的虛警率和漏警率本身卻又互為矛盾——也就是說,在搜索目標時越靈敏,把非目標听成目標的概率就越大;反之,單個目標判別的可靠性越高,那麼有目標卻沒听到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該型處理機論證階段,他們認為聲吶作為潛艇反雷防御的主要預警手段,實際作戰中寧肯錯判一萬、不可漏判一個,預警距離自然越遠越好、數據處理的靈敏度更是越高越好。

然而,該型處理機的首次表現並不理想。這是為啥?事後,那名艇長給出了答案︰探測器的預警距離越遠,聲吶兵要關注的搜索範圍半徑就越大,其中包含的水下物體就越多,所要處理的信息也就越多,對目標識別的準確率自然就越低,過多的信息給聲吶兵判斷決策帶來了干擾。

這次測試讓研發人員明白了這樣一個道理——不是企業認為先進的,就是部隊作戰真正需要的。以往民企對自己產品技術宣傳,過于重視性能參數,而忽視了作戰需求。從“我有什麼”到“我能為部隊解決什麼”,往往是許多“民參軍”企業必須拐過的又一道“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