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到底"深"在哪些方面?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苏煜尧责任编辑:牛晨斐
2017-02-17 09:53

习近平高度重视“军民融合”,你知道军民融合式军队人才培养秘诀吗?

——习近平高度重视“军民融合”和军民融合式军队人才培养引出的战略话题

■苏煜尧

军民融合!军民融合!!

这是十八大以来军地媒体高度关注的一个问题。就在1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设立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由习近平任主任。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是中央层面军民融合发展重大问题的决策和议事协调机构,统一领导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向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负责。

习主席高度重视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融合发展的问题。这些年反复在多个场合提到“军民融合”。2015年3月12日,习主席在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时强调“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去年3月25日和10月19日,在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和在北京参观第二届军民融合发展高技术成果展时,又分别强调军民融合是“一项利国利军利民的大战略”“关乎国家安全和发展全局”。这充分体现了习主席对军民融合的深谋远虑和强烈忧患。

国防和军队建设,关键在人才。因此,军民融合式军队人才培养体系,是军民融合的重中之重,被称之为军民融合式军队人才培养的秘诀。只有努力培养、造就和储备一大批高素质的新型军事人才,才能在新的起点上不断推进国防和军队建设迈出坚实的步伐。

从世界一些发达国家的情况来看,世界主要发达国家都高度重视建立和完善军民融合的军队人才培养体系。美国地方大学为军队造就60%的军官和40%的上将;英军新任命的军官全部在地方大学受过高等教育;俄罗斯军队在地方院校培养的军官占每年新任命军官的25%左右。日本自卫队在提高自卫队教育训练效果的同时,也十分重视利用地方教育机构培养人才。这些做法,不仅节约了大量的国防经费,而且还能够不断给军队注入新的思想理念。其中,美军依托国民教育体系建立后备军官训练团制度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美国的后备军官训练团有3种类型。第一类是建立在地方大学中的,在校学生自愿参加,参加者除完成相应文化课程学习外,还要利用课余时间或者假期进行军事训练,经过4年学习并取得学士学位后被任命为现役或预备役军官。此类型后备军官训练团与我军实行的国防生培养模式相类似。第二类是6所高级军事学院,这些学院有学士学位授予权,采取军事化管理,类似于军官学校,但学员无军籍,不享受军官学校学生待遇,学员毕业后可以选择成为现役或预备役军官,也可以选择不参军入伍,最具代表性的高级军事学院是培养了美军五星上将马歇尔的弗吉尼亚军事学院。第三类是5所初级军事学院,这种学院学制两年,学员在校期间完成大学前两年基础文化课程学习并接受军事训练,毕业后被授予预备役少尉军衔,然后进入地方大学完成后两年的学习任务并取得学士学位,其中一部分人将被选拔成为现役军官。据统计,陆军军官的56%、海军军官的20%、空军军官的41%来源于后备军官训练团,可以说后备军官训练团是美军军官的主要来源。

可见,从我国的国情和军情出发,建立和完善军民融合的军队人才培养体系,依托国民教育培养人才,从社会引进人才,更好地集聚人才、培养人才、使用人才,是适应社会利益关系调整和国家政策制度创新的需要,更是适应武器装备技术含量提升和军队知识密集程度提高的需要。

要走向社会这个“大市场”。武器装备科技含量增加的要求随着社会生产力水平的大幅提高和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高新技术在军事领域得到广泛运用,武器装备的技术含量和信息化水平逐步提高,更新换代步伐加快,对高素质军事人才的依赖和需求越来越大。从我军目前人才的构成上看,我军现有军官职务岗位中,专业技术岗位的约占总数的60%,但每年补入的新生长干部中有2/3是军事指挥类人才。与发达国家军队相比,目前我军人才队伍建设仍然存在较大差距,高素质、专业化的人才较为缺乏,特别是缺乏既掌握丰富科学文化知识,又具有较强专业能力的高层次复合型人才。建立军民融合式军队人才培养体系,走军民融合式军队人才培养的路子,充分依托国民高等教育体系,借助地方优质教育资源培养军队所需的各类人才,跳出了军队这个“小圈子”,走向社会这个“大市场”,尤其在通信、自动化控制、计算机、信息工程等军队紧缺专业人才的引进和培养上,解决了军队建设的燃眉之急。因此,这一举措,对于改善我军人才队伍的知识结构,提高人才培养的整体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要提高人才培养效益。军事教育体系是整个国家教育体系的一部分。随着我国知识经济的发展,我国国民教育,特别是地方高等教育的蓬勃发展,为我军军事人才的成长储备了丰厚的教育资源。据有关资料统计,全国共有各种普通高等学校1040所,2007年高等学校在校生达到了1800万人,每年毕业的大学生有200万人左右,研究生约50万人;教师人数已达4000余万人,其中,教授约为360万人,副教授为110余万人;具有研究生以上学位的教师已占现有教师总数的38%。我军每年新增干部总数为4万~6万人,其中科技干部的需求量占40%左右,即使全军1/3的新增干部均从地方大学生中征召,也不超过2万人,还不到每年地方大学应届毕业生的1%。可见,我军依托国民教育选拔军事人才的余地是很大的。利用地方教育系统培养军队人才,不但可以保证军队人才的充分补充,而且可以减少军队的机构和人员,节约大量经费。据美军专家测算,西点军校培养一名军官要花费20万美元,而通过地方院校培养只需3万~4万美元,所需费用仅为军校培养的1/6;同时,使军队院校培训的主要任务由学历教育转移到军官继续教育上来,如美军院校中只有7所开设学历教育,占院校总数的6.2%,其余主要是从事军官继续教育。特别是在冷战结束后,世界主要国家的军队为适应未来高技术战争作战需要,更加注重利用国家高等教育资源来培养高素质的复合型军事人才。据统计,我国军队院校培养一名本科生年均费用2.59万元,4年总费用约10.4万元。而由地方大学培养一名本科生年均费用1万多元,4年总费用仅4万~6万元。

要把对军人的一次教育变为终身教育。各国军队建设的实践表明,军队院校无法承担培养全部军事人才的任务,必须依靠国民教育体系。这主要表现在:军官的科学文化基础知识主要在地方院校打基础;相当一部分专业技术军官靠地方院校培养与输送;某些军人的继续教育要在地方院校进行;某些专业进修课程要靠地方院校开办;军事院校的某些课程要邀请地方院校的专家、教授讲授。为此,要借鉴一些国家军队的做法,撤销学科设置与地方院校相同或相近的军事院校,将部分培养对象、内容交给地方院校;改革军事教育,建立与国民教育接轨的军地联合办学体制;进一步加大军事院校开放办学的力度,加强与地方院校的交流与合作。要通过上述措施,不断对各类人才进行“回炉”,把对军人的一次教育变为终身教育。

习主席高度重视“军民融合”说明,推动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良性互动,确保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中实现富国和强军的统一,是实现强国梦强军梦的必由之路,对于提高我军能打仗、打胜仗,有效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审视世界主要发达国家高度重视建立和完善军民融合的军队人才培养体系,我们不能不思考这样一系列战略话题:我国军民融合深度发展面临哪些问题?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如何才能契合世界各地富国强军战略?如何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

由解放军报社长征出版社出版的《富国强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着眼实现强军目标,围绕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全面、系统回答了这一系列问题,并重点对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要直面的“三大战略问题”进行了权威解读。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