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民融合為高質量發展提供新動能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偉海責任編輯︰楊帆
2018-08-17 02:03

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的關系,是國民經濟重大比例關系中一對極為重要的關系。高質量發展,必然是富國和強軍統一、安全與發展兼顧、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協調發展,必然貫通推進軍民兩大體系實現良性循環。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報道——

軍民融合要既有助于把軍隊建設搞強,也有助于優化國民經濟循環、帶動產業高端化、促進創新驅動發展

軍民融合為高質量發展提供新動能

——軍民融合發展戰略系列談之三

習主席指出,軍民融合發展是實現發展和安全兼顧、富國和強軍統一的必由之路。當前,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關鍵期,迫切需要打造發展新引擎、拓展發展新空間、培育發展新動能。深入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促進軍民兩大體系之間開放交融、良性互動,既有助于把軍隊建設搞強,也有助于優化國民經濟循環、帶動產業高端化、促進創新驅動發展。

軍民融合暢通搞活國民經濟大循環

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的關系,是國民經濟重大比例關系中一對極為重要的關系。高質量發展,必然是富國和強軍統一、安全與發展兼顧、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協調發展,必然貫通推進軍民兩大體系實現良性循環。

軍民融合是打通軍民兩大體系、實現國民經濟大循環的重要機制。經濟社會發展中,如果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兩大體系封閉隔離,資源要素不能雙向流動和良性互動,就會造成資源配置失衡和資源浪費。在軍民分離情形下,國家需要用兩大系統的資源分別進行各自領域的建設,其結果必然是成本高、效果差。同時,二者分離還會引發資源配置上的“虹吸效應”,即有限資源向國防領域的過度配置,必然會削減其在經濟領域的配置,降低整個宏觀經濟的資源配置效率。當年,蘇聯正是由于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兩大體系缺乏有效連通,從而令國防體系蓄水池持續上升,而國民經濟蓄水池不斷被吸走,結果軍隊雖然強大了,但人民生活卻處在低水平。打破軍民二元分離結構,促進要素在軍民兩大體系之間順暢流動、雙向交流,就能緩解資源配置失衡的矛盾。

“軍民融合型”發展模式體現了高質量發展的要求。就建設效能而言,“軍民融合型”發展可以最大限度利用全社會優質資源和創新要素為其所用。就應對戰爭的效能而言,“軍民融合型”發展由于資源轉換機制順暢,可以迅捷地將大量社會資源動員起來投入到備戰中。當前,我國正在向現代化建設邁進,急需打破軍民之間的體系壁壘和封閉隔離,打通軍民兩大優質“資源池”,建立國家資源雙向互動的轉換機制。只有堅定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才能從總體上消除國防經濟和民用經濟相分割的狀態,從而最大限度發揮國民經濟對國防建設的支撐作用,同時也最大限度發揮國防建設對國民經濟的帶動提升作用。

立足國家大局,拓寬戰略視野,切實把軍民融合作為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基礎性機制固化下來。軍地雙方要把軍民融合作為一種新的發展理念牢固確立起來,將統籌配置、開放共享、雙向轉化、體系優化的發展理念貫穿到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全領域全過程。要把軍民融合作為一種新的發展方式牢固確立起來,將軍民一體籌劃、一體建設、一體管理、一體使用的要求落實到具體的建設領域和重大項目上,實現資源在軍民兩大體系之間的一體配置、順暢流動、雙向轉化、共享共用,充分釋放國家大體系的集成優化效益,實現國家戰略收益的最大化。

軍民融合帶動產業邁向中高端

高質量發展意味著高品質的產品和服務供給、高端化的產業發展。尤其是高端制造業發展,關乎國家命脈,彰顯國家戰略能力。武器裝備科研生產作為典型的技術密集型產業,凝聚著頂級和尖端技術,誰掌握高端軍工技術,誰就能站上高端產業發展的制高點。推動武器裝備科研生產軍民融合,加快國防科技工業開放式發展,有助于帶動我國高技術產業鏈全面升級,全面夯實強軍的產業基礎。

軍民融合是戰略新興產業的孵化器。在一個國家中,軍隊往往是高端制造業最穩定的客戶。縱觀美國高技術產業的成長,大多數是美國國防部先行對新技術進行風險投資,對新產品施行保護性購買,直到引導出現一個新的產業領域,政府才會隨之退出和隱去。上世紀70年代,在美國半導體工業發展的早期,其產品幾乎全部由國防部采購,巨額的國防采購不僅為新技術企業提供了最初的市場,同時,也促進了軍事技術向民用產品的溢出。今天的美國“ 谷”被認為是全球高科技產業和創新的策源地,事實上,其早期的產業發展直接受益于美國國防部的直接投資和源源不斷的訂單支持。長期以來,美國把軍民融合作為一種隱形的產業政策,以維護國家安全的名義,大力扶持新興產業成長。堅定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培育和引導戰略新興產業發展,孵化一大批擁有突破性技術乃至顛覆性技術的高科技企業,對于提升我國制造業在全球產業鏈、價值鏈中的位置,夯實強國強軍的高科技產業基礎具有重要價值。

軍民融合產業直接催生高質量供給。軍民融合產業是實體經濟中的重要產業。積極發展軍民融合產業,必須推動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轉變、中國速度向中國質量轉變、中國產品向中國品牌轉變。一方面,要積極引導民參軍產業向高質量、高端化躍升。武器裝備科研生產體系復雜,需要多方合作配套和協作,推動武器裝備科研生產軍民融合,開放軍工產業鏈,帶動高校、科研院所、地方企業參與軍品科研和生產,形成強有力的產業拉動和質量提升效應。另一方面,要大力發展軍轉民產業,鼓勵和支持軍轉民“二次研發”,充分利用軍工成熟技術、資源條件和品牌優勢,構建“軍轉民”產業化閉環,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服務國家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軍民融合助推創新驅動發展

高質量發展必然是創新驅動型發展,創新是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強大動能。要把軍民融合發展戰略與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有機結合起來,通過軍民協同創新,建立強大的創新驅動機制,加快新舊動能轉換。

軍民融合增強軍事需求對前沿創新的牽引作用。需求是技術創新之母,歷史上許多革命性的科技創新都源于軍事需求的觸發和刺激。科技史學家邁克爾•懷特在《戰爭的果實︰軍事沖突如何加速科技創新》中說,“科學的進步並非完全源自軍事需求的助推……然而,來自軍方的需求常常是主因,而且勢不可擋”。例如,為牽引無人駕駛技術發展,早在2004年,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署就牽頭舉辦無人駕駛技術大賽,給出軍事需求和應用場景,激發全球創新者的創新興趣和挑戰欲望,也催生了由發明家、工程師、程序員、開發商、投資人組成的無人車創新生態圈。軍事需求的牽引,大大壓縮了超材料技術走出實驗室、形成戰斗力和生產力的時間周期。這啟示我們,前沿創新不單是創新者的“獨奏曲”,而應是軍事需求方和創新供給方協同互動的“協奏曲”。在引領前沿技術創新方面,軍隊要擔當起“前沿創新的加速器、黑科技的孕育器、高科技型公司的孵化器、創新型經濟的助推器”的角色。要探索一系列新機制,把政府、軍隊、大學、科研院所、創新型企業、風險資本聚集在一起,形成軍民高頻互動的創新氛圍,進而激蕩起創新發展的不竭動力。

軍民融合促進創新鏈與產業鏈間的緊密銜接。創新驅動發展是由“科學研究—技術發明—產品開發—價值實現”等活動組成的鏈條。長期以來,在軍事科技創新領域,創新鏈部署在軍隊科研院所,產業鏈則大多部署在工業部門,科技創新和產業轉化銜接不夠緊密,導致軍隊科研機構成果轉化不暢,有的科研成果被束之高閣。軍民融合恰恰能使得創新鏈和產業鏈相連,如軍事醫學科學院聯合地方企業成功研發生產的抗流感藥物——硫酸奧司他韋,就實現了研發成果的快速轉化應用,既打破了國外技術壁壘,滿足了國家戰略急需,也促進了地方高科技企業發育成長。實踐啟示我們,必須遵循軍事科技創新的內在規律,破除體制機制藩籬,以軍民融合打通產、學、研、用關系,讓軍隊科研院所的創新成果真正從實驗室中走出來,服務強軍、惠及社會。

軍民融合加速國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軍用技術向民用領域的轉移和擴散,能夠有效刺激民用科技進步,促進創新發展。在這方面,我們已經有諸多成功案例。近年來,媒體廣為報道的“空調背心”“滅火導彈”、給地下管線做“CT掃描”的探地雷達等軍轉民科技成果,正在造福全社會。據統計,僅在航天領域,近幾年就有2000多項技術成果廣泛應用于經濟社會發展各領域,產生了良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當下要全面深化國防知識產權制度改革,持續激活沉睡的國防專利“睡美人”,加快國防科技成果民用轉化的步伐,培育和催生更多的新技術、新產品、新產業,為創新驅動的高質量發展注入新動力。

(作者單位︰國防大學軍民融合發展研究中心)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