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异”的战争带给中国军队的启示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苏煜尧责任编辑:李晨
2017-02-15 08:44

“变异”的战争带给中国军队的启示

——权威专著《多种能力——提高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引出的战略话题

■苏煜尧

战争,一个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与痛苦的怪物。

战争史,几乎与人类文明史一样源远流长的历史。

20世纪90年代,有人曾宣称他们用电子计算机经过85万次运算处理,得出了公元前3200年到公元1964年期间的5000多年间,全球共发生了14513次战争。这些战争使36.4亿人死亡,损失财产折合黄金可以铺成一条宽150公里、厚10米、环绕地球一周的黄金大道!

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20余年间,战争这个“幽灵”,更是长久在全球上空徘徊: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先后爆发!

值得关注的是,战争正在发生“变异”——

战争形态模糊。战争形态是战争形式与状态的总称,是战斗力要素在战争空间运动的方式,是随着军事技术的发展而发展的。从武器装备发展变化这一标志看,人类战争已经历了冷兵器、热兵器、机械化和信息化时代战争四种形态。以上四种形态中,信息时代战争形态内涵丰富、特征鲜明、影响深远。

信息化条件下,攻防作战融合度加深,行动样式更加复杂多样,“控制战”可能作为一种基本作战形式登上战争舞台,“不战”或“小战”而屈人之兵已经成为现实。与此相近,早在2007年12月,美国海军陆战队作战发展司令部高级研究员富兰克·霍夫曼,在其专著《21世纪的冲突:混合战争的兴起》就提出了“混合战争”这一概念。他认为,当前和今后的冲突中,形形色色的敌手将在同一战场空间,同时采取多种作战样式的行动,这种形态的战争就叫作“混合战争”。未来国家间的战争或冲突将会越来越少,战争形态逐步走向融合,传统的大规模正规战争和小规模的非正规战不再泾渭分明,战争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根据专家的研究显示,“混合战争”的“混合”特征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常规作战、非常规作战、恐怖袭击和犯罪骚乱等战争样式的混合;二是作战、维稳、安全、重建等军事行动的融合;三是政治、军事、经济、社会和信息等战争领域的混合;四是击败敌军和争取民众等战争目标的混合。最典型的是,2011年3月19日,美英法等国再次联手,对利比亚发动代号为“奥德赛黎明”的空袭,由此拉开了利比亚战争的帷幕。历时7个月的作战中,北约未折一兵一卒,如愿扶植利比亚反对派推翻卡扎菲政权。

战争主体延伸。从组织体系看,战争主体是由人员、武器装备按一定的体制编制或功能组织起来的复杂系统。不同时代,战争主体的内涵和外延有所不同。传统战争主要发生在国家或政治集团之间,战争打击的目标主要是对方的军事力量和战争潜力,战争的主体是军队。而在信息时代,由于组织实施战争行为能力的要素大大拓展,导致战争主体构成日趋多元,行动一体化程度进一步增强。

信息化联合作战,反映了作战体系构成和行动方式的深刻变化。在作战力量体系上,未来参战军队虽然仍以军兵种的存在为前提,但参战力量不仅包括陆、海、空军,而且包括导弹力量、太空力量、网络和电子对抗力量、心理战力量、各种保障力量,以及地方支援力量,甚至包括联军力量。参战的诸单元和要素之间的融合度、依赖度增加,军兵种界限趋于模糊,主要武器系统实现互联互通互操作,侦察预警、导航定位、火力打击、指挥控制和综合保障等各要素通过信息融合,实现了作战效能倍增。在作战行动上,将充分发挥各军兵种的特长,采取“模块化”编组,构成具备侦察预警、指挥控制、信息作战、立体机动、全纵深打击等多种作战功能的实体,并将战略、战役和战术多层次作战行动融为一体,非接触、非线性、非对称多种作战方式融为一体,信息化的空中力量(不单指空军)正逐步取代传统的地面力量,成为信息化战场上的主导力量。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