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一位“村官”的烈士情節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卜金寶責任編輯︰喬夢
2018-06-11 21:32
莊嚴肅穆的榮河烈士陵園。

一位“村官”的烈士情節

■卜金寶

(一)

2015年12月16日,一向崇拜軍人的樊英俊當“村官”了。他被推舉為地處晉陝交界的山西省萬榮縣榮河鎮榮河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榮河村,原榮河縣城所在地。此城歷史悠久,戰國至隋稱汾陰。唐開元11年,唐玄宗來此祭祀後土,掘得兩尊古代寶鼎,改名寶鼎縣。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間,因“榮光冪河”,又改名榮河縣。上世紀五十年代與萬泉縣合並而稱萬榮縣,榮河縣遂成為歷史。

這里還是一片紅色沃土。距村西南10里黃河岸邊的廟前渡口,自古為兵家必爭之地。1937年8月至10月,朱德、任弼時、賀龍、鄧小平、左權等率八路軍東渡黃河,由此上岸,揮師北上,進行了震驚中外的平型關戰役、奇襲陽明堡等戰役戰斗,開闢了抗戰的全新局面。村里96歲的老人柴養元至今記得當年和榮河縣各界群眾歡迎隊伍的情形︰八路軍大部隊從城外整齊通過,宣傳隊進城刷寫標語,幫助鄉親擔水掃院。他們待人熱情,說話和氣,還為鄉親們演出《霸王別姬》《九一八流亡曲》等文藝節目。賀龍還在榮河縣武廟,給抗日武裝作了一次激勵斗志的動員講話。鄉親們稱贊這是民國以來從未見過的好部隊。

樊英俊上任伊始,一群老干部老黨員老軍人就找到他,呼吁將遷至村東山坡上的烈士陵園遷回。事情的起因是2005年當地搞後土街規劃,將村北的烈士陵園遷出,給群眾掃墓和祭奠英烈帶來不便。

85歲的老干部蘇永法拿著用手機拍的照片,含淚告訴樊英俊︰你去看看吧?滿地荒草,滿目荒涼。烈士躺在那里,太孤獨了!他當年是兒童團長,親身經歷了解放榮河的戰斗。總攻那晚,炮火連天,殺聲震天。他看著解放軍戰士爭先報名當突擊手,受傷的戰士不下火線,犧牲的戰士被抬回來,用帽子蓋住臉,匆匆就地掩埋。10年來,他不停地奔波呼吁,感動了各級領導和相關職能部門的工作人員,但問題尚未得到解決。

年過七旬的退役軍人王志虎,父親和岳父是榮河縣早期地下黨員,戰爭年代出生入死。他于上個世紀60年代在原南京軍區服役,有幸聆听開國上將許世友等前輩講述戰爭年代的悲壯故事。他說自己心中的英雄就是烈士,人生中的第一課,就是到榮河烈士陵園為英烈掃墓。

75歲的老黨員樊晉寶是一位“榮河通”,對當地的歷史文化、風土民情了如指掌。他說︰解放榮河戰斗中擔任主攻的是一代名將周希漢麾下4縱10旅30團。那場戰斗中犧牲的烈士大都是十七八歲的外地人,我們榮河人不能忘了人家啊!

老軍人關建忠、薛德朱,改革開放政策的受益者,事業有成,家庭美滿幸福。“飲水思源”。到了晚年,他們心里的牽掛就是烈士。看到烈士陵園遷走了,每逢清明節,人們紛紛給逝去的親人掃墓。誰給烈士掃墓啊?他們告訴樊英俊,看到烈士陵園遷走,烈士無人問津,茶飯不思。

2016年9月30日,榮河的鄉親們冒雨祭奠英烈。

(二)

樊英俊,魁梧的身材,寬闊的臉龐,淳樸,直爽,渾身充滿軍人氣質。話不多,但踏實。

自打記事時起,樊英俊年年與同學同伴到村北邊的烈士陵園為烈士掃墓,聆听村里的老八路講述英烈解放榮河的悲壯故事。他心中的偶像是董存瑞、黃繼光、邱少雲,他做夢都想成為一名軍人,報效國家。只因身體原因,夢未成真。後來,烈士陵園被遷走,他心里總覺得堵得慌︰移到那麼遠的地方,路窄坡陡,清明節掃墓的人會越來越少。久而久之,不就把烈士忘了嗎?

現在,他成了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老干部找他,老黨員找他,老軍人找他,群眾找他,要求遷回烈士遺骨,讓他們“回家”。是啊!發展經濟,搞鄉村規劃不能忘了烈士啊!他馬不停蹄,多方奔走,到鎮里、縣里、市里,向有關領導和機關反映鄉親們的訴求,反映人們對烈士的深厚感情,代表全村的父老鄉親立下軍令狀︰由村里重建烈士陵園,迎烈士回家。

“辦好烈士的事,利在當代,功在千秋”;

“我們今天過上了好日子,是烈士的生命換來的”;

“這是善事,既告慰先烈,也教育後人”。

樊英俊代表村民奔走呼吁,贏得各級領導和相關職能部門的鼎力支持。

說干就干。2016年2月26日破土動工,至9月2日完工,樊英俊和村黨支部一班人蹲在工地,加班在工地,汗水灑在工地,許多村民義務到工地參加勞動。全村齊心協力,通力合作,歷時半年,建成包括陵園路、廣場,展覽館、中央大道、四季花台、寓意1947年榮河解放的19.47米高的紀念碑等設施的開放型、花園式烈士陵園。

陵園建成後,榮河鎮政府舉行濃重的遷葬儀式,遷回32位烈士遺骨。此外,還遷回14位榮河籍在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和其他時期犧牲的烈士遺骨。

沐浴著改革的春風,榮河村的發展一年一個大台階,走出去的榮河人徹底甩掉了貧困的帽子。他們感謝黨的好政策,感恩犧牲的革命先烈。他們視烈士陵園為聖地,常來到這里憑吊、沉思。

如今,這里已成為萬榮縣和運城市紅色教育的一個亮點。每逢清明和重要紀念日,更是成為當地無可替代的革命傳統教育的生動課堂。

2017年清明節,榮河鎮各界群眾祭奠烈士。

(三)

70年了,始終未見英烈的家人來榮河烈士陵園祭掃。

原來,1952年,榮河縣政府將32位暫時無人認領的烈士入棺,遷至建于榮河縣城北郊的烈士陵園,並將墳位圖及烈士姓名籍貫、原部隊番號等資料留存縣民政局。後榮河縣與萬泉縣合並,相關資料留存榮河鎮政府。這些檔案資料在“文革”中流失,32位烈士成為無名烈士。

每次站在烈士墳前,樊英俊總在想,他們為了榮河解放,那麼年輕就犧牲了,至今不知家在何方?心里真不是滋味。我們何不借陵園重建之際,尋找烈士的親人?

老黨員樊晉寶心里也一直牽掛著烈士的親人。多年來,他多方打听,有了不少線索。陵園重建工程竣工後,在老干部蘇永法的倡導下,他和老軍人薛德珠、關鍵中、王志虎、樊進全等商議,組成志願小組,自費尋找烈士親人。樊英俊獲悉後,代表村黨支部對老同志的義舉表示全力支持。

從2017年9月開始,至2018年5月,志願小組輾轉長治、曲沃、翼城、侯馬、陽城、沁水、晉城、高平、陵川、澤州等10個縣市,深入鄉村進行訪查,找到多位在解放榮河戰斗中犧牲的烈士的親人。

第一站,志願小組如願以償。在沁水縣鄭村鎮軒底村,他們見到烈士車鎖會的女兒車粉葉。這麼多年了,車粉葉只知道爸爸隨大軍在晉南作戰中犧牲,但不知血灑何處,魂歸何方?每逢清明節,她只能跪向西方,祭奠逝去的父親。

5月4日,志願小組在晉城市城區黎川鎮黎川村見到李四台烈士的佷子李江魚。他于1951年生,是清店電廠退休職工。他說︰伯父李四台在家中排行老大,1946年入伍,有消息說他在解放榮河戰斗中犧牲了。傳到奶奶那里,成了在解放運城時犧牲了。奶奶遂領著兩個兒子,攜帶干糧,一路步行到運城,邊哭邊尋找,未果。這也成了她臨終前一個未了的心事。得知大伯安葬在榮河烈士陵園,李江魚滿眼是淚。他給志願小組留言︰奶奶,我大伯的遺骨進了榮河烈士陵園,您可以放心了。我找機會到那里去看他去,給他敬一炷香,敬一杯酒。

2018年5月14日,樊英俊(左一)悄悄拿出一疊人民幣,要給烈士的女兒。一個堅持要給,一個堅持不收。

5月14日上午,烈士苗雷旺的女兒苗毓榮帶領全家從沁水縣來到榮河烈士陵園。她對天長嘆︰爸爸!我們看你來了!70年了,我們只知道你在解放戰爭中犧牲了,但不知道你犧牲在哪里?今天,我們終于找到你了。

站在一旁的樊英俊熱淚橫流,拿出一沓人民幣要送給烈士的女兒,苗毓榮說什麼也不肯收。樊英俊深情地說︰你拿上吧!我們榮河人的一點心意。我們榮河人永遠忘不了他們。

樊英俊已經在新修建的榮河烈士陵園接待了10多位由志願小組尋找到的烈士親人。看到他們歷盡滄桑的臉龐,听到他們撕心裂肺的哭聲,這位硬漢子都忍不住潸然淚下。此時,他覺得,這個烈士陵園已經成為他和榮河村父老鄉親們守望的一座精神家園。

(攝影︰王國鵬、玉良、馮世午等)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