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新军事革命进入“新的质变阶段”给我们什么警示?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苏煜尧责任编辑:杨红
2017-02-09 10:16

美军新军事革命进入“新的质变阶段”给我们什么警示?

——权威专著《双重任务——加快机械化和信息化建设步伐》引出的战略话题

■苏煜尧

1991年初爆发的海湾战争,全面反映了作战方式和战争形态的重要变化,被一些学者称为人类机械化战争迈向信息化战争的重要转折点。对此,美参联会主席沙利卡什维利说,海湾战争“反映了正在进行中的新军事革命的一个缩影,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战争新时代”。海湾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在太空部署了60多颗侦察、预警卫星;在空中部署了300多架侦察、预警飞机;在地面部署了21个侦察营和39个无线电侦听站,还派出特种部队3000多人潜入伊军境内进行侦察,从而构成了覆盖整个海湾战场的立体化探测侦察体系,为实施非接触作战提供了前提条件。战争中,多国部队发射的精确制导弹药,虽然只占发射弹药总量的8%,却摧毁了约80%的重要目标。

可以说,新军事革命的阶段性成果,已经在海湾战争以来的历次局部战争中被不断得到检验,其发挥的重要作用极大地刺激了军事革命向前推进。

海湾战争结束后,美国军队进一步总结战争中的经验,其军事革命又迈出新的步伐。在尔后的“沙漠之狐”行动、科索沃战争以及阿富汗战争中,美军促使战争面貌进一步发展变化。美军在海湾战争中使用的精确制导炸弹仅占投弹总量的3%,而在阿富汗战争中仅空军使用的精确制导炸弹就高达60%,特别是新型的联合直接攻击弹药,在科索沃战争中作用发挥得还很有限,但在阿富汗战争中却占到精确制导弹药投弹总量的75%。从海湾战争到阿富汗战争,美军逐步完善了全纵深精确作战思想,大力发展各类精确制导弹药,特别是抓紧发展并大量装备低成本的GPS制导弹药。远程精确制导武器的大量使用,标志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军事革命迈向进一步发展的阶段。

伊拉克战争是美军新军事革命成果的全方位应用,也由此使新军事革命进入“新的质变阶段”。2003年春,以美国和英国为代表的少数西方国家绕过联合国,对伊拉克进行了全面军事打击,以武力推翻了萨达姆政权。这场战争在对国际战略格局构成新的重大影响的同时,也使现代战争面貌和世界新军事革命的面貌出现了新的情况。

在武器装备方面,精确制导武器等高新技术武器装备在战场中的比例进一步加大,信息基础设施和一体化C4ISR系统达到新的水平,信息在战争中的作用更加突出,战场的单向透明更加明显;精确打击武器成为战争的主要毁伤手段,并对战争进程产生了重大影响。

精确制导武器使用比例大幅上升。在这场战争中,美英联军使用的精确制导弹药已达到90%以上。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美军只有1/5的战机具有投放精确制导弹药的能力。而在伊拉克战争中,所有参战的美军战机都具备了这种能力。1991年,美军使用的精确制导弹药只占投弹量的9%,而这次战争,美军在3个星期的作战中投下750枚“战斧”巡航导弹,1.5万枚精确制导炸弹,而同期投下的常规炸弹为7500枚,精确制导弹药所占比例达 68%。大量精确制导武器的使用,使作战向更加精确的方向发展。美军使用的温压炸弹、小型核地震弹、石墨炸弹和电磁炸弹等新式炸弹,比原有的智能弹药更精确,威力更大,附带损伤更小,从而将信息化战争的作战效能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信息化作战系统进一步完善。美军一贯强调现代战场上的系统对抗,在这场战争中,其作战体系的信息化程度进一步提高。如从目标侦察评估到完成打击准备,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一般需要10多天,到海湾战争时已缩短到2天,科索沃战争时为1小时,阿富汗战争时,美军首次利用网络化战场,将这一时间缩短到19分钟,而在伊拉克战争中,从发现目标到实施打击只需要几秒钟,完全可以对机动目标进行实时打击。这标志着美军信息系统和作战系统已完全实现一体化,从而极大地提高了部队的快速反应能力。

在作战理论方面,“快速主宰”“震慑”“斩首”“快速决定性作战”“精确闪击战”等新的作战思想和作战概念在实战中得到验证。例如,快速主宰思想就是新军事革命在作战理论领域的成果之一。军事理论家哈伦•厄尔曼等人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震慑:获得快速主宰》研究报告中提出这一思想,受到拉姆斯菲尔德推崇,并成为伊拉克战争中制订作战方案的理论基础。伊拉克战争中,“快速主宰”作战思想得到战争实践的检验。理论之为实践所验证,必然推动理论的进一步发展。

在军队建设和编制体制方面,数字化步兵师、航空航天远征部队等新型部队在战争中初试锋芒。适应作战编组灵活、多能的发展要求的小型化、合成化的军队编制表现出强大的活力。伊拉克战争中,美英联军以师或旅进行作战编组,基层作战单元合成化程度大大提高,作战能力显著增强。

与此同时,新军事革命所带来的“时代差”,给作战双方带来的截然不同的境况,也给世人留下振聋发聩的印象:一方能近实时了解战场概况,敌方部队的部署和运动等战场情况“尽收眼底”,另一方则由于没有完备的各级侦察定位系统,“看不清”甚至“看不到”敌方行动,战场对拥有军事技术优势的一方单向透明;一方武器装备射程远、精度高,另一方武器装备射程近、精度差,由此形成一方“打得到、打得准”,另一方“打不着、打不准”的严酷现实;一方能近实时地发现目标、指挥控制、实施机动,作战节奏快,牢牢掌握战场主动权,另一方则由于信息处理慢,作战指挥、作战行动迟缓,只能陷入处处被动挨打的境地。

军事革命成果在战争实践中的验证,以及军事革命带来的“时代差”在战争中的严酷现实,进一步刺激了新军事革命更加迅猛地发展。

美军新军事革命进入“新的质变阶段”其实在警示我们:面对世界新军事革命所带来的日趋严峻的挑战,对机械化建设任务还没有完全完成的中国军队来说,唯一的选择就是努力跟上世界军事革命的潮流,不断加快军队建设改革与发展的步伐,尽早完成机械化信息化双重历史任务,努力建成一支适应信息时代要求、满足打赢信息化战争需要的信息化军队。不然,近代史上作为昔日“天朝上国”的中国,因为没有跟上工业革命和军事革命的步伐,最后落得国衰军弱,饱受西方列强凌辱瓜分的悲剧就会重演。

那么,中国军队加快机械化和信息化建设步伐面临哪些突出问题?完成“两化”双重历史使命有什么途径?……

当前,随着新军事革命浪潮汹涌澎湃,中国军队改革强军步伐逐步加快,中国军队的“两化”建设问题日趋成为国内外舆论场密切关注的焦点。

由解放军报社长征出版社出版的《双重任务——加快机械化和信息化建设步伐》,着眼实现强军目标,加快机械化和信息化建设步伐,全面、系统回答了这一系列问题。其中,重点对中国军队如何加快“两化”建设步伐,完成双重历史任务进行了权威解读。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