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送的是饭,长的是精气神

来源:解放军报 发布:2019-04-12 04:20:07

幻灯片 手机看 分享到

我是公司里食堂送盒饭的师傅,大伙儿叫我老赵。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话,在食堂炒了一辈子菜,送了一辈子饭。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趁热吃”。

第一次登台演讲,我不知从哪儿讲起。那些高科技我不懂,飞机摸都没摸过。让一个伙夫给台下的国家栋梁作演讲,我确实有些紧张。前天晚上,老伴对我说:“你一个送盒饭的师傅,讲啥子嘛讲,不怕别人笑掉大牙。”

可我还是登上了这个讲台,我要讲的故事很多。我在咱们公司干了33年,有人问我:“当盒饭师傅后悔不?”我回答:“不后悔!”为啥?因为我送的是饭,长的是大家伙的精气神!

有一年夏天,为了完成某项重要科研生产任务,公司里的人都在加班加点地工作。夜晚的机场外场,风大、气温低。我给他们送加班餐,刚端出热腾腾的水饺,不一会儿就凉了。

吃加班餐的时候,大家蹲在机库门口,匆匆吃了几口,便继续干活。一个小伙子只打了5个饺子,狼吞虎咽地吞了下去。我一看就知道他饿了,赶忙又递过去一盒,说:“兄弟,趁热,多吃点。”他笑着说:“不敢多吃,一会儿还要钻进飞机肚子里去,吃多了怕挤不进去。”我转过身,连声叹气。

前不久,我女儿生了个男娃。我这个当外公的,一看到小孩子哭,就心疼得不得了。女儿更是把这个男娃当成宝贝,天天抱着,舍不得离手。但对于公司里那些电缆女工来说,这样的生活很难实现。

电缆是飞机的“神经”,“神经”乱了,飞机就会得“病”。电缆线比头发丝还细,一架飞机上所有电缆线连起来,能在成都绕城高速绕上一整圈。电缆装配现场噪音大,每次叫她们吃饭,我都要扯大嗓门喊。她们平常说话也得扯着嗓子喊,嗓子喊哑了就吃点润喉糖。

电缆装配女工小邓,和我女儿岁数一样大,也是刚生完孩子。飞机装配任务重,她很少有时间照顾孩子。有一天夜里,她从我手里接过2个包子,边吃边往厕所跑。我问旁边的小李:“咋了?嫌我的包子难吃?”

小李无奈地说:“挤奶去了。孩子在家哭着要奶吃,她有奶却喂不了。胀得疼,只能挤掉。她一狠心,把奶给娃断了。”我听完心里咯噔一下,半天不知道说啥。

回到家,我给女儿讲了这个故事,女儿抱起孩子,眼泪流了下来。都是当妈的,孩子是妈的心头肉,可以想象,小邓的心碎了多少次。

现场组是前线的指挥部。每天给现场组送饭,我总能看见指挥长甘国龙的身影。从早到晚,甘国龙大部分时间都守在一线。他总是紧皱眉头、一脸严肃,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声音也是沙哑的。我心想,这个人难道是铁打的吗?

后来,听说甘国龙的父亲得了癌症,还是晚期。他回去陪父亲待了3天,便匆匆赶回一线,没日没夜地工作。噩耗传来的那天晚上,这位铁打的硬汉落泪了。他咬着牙,攥紧拳头,没哭出一点声音。

甘国龙没有见老父亲最后一面。他叹了口气说:“这些债,只有下辈子再还了。”

某型飞机试飞成功当天,公司里好多人都哭了,我也哭了。我这一哭,我老伴就在一旁笑,笑得合不拢嘴,她问我:“你凑什么热闹?”我回答说:“老婆子,这个热闹,可不是谁想凑就凑得上的。”

我今年50岁,不知不觉,人就老了,可我心里面的这些故事永远不会老。

责任编辑:伍行健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数据加载失败,请确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侧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