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军工圈里的人和事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尤誉颖 发布:2019-04-12 03:04:01

幻灯片 手机看 分享到

0.01秒的焊接速度

0.01秒,不足眨眼的工夫,高凤林便能完成火箭发动机关键部位一个焊点的焊接。

能练就这手“绝活”,高凤林何许人也?他是航天科技集团火箭总装厂熔焊特级技工,40%的长征系列火箭发动机焊接都出自他手。高凤林常说:“火箭发动机头部稳定装置的焊接是最复杂的,稍有差池便会影响发动机的质量,造成火箭发射失败。”

火箭发动机焊接,国际上采用的最佳连接方案是胶合技术,但黏合物老化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高凤林决定啃下这块“硬骨头”。在焊接火箭发动机大喷管时,他可以将焊枪停留时间控制在0.1秒左右,但焊接发动机头部稳定装置,即便是这么短的时间,也会烧坏母体,造成焊接失败。

缩短焊枪停留时间,意味着焊接过程发力要均、呼吸要平稳、双手配合要精准。高凤林一边与同事探讨焊接方法,一边苦练操作技术。吃饭时,高凤林拿着筷子练习送焊丝动作;喝水时,他端着茶杯训练稳定性;休息时,他举着铁块训练耐力……短短数月,他硬是将焊枪停留时间从0.1秒缩短到0.01秒。当拿到第一份焊接样品的检验合格报告时,同事们惊呼:“高师傅创造了奇迹!”

从0.1秒到0.01秒,这是高凤林对焊接技术的极致追求。正是这种精益求精、追求卓越的工匠精神,让高凤林成为一名响当当的大国工匠。

0.2毫米的“雕刻”精度

0.2毫米,不到两张A4纸的厚度,这是航天科技集团航天发动机固体燃料药面整形组组长徐立平的“雕刻”精度。

有人说,徐立平是当代的“核舟人”。只不过他“雕刻”的是航天发动机固体燃料,这是一种极度危险的材料,工作服擦出的静电都可能将它瞬间引爆。徐立平与这种危险品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

航天固体发动机的性能与燃料的外形密切相关。徐立平的工作,便是使用特制刀具对浇固好的燃料药面进行精细修整。这是迄今为止无法用机器替代的世界性难题。燃料药面修整精度要求极高,任何一处毛刺或切面不平都可能影响到火箭的成功发射,细微的误差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航天固体发动机燃料药面修整精度允许的最大误差是0.5毫米,徐立平把这个误差控制到了0.2毫米以内。同事们惊叹他那炉火纯青的手艺,称他为“一把刀”。

“一把刀”的手艺不是与生俱来的。刚进厂时,师傅带徐立平见识了火药销毁实验,固体燃料剧烈燃烧的场面让这位新人深受震撼。怀着敬畏之心,他小心加细心、勤学加苦练,最终练就一手“精雕细琢”的绝活。如今,他轻触药面,就知道哪里不平整;一刀下去,想削2毫米就绝不会削去3毫米。

古有奇巧人以核刻舟,方寸间尽显精微神态,今有徐立平以刀修药,毫厘间铸造大国重器。30多年来,在这个极其危险的岗位上,徐立平以精湛的技能和过人的胆识“雕刻”火药,将一件件航天重器送入太空,自己也淬炼为一名享誉业界的大国工匠。

责任编辑:伍行健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数据加载失败,请确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侧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