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超音速武器的大国竞赛

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吴敏文责任编辑:伍行健
2018-08-23 11:04

在刚刚由特朗普总统签署通过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美国一如既往强调新兴技术的作用,为了应对人工智能、空间和反空间技术、网络以及高超音速技术方面进步带来的影响,“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在美国国防部提出申请经费的基础上,增加1.5亿美元支持发展高超音速武器;并向导弹防御局增加1.4亿美元,用于提升对高超音速武器的防御能力。因为在这些领域的军费增加,使得“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的军费总额,比美国国防部的申请经费7160亿美元还高出10亿美元。

美俄都研发了哪些高超音速武器

高超音速武器是指以高超音速飞行技术为基础、飞行速度超过5倍音速(即5马赫)的武器,包括高超音速制导炮弹、巡航导弹、钻地弹,以及高超音速无人侦察机、轰炸机等,其以航程远、速度快、性能卓越,能够快速打击远程目标,被称为继螺旋桨、喷气推进器之后的第三次空中革命。

下挂“匕首”空射高超音速导弹的米格-31战斗机

3月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发表“2018年国情咨文”时曝光了两款俄罗斯高超音速武器,分别是“匕首”空射高超音速导弹和“前锋”高超音速滑翔弹头。其中“匕首”速度高达10马赫,以米格-31战斗机采取腹下挂载的方式,起飞升空后投放,导弹下落到一定高度发动机点火,推动导弹前飞并爬升,接着采用高抛弹道飞行,末段进行大角度俯冲攻击,既能攻击海上目标,也能攻击地面固定目标。

“前锋”高超音速滑翔弹头由洲际弹道导弹携带投放,而洲际弹道导弹在末段的飞行速度超过20倍音速。“前锋”最大的特点是在与洲际弹道导弹的投放母舱分离之后,能够以高超音速进行滑翔飞行,并可进行任意机动,这就使得反导系统很难推算其飞行轨迹,比如“萨德”反导系统就很难对其实施拦截。

俄国防部表示,“匕首”高超音速巡航导弹和“先锋”高超音速弹头,已分别进入战斗值班状态和量产阶段。其中,搭载“匕首”的米格-31战机自去年12月在南部军区投入值班后,完成了包括70次空中加油和超过300次飞行任务;“先锋”高超音速弹头将于2019年列装俄军第31导弹集团军第13导弹师。

美国对高超音速武器的研究比俄罗斯更早。1959年,英国学者诺威勒提出“乘波体”的概念,指一种流线外形、所有前缘都具有附体激波的超音速或高超音速飞行器。1989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资助马里兰大学举行的“乘波体国际会议”,会上提出用相切锥生成乘波体的方法,使这一概念具备了向实用化发展的可能。20世纪90年代,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与波音公司、普惠公司开始联合研发可搭载“超燃冲压发动机”飞行的乘波体试验飞行器,X-51A“乘波者”随即问世。

X-51A“乘波者”

除了X-51A“乘波者”,美军研发的高超音速武器还有X-37B“黑燕”空天飞机、HTV“猎鹰”高超音速飞行器等。

X-37B“黑燕”空天飞机

2010年,X-51A高超音速巡航导弹首次试飞。它全长7.62米,净重1.8吨,搭载一台SJX61超燃冲压发动机,使用碳氢燃料推进,迄今共有4次试飞,但只有第四次取得成功。

2017年9月7日,美国空军宣布X-37B“黑燕”空天飞机进行了试验。它能在30~100公里的临近空间以高超音速飞行,速度最高可达25马赫,飞行过程中所有功能自动运行,无需地面遥控。X-37B利用太阳能提供动力,可在距地面203~926公里的轨道上运行数百天,具有无人化、驻轨时间长、重复使用率高和可维修性强等特点。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